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规”后的培训机构如何发展?全国两会代表委员来支招

2019-03-15 08:47 未来望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合规”后的培训机构如何发展?全国两会代表委员来支招

“在整改的过程中,有一些培训机构转移阵地,把战场开到了线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3月12日的“部长通道”接受采访时表示,将比照线下治理的政策措施对线上的校外培训进行规范,开展线上线下综合治理,一定要把中小学生课外负担过重的问题治理好。

近年来,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和人民群众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学生及家长对优质校外教育的需求迅速扩大,并呈现多样化、个性化趋势,校外培训机构也迅猛发展。与此相伴,校外培训机构发展无序、超纲教学、收费混乱、宣传虚假、安全隐患等乱象也不断显现。2018年8月6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对促进校外培训机构的健康有序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但是,在校外培训机构规范化管理中还存在一些问题:一是多头审批,一家管理。存在登记管理混乱、归口不清,学科类和非学科类机构在政府机构登记单位和主管单位不一致等问题。二是校外培训机构登记标准亟需细化。教育师生比、场地面积比等迥然不同,缺乏统一的标准。三是对部分非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管理困难。

两会之际,作为校内教育的补充,也成了今年“两会”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

培训机构的规范管理要开前门堵后门

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委胡卫向未来网记者表示,校外培训机构鱼目混珠,数量很多,无证无照的占的比例也比较高,经过这段时间的整治以后,无证无照的培训机构现在在规范当中,整个行业也正在朝着“合规”的方向发展。

现在国家提出严格对校外培训机构当中与学科教育和考试有关的校外培训机构要加强监管,凡是进行学科补习和应试相关的校外培训机构,都需要经过教育部门的审批同意,才能够开设。在胡卫看来,这是当前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当中一个比较重要的举措。

胡卫坦言,“怎么能够使得校外培训机构和学校教育很好的结合,成为我们课堂教育的延伸,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课题。”

对此,胡卫提出了要“开前门,堵后门”

“培训机构的规范管理要‘开前门堵后门’,前门还是要开的。关键在于怎么培训?如何通过培训以后,使得我们课堂教学当中的一部分涉及到素质教育或者叫核心素养的培养,能够向校外机构合理的延伸?”

胡卫认为,德育教育、美育教育、劳动教育,原来很长一段时间都被摒弃,排除在教育目标或者课程之外。怎么把包括像音、体、美的课程,对学生核心素养的培养,包括人际交往、语言表达能力、创新能力等能力的培养,这些内容纳入到我们的教育体系当中,使我们学生的发展能够更加立体、全面,更加注重学生内涵的发展,真正能够达成全面发展的教育目标。

“我认为都是现在要研究的内容,哪些东西是要规范的,哪些东西是要发展的,哪些是我们课堂教学、课内教学和课外结合的。”胡卫表示。

同时,胡卫表示,对于这个校外培训机构的监管要慢慢的在规范当中发展,发展当中规范。水清则无鱼是不行的。家长尽管不选择校外培训机构,也可以通过把老师请到家里去,还是一样能够达到学科培训的目的。管理、引导、规范一定要相结合。

胡卫向未来网记者表示,所谓堵后门则是该严厉监管的一定要严格规范。在他看来,校外培训机构如何在合规下有序地发展,按照教育部的规定,校外培训机构资质规范,体现在法人资质规范上。其次是包括课程教材、师资队伍建设在内的培训机构准入门槛。此外一个很重要的硬件条件则是培训机构是办学的合理的场所。

此外,胡卫提出,校外培训机构要创造性的加以规范,有一类培训机构专业性强,师资队伍力量好,知名度高,教学手段方法新颖,对某些门类的培训是强于校内教育的,正好可以弥补校内教育的不足。

胡卫建议,可以采用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使优质的校外培训机构作为校内教育的有益补充。

校外培训机构仍待深层次的治理和规范

谈及校外培训整治问题,全国政协委员、安徽省教育厅厅长李和平告诉未来网记者,去年的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整治行动中,主要针对无证无照办学,消防、场地不达标等问题,取得了显著成效。然而,我们必须清醒的认识到,目前的治理只解决了最基本的问题,校外培训机构仍待进一步深层次的治理和规范。

李和平表示,在对不合法、不合规的校外培训机构进行关停或整改后,接下来还需对当前的各种校外教育培训机构进行分类、明确它们的功能和职责范围。李和平指出,教育培训机构可以开展培优补差类的教育服务,但是违背教育教学规律的超前超纲和应试的教学必须禁止。此外,对于公立学校资源尚不充足的音乐、艺术、体育等素质教育类项目,校外机构若积极提供相关服务,则是对校内资源不足的一种有益补充。校内托管还没完全解决的“课后三点半问题”,若校外培训机构能提供相关优质服务,也值得支持鼓励。

去年,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表示,要大力规范校外教育培训机构,使校外培训机构成为学校教育的“有益补充者”。对此,李和平表示,这一表述对校外培训机构作了一个身份定位,但具体到各类不同培训机构,还需进一步划定其各自职责范围,让各类校外培训机构进一步明确自己职责、服务范围,依法合规运营。

如何形成长效机制,避免后期校外培训机构各种乱象再反弹?李和平表示,校外培训机构整治涉及到多个职能部门,目前多地都在探索展开教育、工商等多部门联合执法。

落后地区全面取缔无证机构或引起地方垄断一家独大

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律师协会副会长方燕强调,“若将所有无证照或未备案的机构全面取缔,也不现实。大部分落后地区,有证照并备案的教育机构占比极小,若全面取缔无证机构,只会引发有证照的教育机构一家独大,形成垄断局面,恶性涨价、抬价等现象更加无法控制,无形中又会形成滋生无证机构发展的土壤。”

她认为,只有降低门槛,全面登记,将所有教育机构都纳入有效的监管范围内,才能从源头上遏制不良问题发生,

方燕还认为,应当率先建立起适合各地的制度规范,从而为操作和监管提供执行依据,即严格贯彻《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精神,由省级教育部门会同有关部门研究制订本地校外培训机构设置的具体标准。对于省域内教育发展水平差距较大的地区,可授权地市级教育部门制订,并从场所条件、师资条件、管理条件三方面为出发点制订合适的标准。

责任编辑:耿娟(QL0009)  作者:张冰清程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