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小哥工作状况调查 送餐员自述超时原因各种风险

2017-01-12 08:47 法制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最近几天,关于外卖小哥的几则消息引发社会高度关注。

1月2日14时15分,一辆小客车沿上海市祁连山南路由南向北行驶至同普路口时与一辆电动自行车发生碰撞,造成骑车人倒地受伤,后骑车人因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死亡。骑车人是一名外卖送餐员。此事发生后不久,网上出现一段视频。视频中,外卖小哥手提外卖,疑因送外卖时间超时而着急地在电梯里面一边跺脚一边哭,还不时盯着电梯的运行楼层。

就在大家同情急哭的外卖小哥时,有网友爆料称,一名外卖小哥为报复,竟发短信称在外卖中加了屎。

如此三则消息,让快递人员站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不顾交通规则在街头横冲直撞,威胁交通安全;风里来雨里去时常遭遇白眼,惹人心疼;个别外卖小哥态度很差……随着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快递小哥、外卖小哥的身影频繁出现在我们身边,同时,民众对他们的印象也出现了不同。快递行业从业人员的工作生活状况究竟怎样?《法制日报》记者进行了深入调查。

比谁的送餐速度快、比谁的价格更优惠。

在这样的竞争背景下,部分有网上订餐业务的餐厅选择自己的员工配送,也有许多餐厅因为人手有限,将网上订餐配送任务交给专门的企业。

这样,市场上出现了专门派送外卖的企业,也有一些外卖平台自营配送或加盟配送企业,送餐员也变成了一份固有的职业。

每天的上午11点到下午2点是送餐员最忙碌的时候,但是,这种集中的忙碌引发了诸多问题。

“外卖小哥急哭”再出现

“你认为合格的送餐员是怎样的?”对于这一问题,受访群众的答案令人感慨:

“不撒汤”——至少超过20名受访者作出这样的要求;

“如果没有在规定的时间送来,至少要接电话,然后告诉真实送达时间”——“还有两分钟”这样的答复是令受访群众不可接受的送达“敷衍”;

“笑脸相迎,但最重要的是快”;

“不要迷路了还给我们脸色看”……

记者向受访群众提出这一问题,是因为近期以来,送餐员多次成为“新闻人物”,原因却并不和谐:

2016年12月初,北京一名“饿了么”配送员在午间高峰时段往CBD送餐,由于电梯层层停,外卖小哥担心迟到而号啕大哭。事后,其确实有一单因配送超时被用户投诉。随后没多久,这位外卖小哥辞职返回江西老家;

也是在去年,7月末的一场暴雨让道路出现拥堵,北京一位外卖小哥因此送餐迟到,被顾客骂了三分多钟。不管外卖小哥怎么道歉解释,订餐顾客还是不依不饶,甚至把饭菜扔到了地上。外卖小哥只能收拾东西默默离开。

以上两件事虽是新闻,但北京白领黄家涵还真遇到过“外卖小哥在电梯里急哭”的事情。

“就在几天前,我在顶楼坐电梯下楼,在14层进来一位外卖小哥,看上去很着急,不停地看时间。他要下1楼,我要下负2楼停车场,他手上还拿着东西,估计是送下一家的。”黄家涵回忆说,电梯在8楼停住了,一个男的按了电梯又不进来,在门口等人,“他就按住电梯在外面等着,我们也就在电梯里等。外卖小哥问那个男的能不能等下一趟,男的不愿意,外卖小哥一再央求,男的还是在外面按住按钮不松手,大概两三分钟,外卖小哥真的急哭了”。

“不是一般的哭,是突然就号啕大哭。”黄家涵说,“一直到他走出电梯,直到我开车从停车场出来在第一个路口等红灯看到他骑在电动车上,他都还在哭。”

“一般送餐超时有几个原因,要么是送餐员身上配送的单量太大,送不过来;要么是天气恶劣或交通堵塞、车辆爆胎;要么是餐厅出餐太慢,半小时甚至一个小时出餐;甚至还出现过用户为了拿超时赔付红包,故意不接电话。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系统宕机。”某外卖公司高管苏国柱对记者说,以一家专门的配送公司为例,其规定送达时间是1个小时(包括餐厅出餐时间在内),如果超过1个小时,将会对配送员和站点进行罚款,配送员可能被扣几元,站点被扣几千元甚至上万元,超时送达的结果非常严重。

苏国柱告诉记者,所以,配送员遇到送餐快超时的情况时,都会与客人沟通能不能提前点击确认送达,有的客人选择拒绝,这是正当权利,无可厚非,“但大部分客人还是会选择理解,对此我们非常感激。如果配送员不沟通直接点确认送达,被客人投诉的话,核实一次投诉是罚款2000元,这也是处罚配送员”。

“目前国内外卖市场还在飞速发展,很多配送公司包括其他外卖平台的配送也是刚刚起步不久。以前没有人走过这个模式,所以当下的外卖互联网公司都是摸着石头过河。”苏国柱说,“现在的配送模式肯定有弊端,加上外卖公司都还在打市场,给执行层的要求过大,难免会迈开步子扯到痛处。互联网配送还是个新鲜事物,希望大家多多理解。当然,每一份工作都有不容易的地方,所以我们不会要求每一位用户都能理解外卖配送的难处,只要能看到有人为配送小哥说话,我们内心就已经很开心了。”

“每天最多的事情就是爬楼梯,我最高爬过28层。上次送餐就剩下5分钟超时,又是吃饭的点,我爬上11楼送给人家,姑娘给了我三颗奶糖。我心里美极了。”在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附近做送餐员的冯超说,“说一句心里话,每次送晚了并不是我们故意送晚,我们也想快,因为超时的话我们会被扣钱,但是没办法。商家出餐慢、写字楼多、楼层高、方向不一样,各种影响都有。各位相互理解吧。不理解也没事,毕竟是我们送晚了。”

责任编辑:杜铮(QL0006)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