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手记】平谷特教中心孙彩霞:用爱编织梦想

2016-10-18 14:35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平谷特教中心孙彩霞

平谷特教中心孙彩霞

记得第一次走进平谷特教中心学校的那一天,我的一只脚刚刚跨进学校的大门口,一群孩子就朝我这边跑了过来,他们有的步履蹒跚、有的跌跌撞撞、有的还需要家长搀扶。我心里纳闷——这大清早的他们要去干什么,跑的这样急别摔着了。他们跑到我面前时站住了,齐刷刷地朝我鞠了一躬,满脸笑容的和我说“老师好”,有的孩子张开嘴半天才说出一个字,有的还流着口水,却依然努力地把“老师好”三个字说得清楚些,再清楚些一连说了好几遍;聋孩子们打着手语“老师好”。我愣住了,原来他们这样急切地跑过来就是为了给我这个新老师送上一句“老师好”我的眼睛湿润了,从他们真诚灿烂的微笑里,我感觉到了“老师”这两个字的分量。在孩子们的簇拥下走进了平谷特教中心,我的心也一下子融进了这个大家庭中。从进学校的第一天起“教好这群可爱的孩子”也成了我的梦。

学校里有这样一个孩子,陈xx,有着年画宝宝一般可爱脸蛋的男孩,由于他的降生全家都沉浸在欢乐之中,他成了全家人的心头肉,满月时孩子的爷爷更是请全村人喝孙子的喜酒。父母也非常愿意把孩子抱出去玩。因为这个孩子太可爱了,虎头虎脑的,人见人夸。可是孩子到了2岁时,还没有开口说话。父母带孩子到医院检查, “孤独症”这三个字彻底击碎了这个原本宁静、温馨的家庭。家里每个人的脸上没了从前的笑容,父母带着孩子每天往返于各大医院之间,为了给孩子看病他们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甚至借债给孩子看病。以目前的医疗技术来看,医院的专家看到孩子都摇摇头,建议家长带孩子到特殊学校进行康复训练。家长最后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这个孩子真的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孩子刚来时,已经6岁了,根本就不进教室,在校园里乱嚷乱叫,随地大小便,甚至不知道每天和自己朝夕相处的就是爸爸、妈妈。孩子的妈妈流着眼泪和我说“老师,孩子现在这样,我已经没有什么盼头了,就希望自己能比孩子多活一天,照顾他一辈子,怕我不在了,孩子会受委屈。有生之年也想听孩子叫我一声妈妈呀!”哪对年轻的父母不希望生一个健康的孩子呢!有了这样特殊的孩子,连听到“妈妈”两个字都成了遥不可及的梦。可怜天下父母心,同是做父母的人又怎么能不理解她的心呢!看着孩子妈妈流泪的双眼,我在工作中又多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感。陈xx呱呱坠地时所承载的整个家庭的希望和梦想被孤独症无情地击碎了,现在这个梦需要用更多的爱来重新编织。

在所有特殊孩子类型中孤独症孩子是最难教的。因为每个孤独症孩子的障碍表现都不一样,他们听力完好却听而不闻,他们视力完好却视而不见,他们不哑却不知道如何开口说话,有的孩子甚至一辈子都没有语言。没有教材、没有参考,全凭老师过硬的康复技术。在全面评估了陈xx的基础上,我为他制定了科学有效的个别化训练计划。通过人际关系发展干预法、应用行为分析法、结构化教学法等多种方法的综合运用,对孩子进行训练。训练孤独症孩子最重要的一步就是让他们注意到老师的存在,我为了能让陈xx注意到我,知道我的存在,我就想尽办法接近他,和他成为朋友和玩伴儿。他喜欢笑,你就和他一起笑,而且笑得更灿烂;他喜欢跑,你就领着他跑,而且跑得更快、更欢;他喜欢在地上滚、地上爬,你就与他一起滚一起爬,而且滚出花样、爬出笑声;就这样把训练的内容巧妙地加入到孩子喜欢的活动中,慢慢的他开始主动注意我,能模仿我的动作了,为了他能更好地模仿分辨口形,我读准每一个音。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别的孩子几遍就会了,而他需要努力上百遍,上千遍,有时我还要带着手套把手伸进孩子的嘴里让他感受舌位和口腔的变化,孤独症孩子大多伴有情绪问题,我的手指被咬或胳膊被抓得青一块紫一块是家常便饭。就这样一点点摆舌位、正音调,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凭着这种特别的理解、宽容和韧劲,终于用爱跨越了沟通的障碍,孩子终于清晰地叫出“妈妈”了,当时我和家长都热泪盈眶。这一声迟到的妈妈,承载着特殊孩子父母无限的重托,这一声轻轻的呼唤“妈妈”是人类最美妙的旋律。重新编制梦想的过程是甜美的,然而重新编织梦想的过程也是艰辛的。但只要心中有爱心中有梦,再辛苦的付出也是值得的。

当人人都在讲自己的梦想时,有很多特殊孩子还不懂得自己的未来,也无法决定自己的未来,他们的未来需要父母、老师、学校和社会来共同成就。这个群体的未来,就在我们为他们打造的中国梦里,我和我的同事们愿用我们的青春换孩子们阳光下的笑靥如花,尽我们最大的努力,教好每一个特殊孩子,共同实现我们的中国梦。

责任编辑:耿娟(QL0009)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