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兰浩特市教育局局长杨华:对新高考改革英语实行“一年两考”的思考

2019-07-22 13:49 中国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乌兰浩特市教育局局长杨华:对新高考改革英语实行“一年两考”的思考

2014年9月3日,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按照《意见》要求2014年启动考试招生制度改革试点,2017年全面推进,到2020年基本建立中国特色现代教育考试招生制度。

但截至目前,第三批18个按计划启动省市只有江苏、福建、辽宁、广东、湖南、湖北、河北、重庆8个省市宣布并于2018年秋季按时启动新高考改革,加上前两批试点6个省市,也只有14个省市启动了新高考改革,应该说新高考改革的总时间表已经是整体延迟了。

这“整体延迟”的主要原因是“6选3”科目改革对高中师资、课程、场地以及学生生涯规划教育的要求极高,学校现有的师资力量及教室、专用教室等硬件设施严重短缺,不能很好的满足新高考改革的要求。

第三批启动省市,从各自的实际出发,按照陈宝生部长的高考改革要“再认识、再设计、再深化、再推进”的要求,有的省市对科目改革“3+3”模式进行了相应的调整,将采用“3+1+2”的科目改革模式。其中的“1”是从物理、历史中选一科,其中的“2”是从政治、地理、化学、生物中任选两科。这种选考科目改革的选择有12种组合,比“6选3”的20种组合少了8种,选考科目组合总数减少了百分之四十之多,这样学校资源不足问题就得到了极大的缓解。更值得一提的是这对学生思维逻辑能力要求比较高的物理科目,无疑得到了强化,深受大学欢迎。

高考改革势在必行,已是箭在弦上。在看到从“3+3”到“3+1+2”的科目改革更有利于高中学校适应新高考的同时,我更进一步思考英语学科实行“一年两考”适宜吗?既然对高考改革要“再认识、再设计、再深化、再推进”,我们就可以对这“一年两考”提出置疑。

一、“一年两考”适合于“等级分制”考试,而不适合“原始赋值”考试。

以我们比较熟知的托福和雅思考试为例,托福、雅思是语言水平考试,本质上是否达到录取条件的合格与不合格两个等级的考试,不是一个竞争体制下的排名考试,没有必要一定要考到多高的分数,考生只需要根据自己的需求来制定目标即可,比如你想去英国读本科,学校的要求雅思是6.5,那只需要考到6.5就够了,一次没考过关,一年内还能参加,竟有几十次的之多的考试机会,虽然有这么多机会,但学生只要考过了,就不必再考了,学生不存在分数和名次的焦虑。

而我国的新高考还仍然是一个竞争体制下的分数排名考试,并且两次考试采用“原始分赋值”,一分之差就可能甩掉数百甚至上千名同学,无论第一次考试你取得什么好的成绩,都会期待下一次更好,英语“一年两考”制度改革是为了让学生在两次考试中选择一个较好的分数计入高考总分,其初衷是好的。但考生及家长对分数和名次上的焦虑是可想而知的。“一年两考”从根本上并未解决“一考定终身”的弊端,反而出现了新的高考博弈。

二、“一年两考”试题难度一致性难以保证,高考的公平原则受到“稀释”

浙江英语加权赋分决策依据不充分、决策严重错误,导致结果不公正,不合理,最后以教育厅和考试院主要负责人担责并重新以原始分赋分而得到解决。但事件的起因是2018年11月英语考试部分试题与去年同期相比难度较大,而一次考试成绩两年内有效,如果去年11月份试题难度相对较低,那就意味着2018届毕业生中继续复读的学生就占了便宜,对2019届学生存在不公。

让两套试题的难度系数绝对相同操作难度非常大,华东师范大学考试与评价研究院院长陈玉琨教授认为“高考制度的改革是合理的,也就是新高考,但高考手段和内容这一块还需要进一步加强,内容就是指试题的质量和等价性,也就是说,这张试卷和另一张试卷的价值应该一样的。”那么两张试卷的价值一样,怎么判断?判断的标准是什么?这不仅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都是一个难题。如果两套题的难度系数不相同或者说两套题的价值不一样,那对于只参加一次考试而恰好赶上难度系数大的这套题的考生是否公平?高考是实现教育公平乃至社会公平的重要制度,这“一年两考”对高考公平的“稀释”是现实存在的。

三、英语“一年两考”加重了学生的学习负担。

新高考改革的初衷之一就是减轻学生的负担,但从已经实施的情况来看:出于考取更高分数的考虑,绝大多数学生都会选择两次均考,因为我们高考总分一分之差就可能落下数百名学生。以浙江省2017年、2018年高考为例,2017年600-635分有二万一千多人,每一分平均相差600人左右,2018年600-635分有二万八千多人,每一分平均相差800人。能否实现上名校的愿望可能就是几分之差的区别。

这样由原来的一次冲刺变成了现在的两次冲刺,学生承受的是心理和身体的双重压力。

针对“6+3”选考科目也实行“一年两考”的浙江省,叶翠微校长认为出现“校园高复现象”。叶校长说:“选考科目第一次考完以后,对于某一门学科是继续学还是不学,无法立刻做出选择,因为分数的发布是要在20多天以后,对孩子来讲至少有三个星期的高复期。老师不能放,学生也不敢放,把之前的学习套路再走一遍。从这个意义讲对学生是生命的浪费。”

2014年《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发布。这是一次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改革,从原来的文理分科,到现在不分科,从原来的“一张试卷”、“一把尺子”录取,到现在的“两依据一参考”,新高考赋予了学生很多的选择权。这对学生综合素质的提高和创新人才的培养,其重要意义怎么赞誉都不过分。但在具体操作层面、具体细节上还要研究吸取已经试点省市的工作经验或教训。探索一条适合我国国情、学情的既有利于创新人才培养,又能减轻而不是加重学生负担的高考改革之路。

英语“一年两考”增加学生负担是一件“大家都能看得见,又都不希望发生的事情”,而取消英语“一年两考”又不能也没有改变新高考的大方向。

责任编辑:岳崎(QN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