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人早就写过“寻秦记” 经历比项少龙更传奇(2)

2017-05-23 09:46 广州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唐朝人早就写过“寻秦记” 经历比项少龙更传奇

和史上美女成夫妻:亲身体验先秦爱情

沈亚之既然成了英雄,当然少不了美女相伴这个俗套,那么美女是谁呢?如果想要是西施,那可不行,秦穆公时代和勾践时代还是有些距离。秦穆公倒有一个,就是他的女儿,音乐发烧友——弄玉。不过还有一个障碍,弄玉人家是名花有主,早有了夫君,名为萧史,两人都是音乐专业人士,琴瑟相得,后来在凤台骑着凤凰一起升仙,去了外星球,岂容你小沈窥视?当然,弄玉夫妻移民外星球的传说一直到了汉朝才有,事见汉朝刘向的《列仙传》。

不急,毕竟沈老师是文学家,把剧本改一下就行,不过这修改太残酷了,居然把弄玉写成了寡妇,这手可够黑的。后来的《寻秦记》也是有样学样吧,也是大改历史,将蔺相如舍身保护,得以完璧归赵的和氏璧又改回到秦王手里,甚至还将嬴政写成是冒牌的,真是毁三观啊,强烈建议儿童看穿越剧时一定要有懂历史知识的家长陪伴。

沈亚之将秦国美丽的公主弄玉写成了寡妇,然后又娶了她,他发挥想象描绘了这位先秦美女的容貌,可能有点心虚,所以描写得比较简单,“髻发,着偏袖衣,装不多饰,其芳殊明媚,笔不可模样”,发型和服装是先秦时期的,似乎比较朴素,没多少装饰,不过只要颜值高就行,写到后来,沈亚之也编不下去了,只好说再怎么好的文笔也无法形容弄玉的美貌。

为了增强这个穿越故事的可信度,沈亚之还是花了些功夫的,例如他娶了弄玉之后,秦国民间还是不太认可,不接受这个事实,坊间还是称呼弄玉为萧家太太,“民间犹谓萧家公主”,听起来挺刺耳的。

至于项少龙的女朋友,要么是虚构的,要么就是翻边角料,例如《史记·货殖列传》里提到的开矿的白富美——“寡妇清”。

沈姑爷和弄玉公主的婚姻生活,在小说里就是一场场没完没了的音乐演奏会,因为篇幅太短,也没时间去细化,说来说去,还是为了增强可信度,弄玉演奏乐器的姿势是这样的:“公主喜凤箫,每吹箫,必翠微宫高楼上。声调远逸,能悲人,闻者莫不身废”,公主每次奏乐,都很高逸悲凉,听得人都入戏太深,站不起来。

作者心理探秘:或许对自身遭遇不满

然而,好景不长,公主病逝,葬在咸阳原,沈老师悲伤不已,写了一首诗表示悼念,还转发给秦穆公,秦穆公连连说:写得好,写得好,“公读词,善之”。然而,这些诗就穿帮了,用的都是唐朝的格律平仄,这些玩意在先秦压根就没有,其中一首诗是这样的:“泣葬一枝红,生同死不同。金钿坠芳草,香绣满春风。旧日闻箫处,高楼当月中。梨花寒食夜,深闭翠微宫。”诗写得好,可惜秦穆公看不懂,秦国人也看不懂,权当你说的是火星话。

后来,身在春秋时期秦国的沈亚之思念唐朝不已,和秦穆公告别,还举行了一场音乐酒会,根据他仅有的古典音乐知识,沈亚之假设了音乐会上,秦国的舞蹈演员拍打着大腿唱起了呜呜呀呀的秦国民歌,“舞者击髆附髀呜呜”,算不算秦腔呢?不得而知。这段描写估计来自李斯的《谏秦王逐客书》,“夫击瓮叩缶弹筝搏髀,而歌呼呜呜快耳者,真秦之声也”。

沈亚之终于回唐朝了,他比项少龙幸运多了,时光机没有出错,他准时准点回到了唐朝他所生活的那个年代,而且分秒不误地回到他打瞌睡的那家酒店,“忽惊觉,卧邸舍”。

为什么有这场穿越呢?其好友崔九万解释说:秦穆公就葬在附近,或许磁场比较近,把你给穿越了。

其实,这部穿越小说可能折射了沈亚之内心的苦闷和不满,他虽然也算是大唐进士,但一生并无作为,晚年连连遭贬,从殿中丞御史内供奉贬为南康尉,后来又贬为郢州掾,最后死在任上。沈亚之或许是一个很有梦想的士大夫,可惜在中唐那个年代无法施展抱负,唐朝的诗人,在抱负不能施展时,要么梦想去边关立功,例如李贺的“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边关去不了,那就穿越去秦国,在诸侯混战的春秋战国时代建功立业。沈亚之可能对先秦那个人才辈出,英雄激荡的年代充满了向往吧。

责任编辑:杜铮(QL0006)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