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不完的表格让教学变副业 为教师减负究竟该如何“减”?

2019-01-21 08:48 未来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填不完的表格让教学变副业 为教师减负究竟该如何“减”?

“基本都是24小时神经紧绷的,无所谓上下班,时时刻刻科研的紧箍咒都在头上。”在山西师范大学任教的李老师向未来网记者讲述了她每日的工作状态。“一般早上六点左右起床,晚上是十二点左右睡觉,中午经常在办公室凳子上休息一会。结果血管炎、带状疱疹,今年又做了一个手术。近些年身体一直在报警。”

“各种评审、评估,年年都有。今年评估,我们大部分老师暑假几乎没有休息。”

作为大学老师,李老师直言,和自己一样的老师并不轻松。“比如,我们的教案,教学计划等到底应该怎么做,格式都会修改好多次。”

为教师减负,已不再是一句口号。在近日召开的2019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斩钉截铁地强调,今年要下大力气为教师减负。

消息一出,不少老师纷纷开启吐槽模式,有网友就表示一到学期末就各种填表,能填出一本书,开各种与教学无关的会;还有网友吐槽各种迎检等教学之外的工作,教学成了一种副业了。

为何要为教师减负?

一直以来,社会热议的学生“减负”问题,也关联着教师“减负”问题。教师减负的问题直接关系着学生减负问题的解决。

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农村教育实验专委会理事长汤勇在去年两会期间发文,要减轻学生负担,必须关注并切实减轻教师负担。

教师的压力到底有多大?“有的老师一个学期要上三门,四门,五门甚至六门课,多个课头,比如学校规定一个老师每年要完成240节课,但是像我们这种有公共课的系,多数老师都会超工作量。”李老师称现在老师的负担非常重。

“有时候可能一节课需要用十节课的时间来准备,一般在假期就会做准备,但是开课后还要再准备。”李老师解释道,“从时间上来讲,好像大学老师比较轻松,这也是社会上很多不了解高校职业的人普遍的看法。但是殊不知,大学老师有繁重的备课,教改和科研负担。白天可能琐事比较多,上课、备课、开会(我们的会议也不少)、和不同学生讨论问题……科研工作很多时候都要晚上加班来做。”

除了高校教师,在北京大兴区蒲公英中学任教的刘老师也表示“每天六点二十闹钟叫醒,忙到晚上十一二点”这是她的日常。

另一位教师@三三不傻也不痴也描述了其工作状态,“一个月工资3000不到,早上6点晚上11点还有家长来电话,期末每天批200张试卷270本作业本,昨天上了6节课,学生周末在家不见了,家长一个电话打过来,学校里还有每天很多的任务。”

而这些,也只是众多一线教师工作日常的一个缩影。

除了繁忙的教学工作压力之外,我国教师还普遍面临很大的非教学压力。

“现在的教师太累了,经常需要缴交各种材料,教师每天都在做低层次、重复性工作。”福建省泉州一中已任教18年之久的陈义顺老师向未来网记者坦言。

“过去,我在评选学校名师的时候,作为名师备选人,为了证明不违反计划生育这一项,去各个部门交各种材料,首先是去学校证明没有违反计划生育,再到街道办、区属管理部门、四级管理部门逐级去盖章证明。”陈老师无奈地说。

也有网友表示,“每年的学校评比太多,什么文明校园评比、综合治理评比、家长学校评比、双拥先进评比……多如牛毛。”

教师:为教师减负要怎么减?

谈到教师减负应该怎么减,几位一线教师的看法大同小异。

作为高校教师的李老师认为,“我最期待把老师从繁杂的事务性工作,尤其是一些各种表格、评审等工作中解放出来。”

“部分老师并没有多少学术兴趣和学术积累,仅仅为了职称和薪金过于功利地努力,非常辛苦,但是并没有真正的成就感和幸福可言。”李老师谈到了几点问题,“如何引导老师们对待科研和教学都有一个平和心态和正常的态度,而不是为了科研而科研,为了教学质量而做教学。

李老师建议,“大学的一些行政是不是可以学习企业的部分管理思路与工作方式,提高效率,减轻教师工作量,避免一些无效无意义工作。”

对于中学教师陈义顺而言,“一到评选检查,教师就不断重新应付大量的重复提交材料的工作。”他认为,现在大数据时代,需要建立起一套依靠教师专业发展、学生评价等大数据来进行职称等的评选流程。同时,教师评选的标准应该相对统一,数据也应公开透明,要基于一定的数据和评价指标进行评选。

“教师的职业认同感和自豪感也是一个突出的问题。”陈老师希望,要尽可能让一流的人才和教师队伍进入到中小学基础教育,给予他们足够的社会地位和应有的待遇,这样才能真正做到为教师减负增效,做到示范引领,促进教师德育建设。

专家:如何下大力气为教师减负?

早在2009年,青岛就为中小学教师评职称“减负”,不再把论文获奖等作为评审依据。

去年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就要求减少干扰学校办学的“表哥”、“表叔”,他说,在这里我要呼吁,要把时间还给老师,学校要拒绝各种“表叔”“表哥”,要让老师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研究教学、备课充电、提高素质、提高质量。

而到了2019年,在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再次强调,今年要下大力气为教师减负今年出台中小学教师减负政策。

其中,全面清理和规范进学校的各类检查、考核、评比活动,实行目录清单制度,这是教育部部长陈宝生重点强调的举措之一。

“实行目录清单制度,关键在于要严格执行。”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首先要在听取学校校长、老师、学生、家长的意见基础上,确定目录清单,制订目录清单的前提是要严格遵守《教育法》、《教师法》、《民办教育促进法》、《义务教育法》;其次,要追究超出目录清单布置任务的部门的责任,完善问责机制,应该引入人大问责。

进一步,还需要推进教育办评分离改革,深化教育领域的放管服改革,明确政府部门、学校、社会机构在办教育、办学中的权责边界,要落实和扩大学校的办学自主权,建立新型的政府管理学校模式,推进学校实行教育家办学。

而在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看来,“为教师减负,最关键的是还要改变现有的教师管理和评价,让教师拥有更多的自主权,而现在的问题主要是行政权过多地剥夺了教师的自主权。”

储朝晖对未来网记者表示,“具体来说,要实现依法治教,用法律来约束行政权力的过度作为,而不仅仅是依靠行政指令来减少行政部门等不必要的发文;对于学校而言,要有相对独立、自主行使教学的权力,学校有了自主权,教师才能自主教学。”

责任编辑:耿娟(QL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