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爸爸”万里和他画里的小仙女 网友:你赢了

2018-02-10 10:09 扬子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文艺爸爸”万里和他画里的小仙女 网友:你赢了

最近,南京一位父亲以他独树一帜的“晒娃”方式火了,用油画来记录女儿的成长,在画里,两个女儿化身小仙女,美得让人赞叹!昨天,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了这位父亲,其实他是一位青年画家,名叫万里。他的学画经历,也颇为传奇……

“网红”爸爸和他的两个女儿

近日,青年油画家万里成了“网红”,他家有两个女儿,一个5岁叫朵朵,一个3岁叫萌萌。3年前开始,他每天画女儿。妻子给女儿穿上中式服装,盘上传统发髻,万里把女儿画进园林竹石或者山水间,与草木鱼虫相伴。

6日中午,紫牛新闻记者来到南京秦淮区光华路某小区,这里是万里的家,也是万里的工作室。进门就看到万里的小女儿萌萌正和表姐在毯子上玩耍,妈妈冯雁搓揉双手然后在萌萌的脸上涂宝宝霜。

萌萌人如其名,见到客人很懂礼貌,十分讨喜。而万里的大女儿朵朵,正在幼小衔接班上课,妈妈准备中午再接她回来。

工作室在阁楼上,沿着木楼梯上去,万里正在画室绘画。窗外残雪未尽,画室暖意融融。画室的摆设中西合璧,书桌上有笔墨纸砚、镇尺和没有书写完的小楷。画室的一角,还有个三脚架和摄影射灯组成的小型摄影棚。

万里左手持调色板,右手持画笔专心致志地描绘着,身旁的多层木架上,摆放着百余支画笔。万里的画板边上,有一块巨大的木板,上面贴满了他女儿的照片。

考上名校后辍学,改“拜师学艺”

今年33岁的万里是南京青年美术家协会理事,2017年12月26日,他开了个展“万象出新——万里油画作品展”,还上了微博热搜。

万里出生在无锡,妻子冯雁出生在浙江绍兴。夫妻俩都对书法绘画很感兴趣,他们在认识前,都通过艺考、高考等层层选拔,考入了中国美术学院设计专业。但万里的学画经历,却和别人不一样。

进入中国美术学院学习了一学期,也许是热爱自由的天性使然,万里越来越不适应。万里说,他感觉自己并不喜欢这个专业。

“第一年基本没有专业课程,都是一些基础课程,英语、计算机等,我感觉自己不适合这种模式,后来提出了退学。”万里说,“当时被系主任痛批了一顿,说许多人挤破头想进‘国美’学习,你却要退学。”

但是,万里依旧坚持了自己的选择。退学后,万里来到南京,那会儿,他感到过迷茫。所幸,在师兄的推荐下,万里又回到启蒙恩师庄天明身边学画画。之后,他的状态慢慢调整过来,重新燃起对绘画的热爱。

万里的启蒙恩师庄天明,是原南京博物院艺术研究所所长,有名的书法家、画家。万里读小学的时候,跟着庄天明学过画画,但只是一些绘画基础,这次辍学后回到启蒙恩师身边,他开始正式拜师学艺。

“我这人比较传统,拜师学艺的方式比较适合我,首先有一对一的教学模式,其次,跟美院相比,庄老师的理论更能激发我的创作思路。”谈起自己的启蒙恩师,万里颇有感触。

娃娃当模特,探索中西结合新画法

油画讲究以画写实、画出人物真实的面貌,但万里又十分喜欢中国传统的东西,所以他的画,在以画写实描绘人物肖像的同时,又有意地把中国山水作为背景,进行一些融合的探索。万里的画室墙壁上还粘贴了打印的宋画,有山水、有人物。“我不会画中国画,粘贴这些宋画是为了汲取中国画的元素。”万里说。

“我画了我女儿第一张油画,就觉得她形象很好,一个小青花的背心,头上扎了一个小髻儿,很有中国传统儿童的气质。我就想到利用中国元素的丰富画面,把孩子的气质融合进去。在这个基础上能做到融合,就是一种不一样的风格的出现。”万里说,把女儿作为绘画题材的创作中,得到了庄老师的很多提点,因为中国目前没有这方面的探索,更多的是像徐悲鸿、林松年这样对中国“意象”的探索。

“这种中西结合的探索看似简单,实则难度很大。”万里说,因为画人的时候,原来是有立体感的,一旦加了线条进去,如何融入变成一个统一而不突兀的画面,很有难度。

为了更好地找到感觉,万里会看一些宋代名画,利用其中的元素,把具有东方韵味的东西融入进去。

在探索中,万里也慢慢找到了融合的技巧。“这样的探索我会继续走下去。”

一笔笔勾勒,用画记录对女儿的爱

万里的工作室里,摆着很多朵朵的肖像,画中的女儿穿着传统的中式服装,扎着小髻儿,或手捧竹叶,或低头凝思,或扑戏蝴蝶。

由于孩子年纪比较小,活泼好动,不能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万里采取先拍摄照片再根据女儿的神态和动作进行创作。

在画扑蝶的时候,朵朵4岁,当时在她面前摆了一个玩具花,她准备抓花的时候抓拍下来。万里借鉴了清代郎世宁的《百蝶图》,把原作的元素打散,重新进行构图。

“一幅55厘米×30厘米左右的小头像需要画一个月。”万里对紫牛新闻记者说:“孩子的衣服是我买的,发型是夫人弄的,刚开始的时候各种尝试,后来熟练了就把衣服的纹理和传统的花纹填进去,一笔笔勾出来,很耗功夫,有时候就像自己设计一件衣服了。”

3年来万里给女儿画了15幅画,其中14幅画的是大女儿。他说,“小女儿拍了两张就不肯拍了,相对比较活泼,以后也考虑让她们在一起玩,然后拍下来。”

一幅幅作品下来,每一笔里面都饱含着他对女儿成长的欣喜。在他的画里,女儿美得像仙女,而在他的眼里,藏着那个年纪最真实的快乐。“我会继续画女儿,一直一直画下去,直到画不动为止。”

责任编辑:于淼(QL0015)  作者:任国勇 殷嘉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