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老师的礼物|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程睿琼:发发老师

2017-09-11 08:38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你们可以叫我陈老师、Fred Chan、发家或者发发”,二外英语学院的陈发家第一节课就这样介绍自己,此后,“发发老师”成了我们对他的昵称。

上过发发老师课的同学对二外的叠翠亭都不会陌生,那是一个位于花坛青草中间,曲径通幽的小亭子,我们称它为“发发亭”。这是因为每周五清晨,发发老师一般都会在“发发亭”等着同学们背书。我还记得背的第一篇文章是培根的《论读书》。课堂上发家逐词逐句地讲解培根的《Of Studies》,告诉我们读书足以怡情,足以博彩,足以长才。读书就是要大声地朗读背诵,这样才能内化成为自己的东西。课后,他便等在发发亭,听每个同学背诵,还纠正发音吐字。“你们背,我听。如果你们能全篇背诵下来,我随时恭候。”

发发也是目前为止我遇到过的唯一一个布置寒假作业的大学老师。我还记得很清楚,为了完成那次寒假作业,我整整用了三本笔记本才写完,本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单词的中英注释、例句等。等到开学,发家根据寒假作业的完成情况,还给学生们颁了个奖。而我当时得到的奖励是:又一个笔记本。

有一次在课堂上,发发老师说着课文,但话说一半戛然而止。然后,他眼睛盯着讲台角,嘴里冒出忍耐的嘟喃声,略显烦躁地敲了几下白板,时间大概持续半分钟之久。我当时感到惊讶和茫然。半分钟后,发发像是恢复过来了,他说“你们不要怕,我脑袋里有个瘤,有时候会控制不住自己,但是一会就好”,发发的语气略显低沉。后来我才知道,发发的脑部被诊断出有一个胶质瘤,从2010年到现在,竟然陪伴了他七年之久,每每发作,他的脑袋就像被电击一样,疼得几乎不能控制自己,有时候一天的发作次数多达12次。

但是,发现这个症状之后,他仍然选择重返学校,教书育人。疼痛使他烦躁,却不能打倒他。发发在课堂上总是站得端正挺拔,声音洪亮,底气十足,似乎他的身体里有一股劲在支撑着他。这股刚正弘毅的精气神就像传统儒家所说的“浩然正气”,而他也确实将儒家的“四书”当做他的精神食粮。他的桌面上常年摆放着“四书”,没事的时候他就会翻着看看。最近几年,他还买了张居正讲解四书的注释本。

在他的影响下,我也开始对“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儒家君子品性感兴趣。有一次下课的时候,我随口跟他表达了几句我对儒家文化的向往之情。当天晚上,他就把自己近几年来找到的《张居正讲大学》《中庸英译》《中庸 洞见》《四书集注》等十几本电子版“心头好”发给我,甚至在我后来有好多字不懂读的时候,他又随手发了注音版的《儿童经典诵读:大学 中庸》给我。在邮件备注里还详细写道,“小程子,我看了一下这个注音版本还可以。就是‘乐’字的读音,古人读yao”。

我心情烦躁的时候,会找发家谈谈心。有一次我问他,心情烦躁要怎么纾解?

“就蒙头睡觉,就想着自己是在做梦,睡一觉就好了。”

“可是有时候睡不着,脑袋想七想八的,会越想越烦。”

“那你就把论语再多读几遍咯。对中国人来说,精神上的归宿从论语上面都可以找到。”

除了学习之外,发发老师时不时还会跟学生一起乐呵乐呵。至今我的手机里还留存着这样一张图:

发发矮矮胖胖的身体斜抱着装满棒棒糖的塑料桶,眼睛笑中带着狡黠,一手在桶里掏棒棒糖准备分发给我们,“同学们,六一快乐啊!”

责任编辑:耿娟(QL0009)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