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槽热”引得“孔雀高飞”

2019-01-24 08:25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跳槽热”引得“孔雀高飞”

岁末年初,又到“跳槽季”。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跳槽”现象从南方波及至北京,一时间,成为街头巷尾热议话题。市人才交流中心接受“跳槽”者暂存人事档案的数量打破了历史纪录。“跳槽”使人才资源得到开发和合理配置,释放出了令人惊喜的能量。

1“跳槽”成热议话题

过去,人们的就业观念很传统,很多人一辈子只在一个单位工作。在北京,情况亦如此。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工人退休后,还流行让自己的子女顶替接班。那时候,除非上级部门正式下调令,才会有工作变动,社会上自发的人才流动现象并不多见。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在南方特区相当普遍的人才“跳槽”现象开始波及北京。“跳槽”成了北京人热议的话题。

起初,人们觉得“跳槽”不是个好词。有位政府机关的副处长,第一次“跳槽”时,旁人纷纷议论:“肯定是在原单位混不下去了。”谁知,这名干部后来又连跳了四个单位,而且越跳处境越好,最后竟辞去了中央某机关的副局长职务,自己办起了公司。众人惊诧之余暗自羡慕:这小子还真有本事。(1992年8月18日《北京日报》6版,《北京人不再“安分”》)

1992年,市人才交流中心出现了开业8年来从未有过的兴旺景象:1月至7月,到此登记要求更换工作单位的超过2600人,比1991年全年多出6.5%。1月至6月,市人才交流中心里,招聘单位提供的所需各类人才数为3500多名,达到1991年全年的90%。此外,市人才中转库当年接受“跳槽”者暂存人事档案2950份,打破了历史纪录。市、区两级人才中转库提供的数据表明,1992年全市挂档“跳槽”的科技人员超过两万人。

“跳槽热”兴起后,频繁“跳槽”现象非常突出。据本报1995年12月15日2版《修筑人才流动的法制之渠》记载,市统计局城市调查队对564名流动人才进行了问卷调查,其中有50.5%的人“跳槽”在两次以上。23.9%的人在答卷中表示,人才流动就像“骑驴找马”,流动次数不必限制。一些刚毕业的大学生,依仗年龄和学历优势,把“跳槽”当成了家常便饭。

当然,较早尝试“跳槽”的人毕竟是少数,更多的人处于观望中。因为“跳槽”有跳的难处,比如领导不放、人际关系等,要考虑的问题很多。一位工程师说,单位很快要给他分房了,假如“跳槽”,房子就黄了。一位大学老师思前想后,觉得还是学校里业务环境好,与其“跳槽”还不如选择兼职的好。(1992年9月14日《北京日报》1版,《兼职热在人才市场》)

2“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各有原因

虽然都属于“第一批吃螃蟹的人”,但“跳槽”者各有原因。

有的人是想寻找更适合自己的岗位。据本报1992年8月21日6版《人才在流动中增值》报道,一位从事会计职业的女士“跳槽”到福建一家台资企业,一年后成为经理助理。她说,自己不适合搞财务工作,却有搞管理的才能。正因为这家企业给了她这样的机会,一年内她才能连蹦三级,由雇员到领班,由领班到主管,由主管到经理助理,颇有点电视剧《外来妹》中女主人公赵小云的经历。

有的人想寻求更好的发展。一位29岁的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主持发明了一项填补国家科技空白的数控设备,可原单位几年无人问津这一成果。他说:“我只图尽快把这项成果转化为生产力,哪里能做到这点,我就到哪去。”另一位国家科研管理机关的干部,认为自己有经销的才能,想寻找“适合的公司”,“到商品经济的大海里去弄一弄潮”。

还有的人是寻求更优厚的待遇。广东一家港商办的企业在京招聘,1992年月工资开价1400元,名额为70人,结果报名者超过500名。在填报就职意向时,不少人写道:“在这儿干挣钱多。”

