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回流乡村学校 石准中学崛起给振兴乡村教育的启示(2)

2018-05-01 14:29 中国教育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生源流失是困扰很多乡村学校的难题,而湖南耒阳石准中学却出现学生回流—— 一所乡村校崛起的背后

留住师生:营造良好办学环境

耒阳是湖南最大的县级市,因为产煤,经济一度能排进湖南122个县市区的前十。而石准村所在的三都镇,贡献了耒阳三分之一的煤炭产能。即便如此,全镇近4万居民,仍有超过1.8万青壮年在外务工。

两年前,一个住在离校10多公里外矿区的学生,家里房子意外倒塌。了解到该学生为留守儿童后,副校长张世能第一时间安排班主任和几个学生前往查看,并掏出200块钱嘱咐道:一定要代替父母做好孩子的情绪安抚。

初二年级班主任郑小云班上留守孩子占80%。“一到变天,我是既当爹也当妈。”30多岁的大男人,要下到寝室,挨个查看学生的盖被够不够厚;要发短信,通知家长送衣送被;遇有感冒生病,还得背着上卫生院。

意外骨折的班主任许老师,学校安排他休病假,可他放不下学生,从家里带来大板凳,将摔伤的腿搁在板凳上,拿起书本继续上课。

“有时候自己都挺钦佩自己的。”文孝贱声音哽咽,教了大半辈子书,时间几乎全给了这些孩子,工资卡上每月3000元出头,“也就够养家糊口吧”。

但即便如此,几乎所有的教师内心深处牢牢记着的,总是蒋平反复问起的一道选择题。

蒋平女儿上小学时,曾经说起自己遇到的两位老师,A老师爱把“我这样教了你都没懂,我也没办法了”挂在嘴边,B老师则常说“我这样教了你都没懂,那我还要另想办法,直到你弄懂为止”。

“A或者B,我们该怎么选?”蒋平和34位同伴心中的答案指向一处。

“石准中学的老师们,没有多少高深的教育理念,但每个人都能充满感情地说出自己的教育故事。”在到校调研的湖南省教育科学研究院德育室主任严伯霓教授看来,每一位教师质朴的爱,就像一块磁体,吸引着700多名学生。

良好的办学传承,则像一种基因密码,融进每一届学生和每一位教师的骨血。“不管形势如何变化,教师抓教学质量、学生读好书的目标始终不变”,行政管理人员从优秀教师中产生,校长从校内产生,年轻教师有希望,良好校风学风也能得到传承,严伯霓觉得,正是传承让教育教学常规在石准中学特别见效。

当了10多年校长的蒋平,在教师评优评先时,从不事先打招呼;鼓励历史老师谷新则发展“写小说”的业余爱好;全校大扫除时,校长第一个拿起扫把……当乡村教师越来越多地流向城市时,石准中学“校长关怀老师、老师关爱学生”的良性循环,让这支队伍“人心稳、留得住”。

“但也存在一些问题。”严伯霓指出,班额过大、学生学习时间过长、教师职称晋升不畅,都是潜在的负面因素。

蒋平的认识则更加危急:“耒阳乡村教育到了谋求生存的关键点”。“耒阳乡村第一名校”的盛名之下,隐藏着诸多脆弱点。

在“将30%左右的省示范性高中录取指标留给乡镇中学”的政策导向下,耒阳乡镇中学学生的录取分数线比城里要低近100分。“这是我们录取率逐年上升的重要原因”,蒋平清楚地知道,一旦政策有变,升学率下滑并非不可能。

更大的问题是教师队伍的充实与稳定。2016年招4个特岗教师只来了1人、2017年招7个特岗教师只到位2人的现实,更进一步加深了蒋平的危机意识。“我们的生源还在增加,今年的初一已经扩招了一个班”,蒋平说,如果还要继续扩班,自己最发愁的就是没有老师上课。

目前,学校根据上级政策,也采取多条腿走路的方式争取教师补充:一是通过特岗教师,二是靠政府招考教师补充,三靠免费师范生,四靠顶岗实习生,五靠请代课教师。

针对此,严伯霓的建议是,特岗教师招聘最好适当定向招考,将更多名额留给本乡本镇考生,“这是石准中学给我的启示,也是未来稳住乡村教师队伍的重要途径”。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