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故宫画文物

2018-03-07 08:17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我在故宫画文物

最近,到故宫青铜馆参观的观众会发现,有几个展柜中的文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幅幅古色古香、几可乱真的青铜器画像。这画不但可以让观众领略国宝青铜器的风采,旁边还有几行小字说明情况,原来展品2018年2月到5月去美国芝加哥艺术馆参展,所以特此向观众道歉,敬请谅解,而用画代替展品,是为了“此物身已远,绘影忆真身”。

据了解,用绘画作品代替外出参展的国宝文物,在故宫还是第一次,以往只是在空空的展柜里立个牌子说明,现在的做法显然更人性化。令人惊异的是,这些画的作者并非画家,而是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古器物部金石组组长、著名的青铜研究鉴定专家李米佳先生。“别人在故宫修文物,我是在故宫画文物。”李米佳笑言。

有内行告知笔者,这样的画并非一般的画家可以画出,除了技巧,最重要的是对青铜器的了解和熟悉,没有多年的研究功底无法把文物的细节,尤其是青铜器的锈迹描绘得如此逼真。于是,我们通过这些画走近李米佳,认识了一位爱说爱玩爱创新的故宫专家,也走进他沉醉了30年的青铜器的世界。

故宫馆藏青铜器独一无二

跟随李米佳,我们来到他亲手策展的故宫青铜器馆,这里曾经是皇帝妃子居住的承乾宫、永和宫,即使在这样的隆冬季节也游人不少。故宫的青铜器馆1958年开展,是国家级博物馆中最早的陈列专馆,它一直是故宫文物陈列支柱的“三大专馆”之一(其余两馆是书画、陶瓷),是故宫的重要文化遗产,经过重新整修之后,在2008年重开。

走进青铜器馆,古雅肃穆的气氛扑面而来,白色宣纸背板衬托着青铜器物的庄严,人们可以通过对比背板上面的文字和纹饰图案,更加深入地了解青铜器物上承载的信息。而展柜中青铜表面锈色幽幽,仅仅欣赏如同泼墨泼彩般的锈迹,人们便可以感受到这些看似没有生命的古物,发出穿越历史时空的悠长呼吸。

“与世界上其他任何一家博物馆不同,故宫博物院院藏的青铜器是独一无二的。”仿佛进入了自己统领的世界,李米佳兴奋地给我们讲解起来,他表示,正是基于藏品的独特性,才使故宫青铜馆增添了独特的“皇家”色彩。

据李米佳介绍,北京故宫收藏的历代铜器有一万余件,其中具铭的1600余件,另有铜镜5000件,是保存青铜器最多的博物馆。“这些藏品绝大部分是清宫旧藏的传世品。只有少部分是建国后陆续收购的,以及私人捐献和来自考古发现的。”李米佳告诉我们,其他博物馆展出的青铜器是“出土”的,而清宫藏青铜器“传世品”,是明、清两代甚至是宋代出土的,这使得故宫青铜器在断代上“很靠谱”。

“作为传世品的故宫青铜器与出土青铜器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们都是‘熟坑’的——当时的皇帝已经把出土青铜器用人工的方法处理过,使之表面不会再继续生锈,同时青铜器物表面也更加光滑漂亮。古人除了上蜡、上色之外,究竟还用了什么样的方法做‘熟坑’,我们也仍旧在研究之中。”李米佳表示,故宫的青铜器留给后人很多谜,这也吸引着很多专家和爱好者不断探索。

故宫藏青铜器于国内博物馆无出其右者,并且多半的青铜“重器”都在故宫,如商“三羊尊”“亚方尊”,西周“追簋”,战国“宴乐渔猎攻战纹壶”等美轮美奂的古代青铜器都曾经公开展出,受到了广泛的欢迎,也吸引了全国各地的文物研究人员和青铜器爱好者,千里迢迢来故宫观展。

“让远道而来的观众看一个空柜子,实在说不过去,我灵机一动就想出了这个画画的法子,起码让人知道国宝长啥样。”从少年时代就开始学习绘画的李米佳笑着说明了他“画文物”的初衷。今年2月,青铜器馆的5件国宝级文物到美国芝加哥艺术馆参展,于是,李米佳决定为它们画像,以慰藉观众的失望之情。

责任编辑:杜铮(QL0006)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