科学不必板着脸

2016-04-20 09:01 中国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科学不必板着脸

史蒂芬·霍金开微博了。这个理论物理学家得到了超级偶像级的欢迎,三天内收获332万粉丝。

微博开启在一个普通的工作日早晨。人潮上下地铁缓缓涌动,列车飞驰过初春忙碌的田野,学校响起读书声,格子间的电脑屏幕闪动。“叮”,智能手机被随手拿起,摁亮。一个没关注任何人的账号发出一条简单问候:“我的中国朋友们,你们好吗?”

这条微博至今已经获得了38万次转发,40万条评论和93万个赞。对于很多中国网民来说,在微博上关注他“就像连接宇宙”。

霍金并不是唯一的科学界社交明星。

“帮着超人找到了氪元素。小伙儿不错啊。”这是推特大V奈尔·德葛拉司·泰森的新一条推送。他是天体物理学家。配图里,红披风的超级英雄与身着标志性金色星月马甲的他交谈,地点是他工作的天文台。

就在不久前,霍金也出现在最新的《星球大战:原力觉醒》电影中,和一群牛头马面的外星人玩牌。

曾经,穿着怪异、不擅社交、沉迷超级英雄漫画和《星际迷航》《星球大战》系列科幻是经典的“书呆宅”形象。而如今科学家出现在自己沉迷的作品里,比肩的是超能力的化身,几代孩子的偶像。

这正符合新时代的口号:“书呆宅”是一种新的性感。知识就是超能力。

在自己的博客访谈节目里,泰森每天要回答网友提出的各种奇怪的问题:“我可以回到过去杀掉自己的爸爸么?”“人类真的能像电影中那样穿过黑洞么?”外星人信息放大器是个什么鬼?”

“你打开了我对宇宙和时间的好奇心。”有粉丝给他留言。

这不是科学家意见领袖的全部功能。福岛核泄漏事件发生时,在混信息爆炸里,一个身着白大褂,带着日本人特有内敛微笑的推特头像不时闪动。他不祈福点蜡,也不悲伤恐慌,只是即时传达事件的最新进展,有时也给予专业的判断。

这是来自欧洲核子研究组织的物理学家RyugoHayano。他以科学家和日本公民的双重身份发言。每条推文都被转发超过1万次,人们仰赖他的声音。

而在无灾无难的日子里,科学家账号与非科学账号维持着爱恨交织的关系。

令拥有44.9万推特粉丝的天文学家菲尔·帕莱特崩溃的是,他需要面对严重缺乏理性常识的发言。更讨厌的是,无论如何科普或是辟谣,这些发言总会再一次出现。

比如,这个专注于物理学、天文学和科学传播的专家无数次拿出NASA的图片和数据,证明北极冰层的变化和洋流的转变。还是总有人在说:“全球变暖真的存在么?这两天挺冷的啊。”

“简直像僵尸一样!”这个光着脑袋的眼镜男在一篇文章中比喻道。这些没脑子的概念永远死不掉,还要不断地去吃其他人的脑子。

再怎么无奈,他还是会再一次撰长文解释:“砍掉‘僵尸’的脑袋。”

在霍金的微博评论中,人们问好、质疑,提出关于宇宙、人生和明日晚餐的各类问题,还因为彼此的语气修辞而互相争吵,担心对方过于严肃或过于不正经。

霍金的《时间简史》在全世界卖出了2500万册。就好像懂球不懂球的都知道有个乔丹,各行各业,人们都知道有一个霍金。那是“继爱因斯坦后最伟大的物理学家”。

实际上,这个被勤谨接待的家伙是个超级会玩的城里人。在热门剧集《天才也性感》中,他多次扮演了自己。

其中一次,主人公“谢耳朵”和伙伴在科学博客上发布了新论文,却遭到了匿名账号的讥诮。愤怒的科学家倾尽智慧与学识编俏皮话发动攻击,冲突层层激化到视频对决,屏幕上赫然出现了霍金。

“你总会无聊的嘛。”镜片后的眼睛露出了狡黠的笑意,他解释自己攻击“谢耳朵”的原因,“现在不好意思,我要去辅导邻居小孩子功课了,回见。”

《天才也性感》是一部描述加州理工科学家们日常生活的剧集。在屏幕里,科学家被还原成了普通的朋友、爱人、孩子和前辈。

他们和你我一样笨拙生活。“我花了一个小时试图修好家里的水管,未果。不过我来操作价值10万美元的天文望远镜,你们绝对可以放心哒。”一位女科学家在推特上自嘲道。

《自然》杂志调查了3000名科学家,他们中有接近一半的人上脸书,近五分之一的人访问推特。在不仅限于业内人士的社交网络上,他们更新着自己的日常生活。人们发现,科学家不住在天上,他们受预算限制,操心实验结果,也关心粮食和蔬菜。

在欢笑里,我们几乎要忘了,《天才也性感》里主人公们的大学与麻省理工的合作,最终促成了liGO的建立。对,就是发现引力波的那个黑科技团队。这是一群与宇宙真相最近的人。

“晚上检查门有没有关好,正好拍到了这张图片。”欧洲航天局的英国宇航员提姆·皮克更新了推特。

这似乎是我们某个朋友的又一张随手拍。只不过这次,主人公站在地球之外的空间站上,遥遥望着这颗蔚蓝的星球。

他们是普通人,但他们能脱离地球表面。透过他们的眼睛,我们看到山川湖海温柔一色,山顶冰雪犹如雪顶咖啡上诱人的浇头。

责任编辑:李思瑾(QL0002)  作者:王梦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