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替实名 在线教师难辨真假

2019-03-15 15:53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代号替实名 在线教师难辨真假

名师直播课、一对一辅导……在线培训已经成为中小学生校外辅导的新选择。然而,在蓬勃发展的同时,在线教育规则缺失、经验不足等问题屡见不鲜,学生在线学习质量、学习效果能否得到保证,成为社会关注的问题。其中,在线教师的身份更是引发了广泛关注。

发展

一年增加4600万用户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最新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我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2.01亿,较2017年底增加4605万,年增长率为29.7%;手机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1.94亿,较2017年底增长7526万,增长率为63.3%。

首先,在线教育移动化程度进一步加深,微信成为移动端学习的重要工具。报告显示,智能设备的快速普及、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升级为在线教育创造更多机会,轻量化、碎片化、结构化的知识更适合移动端的学习场景。截至2018年12月,通过手机接触在线教育的用户占整体在线教育用户的96.5%,较2017年底增长19.9个百分点。由于微信在流量获取、社群运营、用户规模与黏性等方面的优势,越来越多的教育产品开始借助微信生态探索新的服务模式,吸引用户通过微信群、公众号、小程序等工具在线学习,并进行持续性分享,以降低获得新用户的成本,提升用户黏性。

其次,直播技术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在线教育行业快速增长。随着语音识别、云存储等技术的进步,直播课堂已能够营造良好的教学场景,趋近于线下学习模式,教学效果得到市场认可,受到各大教育平台及用户青睐。在线教育直播以一对一、一对多、双师课堂等方式满足用户多样化的学习需求,让教师和学生突破时空限制实时互动,进一步扩大教学覆盖范围。

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助理研究员杨程认为,“互联网+教育”已经成为当下教育发展最主要的形式之一。可是,以互联网为基础的教育培训机构疯狂增长,培训质量良莠不齐,对当前的教育生态造成较大影响。杨程分析,原因主要有三:一是准入门槛相对较低,在成本、师资、场地等方面较传统的培训均有优势;二是政策体系不健全,表现为之前教育领域相关政策法规对在线教育规范较少;三是利润空间较大,一旦占领某个领域的市场,发展成为独角兽的机会较大,吸引了大量资本的进入。

资质

多数机构无办学资质

有数据显示,当下全国范围内的互联网教育企业几乎都在“裸奔”,99%的互联网教育机构都没有相关办学资质。51talk首席运营官张礼明认为,所谓“没有资质”,指的是很多互联网教育企业只拥有工商部门颁发的营业执照,而缺少教育部门颁发的办学许可证。因为没有教育部门的前置审批,因此这些营业执照所允许的经营范围大多以“计算机咨询”“文化传播”等做外衣包装,打了教育培训的擦边球。记者查询发现,确如张礼明所言,多数在线培训网站均属“科技有限公司”。

不过,张礼明也表示,这也是很多在线教育企业面临的尴尬之处,并不完全是教育机构不想拿证,而是目前关于在线教育的审批流程尚不明确,互联网教育企业申请办学资质尚无法可依。

对此,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日前指出,教育部已经会同有关部门开始研制在线教育培训机构综合治理文件,不久就会发布。在文件出台之前,教育部将比照线下治理的政策措施,对线上培训进行规范。

“在线教育与线下教育有着完全不同的教学场景,具有一定的复杂性。比如,很多在线教育公司不同部门分布在不同地区,这种情况下,资质该由哪个地方颁发就需要更加明确的界定;再比如,对线下教育机构来说,要想拿下办学许可证,要过的难关包括面积、消防等,这些要求对于确保线下培训的安全必不可少。然而,对于线上培训机构来说,线下的治理政策并不完全适用。”北京四中网校校长黄向伟认为,在资质认定时,可能还需考虑到不同在线教育机构的不同服务模式和产品类型。比如,有的专门提供课程、视频资源;有的提供在线实时辅导等。“我们希望相关政策制定时能够给在线教育一定的包容度,与线下培训机构的要求有所区分。”

