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七一中学冯济洲:《青菜园》

2016-02-22 13:19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我很庆幸,我生活在农村。    

对于一个农村孩子来说,夏天听知了的叫声,冬天堆可爱的雪人,白天看到赶牲口的呼啦呼啦过街,晚上随便甩根棍子打不着人,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了。  

正值初春,我发现了第一眼绿色。母亲不知何时起,把我家院子里那不大的菜地,有条不絮地划分了几个方块,在不同的小块里,种上了不同的菜。播种没几天,那嫩嫩的、绿绿的芽儿就破土而出,不细细观察,还真发现不到。急的人心里发痒,有种“拔苗助长”的冲动。  

再过些日子,整块地里映入眼帘的绿色越来越多,它们形态不一,颜色有深绿的,也有浅绿的,可喜人啦!这时母亲也不许我们进去玩,怕踩坏了菜苗。我们也只有驻足观看的份儿。    

不久,又有事儿了。虽然我家菜园很小,但每次家里人要出门,往外推车的时候,就不免会不经意地压到那些可怜的菜苗。每次母亲都是一点点的把歪的扶正。等到他们长大后,再一压就要断了的,母亲说。果不其然,再有人推车压到院子拐角时,那些小生命们有的就牺牲,有的“断肢流血”,真叫人心疼。为此母亲大动干戈,跟家里人约定推车时要拐个直弯,坚决不许压坏菜。唉!那是母亲的心血啊!   到了夏天,害虫就多了,那白菜早已被那可恶的虫儿咬伤了好多洞,残缺不堪,母亲便不厌其烦地为白菜捉虫,每天放学归来,总能看见母亲头上那密集的汗珠。   好不容易,秋天马上就要来了。那经过母亲精心呵护地菜已经长成,地里绿油油地一片母亲一颗一颗地拔下,洗一洗就成了我们晚餐的蔬菜。大家吃着这无污染、无公害的蔬菜,心里暖洋洋的。    

我想,母亲照顾那片菜园,就像照顾我小时候一样吧?

责任编辑:杜铮(QL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