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代表徐萍:建议加强妇女儿童权益保护

2019-03-16 10:03 新京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95后”徐萍 建议加强妇女儿童权益保护

出生于1995年7月的徐萍,是这一届全国人大代表中为数不多的“95后”。

来自四川的她,曾亲身经历过地震。如今,她身着正装自信干练,与记者相对而坐,极力避谈当年往事,谈起正在做的事却滔滔不绝。从2008年到2019年,她没有给自己的人生设定方向,却越来越成为自己想成为的样子。

我当选全国人大代表时,就是觉得不可思议,因为觉得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情,后来也是在工作过程当中,逐渐地认识自己,也了解到这个职责是非常重要的。——徐萍

免费开办艺术讲座

新京报:十年前,你的理想是什么?有没有想过自己想成为哪一种人?

徐萍:我小时候没有想过我长大一定要成为什么人,就很顺其自然。我的求学经历也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

新京报:听说你现在主要是策划音乐会、展览、讲座、艺术培训等,你是怎样接触到这个行业的,现在主要负责什么方面?

徐萍:我上学时找实习单位,现在的这家公司在招主持人,我是学的播音专业,就来这应聘当主持人,我们公司比较年轻,我就很自然地留了下来。我现在主要在做一个经典艺术名家讲坛,到现在办了56场。

新京报:你们都请过哪些艺术名家做讲座?

徐萍:我们请到过以前中央电视台的周涛老师、著名作家王蒙先生、作曲家赵季平先生,还有著名舞蹈家沈培艺老师、潘志涛教授等等。

新京报:你们的讲座是免费的吗?老百姓怎么能获取你们的讲座信息?

徐萍:我们的讲座是完全免费的,到今年是第四年,没有收过一分钱。我们会在自己的微信平台、网站、微博发布信息,一些媒体也会报道我们的讲座预告。

有人从大小凉山前来听讲座

新京报:这些讲座,你印象最深的是哪一次?

徐萍:听这些老师的讲座,我觉得都受益匪浅。我讲一个故事,有一次我们请了朗诵艺术家殷之光,现场来了很多朗诵爱好者,其中有一个人从什邡灾区过来。后来发生的一幕让我至今难以忘记,他来了以后就在舞台上给殷之光老师跪下了。

他说他当年是什邡地震灾区的小学老师,很多孩子都离开了,殷之光老师2008年过去慰问演出。他拿了一个本子让殷之光留一句话,殷之光就写了“朗诵让诗歌插上翅膀飞翔”。从那以后,他就自己开始写诗,还出了一本诗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一直留在那个乡村小学没有走。

新京报:你们有去基层农村做讲座吗?

徐萍:场地限制,我们没有在农村办过文艺讲座,但很多观众来自农村。有一次歌唱家郁钧剑老师来做讲座,来了很多成都市以外的观众,有一个阿姨专程从大小凉山那边赶来。郁钧剑老师走的时候,她就在车窗下说郁老师,谢谢你唱的歌,你一定要把歌好好唱下去。

为青年搭建联谊平台

新京报:除了做艺术讲座,听说你们还在为青年搭建联谊平台,为什么想到做这个?

徐萍:去年一年,我们还做了20多次青年联谊会,这是另一个品牌叫做“遇上想遇”。因为我们在跟很多单位合作的时候,他们都反映年轻人交朋友特别难。虽然现在网络很发达,也有很多玩的东西,但是大家出去交友的机会很少,就自己在家玩玩手机,打打游戏,一个周末就过去了。

新京报:你们活动中有牵手成功的吗?

徐萍:有很多,每场都有。因为我们不是只跟一两家单位合作,我们在成都几个区都举办过活动。每次参与的群体都不一样,群体越积越大,单位也都很正规,大家彼此之间也不用怀疑是不是骗子。另外,我们是线上线下都在做,线上大家通过兴趣爱好的填写能够大致了解对方,光当网友也不行,肯定还是要线下见面。

新京报:那你怎么看待现在年轻人被催婚?

徐萍:我觉得父母是出于对孩子的爱,想让孩子成家立业,能够把人生大事早日解决掉。

新京报:作为“95后”,不知道你有没有感受到这种压力?

徐萍:我暂时还没有被催婚,我父母还是比较开明。

觉得成都越来越好

新京报:成都这两年变成网红城市,更因为一首歌突然爆红,你觉得成都现在工作环境怎么样?

徐萍:我觉得四个字,越来越好。我来北京之前,才参加了我们区投促局的座谈会,投促局的局长说要加大开放力度,打造国际化的营商环境。而且重点提到了人才,要引得进来,留得住,还要干得好。

新京报:前几天四川生态环境厅厅长提到,现在在成都看蓝天已经不时尚了,要看雪山。你怎么看成都这几年生态环境的变化?

徐萍:生态环境我觉得挺好的,因为成都一直在建美丽宜居公园城市。我之前去调研的时候,发现很多地方环境建设得越来越好了。你走在成都街头,很直观的感受就是能看到到处都是绿油油的。不管是设施,还是建筑,也让人看着觉得很有生气,有灵气。河也很清,树也很绿,这让人觉得这个城市确实是美丽宜居的城市。

新京报:你觉得成都或四川对国际人才有吸引力吗?

徐萍:我是在艺术平台工作,我们这个平台也是国际化的平台,去年签约了来自58个国家的一千多位艺术家。在这个过程中,因为经常跟国际的艺术机构、艺术家打交道,能够感受到他们对四川、对成都都很感兴趣,比较乐意到四川来做文化交流。

我们去年也在讲座中请了一名外国的专家,就是意大利一个歌剧院的负责人,做了关于音乐方面的交流活动。本来那个活动很短,就半天时间,但他在成都待了15天才回去。我能够感受到他们看法的改变,他们也愿意到这里来做文化交流,甚至是工作,愿意让他们的小孩在这里留学,我觉得这是一种很好的信号。

认为非遗是一笔宝贵财富

新京报:很多传统戏曲都是非遗,比如川剧,你们请过川剧表演的老师做讲座吗?

徐萍:还没有。但我个人觉得非物质文化遗产是非常宝贵的财富。很多非遗,比如蜀绣这些技艺能够传承几百年、几千年,肯定在工艺上、技艺上值得深入研究,是一笔很宝贵的财富。它们也是一个历史传承下来的符号,是我们历史见证的东西。

另外这些东西在当今时代,显得越来越珍贵了。比如我们穿一件衣服,可以直接到商店买,或者网上买,但都是机器批量生产出来的。但你想再穿上一件织工,亲手一针一线织出来的衣服,太难了。我去博物馆看过他们织布的过程,织出一件衣服是很难的,假如说我穿了一件织工亲手织出来的衣服,我可能都舍不得把它洗一下。

新京报:你刚知道自己当选人大代表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徐萍:当时就是觉得不可思议,因为觉得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情,后来也是在工作过程当中,逐渐地认识自己,也了解到这个职责是非常重要的。

新京报:你今年带来哪个方面的建议?

徐萍:我带来的建议是关于妇女儿童权益保护的,比如说对小朋友性别意识教育要加强。小朋友不光应该在学校里学知识,也要从小学会保护自己。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  作者:李玉坤 杨浩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