内容

超前超纲教学仍存在

超纲教学、超前教学是去年综合整治校外培训机构的重要内容。可是,记者发现,不少线上培训机构依然存在不少超纲教学的内容。

一家机构推出了“幼儿园大班数学能力与专注力系统班——春季班”,其课程涵盖平均分与除法、概率、加减运算、应用题等多个专题。客服人员介绍,这些内容可以帮助学生更好地适应小学学习。记者将课程内容发给本市某公办学校数学老师。这位老师告诉记者,列表中很多知识是小学一年级的数学内容,部分内容甚至还涉及到了二年级的数学学习。她认为,这些知识对于大班的孩子来说学起来还是有些吃力,“幼儿教学主要是形象教学,比小学低年级的教学还要直观”。

根据去年7月教育部印发的《关于开展幼儿园“小学化”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对于提前教授汉语拼音、识字、计算、英语等小学课程内容的,要坚决予以禁止。社会培训机构也不得以学前班、幼小衔接等名义提前教授小学内容。

师资

教师资格公示不规范

虽然目前还没有关于线上教育的规范意见,但是教育部在去年11月下发的《关于健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机制的通知》里,将线上教育纳入了监管范围。其中明确提到了一点,线上培训机构所办学科类培训班的名称、培训内容、招生对象、进度安排、上课时间等必须在机构住所地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备案,必须将教师的姓名、照片、教师班次及教师资格证号在其网站显著位置予以公示。然而,记者调查发现,这一点对很多在线教育机构来说还需进一步完善。

三好网创始人何强表示,对于很多在线培训机构来说,教师资格证确实是一个短板。在他看来,与线下相比,整个行业对线上教育老师的要求其实更高,因为老师们除了需要具有基本的教育学、心理学等素质能力之外,还要有适应互联网扩张所要求匹配的能力。

按照教育部门的要求,如果培训机构教师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教师资格证考试中未能通过,那么将不再具有任教资格;这一定程度上导致了考试报名人数的激增。以北京地区为例,根据北京教育考试院社考办发布的数据,此次笔试共有58268人报名121718科次;考生人数比2018年上半年增加了40.5%。而大约20%的低通过率造成了“合格师资”的严重不足。

在记者调查的多个一对一平台中,约有一半的平台并未按要求对教师的教师资格证号进行公示。更有甚者,连教师姓名、照片也变成了“社交风格”:比如在记者咨询的某一对一平台中,虽然在认证信息中显示了已经进行“实名认证”和“资质认证”,但老师的姓名仅以“快乐的天使老师”“蒲公英老师”“三人行老师”等代号来显示,有的老师的头像甚至只是非真人的网络截图。此外,在某教育辅导APP的师资介绍中,还有教师将自己特色描述为“对××名校小升初相关教育培训选拔输送非常了解”或者为“在职任教”状态。

建议

教育教学评价待改革

三好网创始人何强认为,在线教育目前存在的一些不合规范的现象与其发展阶段有关。作为一个新兴行业,从业人员素质和水平的完善需要一定的成熟时间。在他看来,作为在线教育的从业者,要心怀敬畏之心,回归“教育”本质;突破追求“电商规模化发展”的思路,而是要在规模化发展与保障服务能力之间达到最大化的平衡。

张礼明曾提交《关于建立针对互联网经营性民办培训机构行政法规的提案》。他认为,对在线教育的发展应该“疏”而不是“堵”,让其更好地发挥公办教育、学生个性化成长的补充作用;出台的政策法规应该“接地气”,充分考虑到在线培训机构的不同类型以及细节认证的各个方面。作为在线教育的企业,应该发挥联盟、协会的作用,增强自律。

在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看来,在线教育培训只是教育评价、管理问题没有解决所引发出的一个结果。教育资源不平衡,学生评价权力太集中、标准太单一的问题没有解决,无论是对线下培训机构还是线上培训机构的治理,都只能是“治标不治本”。“现在在线教育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的问题,并不是因为没有审查。审查了以后是不是就没有问题呢?由谁来审查呢?审查的这个人是不是在线教育真正的内行呢?或者说审查的这个人是不是对教育很内行?这些都是很难做判定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不能够寄希望通过审查让在线教育变得更好。”他认为,在教育评价、管理问题得以解决后,在线教育机构就不会围绕着“提分”打转,而是追求更加多样性的发展,“在线机构要想有竞争力,就必须要有自己独特的内容,有自己独特的知识产权。”本报记者 牛伟坤  

新华社供图  

责任编辑:耿娟(QL0009)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