作为改革开放的产物,“跳槽”使人才资源得到开发和合理配置,它把生产力要素中最活跃、最重要的因素——人的才能,一定程度地“解放”出来,释放出了令人惊喜的能量。一位科技人员的月薪可以几倍于部长、总理的收入,一项科技成果可以赢来百万元重奖……这些昔日被人们认为不可思议的事情,逐渐变得耳熟能详。

3“人才单位所有制”被打破

“跳槽”打破了“人才单位所有制”,一潭死水活了,“笼中的孔雀”飞起来了。但是,一些政府部门和国企单位也因此出现了人才流失现象,这让越来越多的单位意识到:再靠行政命令来留住人才已然不行。“婆婆们”不再高昂着头,他们开始努力求解一道课题:如何创造良好的环境留住人才、吸引人才。

当年,在京城一场人才交流会上,平谷挂出的横幅非常火——“优惠条件盖珠海”。说具体点就是,科技人员的成果在平谷创出经济效益,按一定比例提取酬金,上不封顶,得百万元也不打折扣,奖汽车、奖住房更不在话下。海淀区一位负责人说,以前,他们为人才“跳槽”犯愁,用行政命令硬卡,想方设法不让跳、减少跳,最后也揽不住人才、留不住人心。后来,他们千方百计地创造让人才感兴趣的条件,结果,该区的高科技开发试验区、上地产业信息开发区等招来了数以千计的外来“孔雀”落户。(1992年8月19日《北京日报》6版,《“婆婆”不再高昂着头》)

“跳槽”的浪涛冲毁了旧日樊篱,它的出现,让人才真正流动起来。

4违约引发劳动纠纷

进入新世纪,“跳槽”在社会上屡见不鲜,但人们还不明白,跳槽也是有“规矩”的,各种不规范跳槽引发了不少劳动纠纷。

据本报2001年8月15日7版《违约跳槽赔款84万》报道,一位曹姓“跳槽”者1997年8月到北京一家公司上班,先后担任生产部、技术部和销售部经理等职务,参与公司重大实验课题,了解并掌握公司从生产到销售的全过程及新产品开发研制、销售策略、定价标准等核心机密。公司还曾派其去英国进行技能培训,又聘请英国专家在国内进行84天的培训。两次培训,公司共支付102200英镑的培训费和9732元人民币的交通费、置装费。1999年10月,曹某在未与公司进行协商、未履行交接手续的情况下,给该公司董事长发去一份辞职传真,便到国内同行业竞争企业工作。当时的怀柔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进行裁决后,要求曹某赔偿原单位损失84万余元人民币。

2002年,一名牙科医生从一家医院“不辞而别”,受聘于另一家诊所,还带走一些“病人资料”。后来,医院以侵犯商业秘密状告这名牙医并索取134万余元巨额赔偿。(2002年4月10日《北京日报》5版,《牙医跳槽带走病人 医院索赔134万》)

5年终奖催生春节后“跳槽季”

如今,“跳槽”现象已不新鲜,每逢岁末年初更是“跳槽”的活跃期。

2015年市二中院公布的一项调研显示:春节后迎来“跳槽季”,其中,七成“跳槽”员工是35岁以下的“80后”和“90后”。法院统计,2014年春节后发生的“跳槽”劳动纠纷,占全年劳动争议的9%。年终奖是催生春节后集中跳槽的一个重要原因。(2015年1月30日《北京日报》9版,《年终奖催生春节后“跳槽季”》)

近几年,在互联网行业,员工“跳槽”最为频繁。业内人士解释,在这个行业“跳槽”一次,薪水至少有30%左右的涨幅,极端情况涨幅能够达到100%。说来好笑,有的单位离职现象严重,为办个离职手续,竟然还要排队取号。(2016年7月30日《北京日报》8版,《互联网公司跳槽成家常便饭》)

本版文字:贾晓燕

 

责任编辑:耿娟(QL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