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朝阳区日坛小学六3班耿若鱼:《二十年后的故乡》

2017-01-02 14:22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那天,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了二十年后我的故乡北京。

站在人来人往的街上,我分不清此刻是白天还是黑夜,到处弥漫着灰蒙蒙的浓雾,一米开外的地方似乎什么都看不清了,雾霾遮蔽下的世界看上去那么扑朔迷离。雾霾就好像一堵墙,把你与远处的世界分开。天空的轮廓已经完全被浓雾吞噬。来往的行人们都带着防毒面具。湛蓝的天空、甘甜的空气已经成为人们美好的回忆。我的鼻炎更严重了,连呼吸都觉得憋闷,好像窒息了一样。

我那清新、蔚蓝的故乡到底去哪了?

走在陌生的街道上,熟悉的胡同、温暖的四合院,黝黑的宅门,锃亮的门钹,老槐树下扯闲篇儿的老爷爷老奶奶,追逐玩闹的孩子,还有那由远而近、带点沙哑的‘磨剪子来镪菜刀’的吆喝声……全都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密密麻麻的一栋又一栋高楼大厦,冰冷僵硬。它们就像一个个巨大的笼子一样,隔开了曾经亲密无间的左邻右舍。我走进楼道,邻居冷漠地从我身边经过,好像完全不认识我,我正要打招呼的手僵在了空气中。

我那热情、温暖的故乡到底去哪儿了?

“咕噜噜”,肚子叫了,我饿了。万幸的是东华门还在,可是越往里走越失望,映入眼帘的全是各式中式、西式快餐,中式、西式大餐,却唯独不见我熟悉的驴打滚、山楂糕、炸酱面、锅贴、褡裢火烧、豌豆黄和艾窝窝等。走在熟悉的老地方,却闻不到喷香、温暖的味道。

我那充满美味的故乡到底去哪了?

二十年后的故乡,它已经面目全非。

站在故乡的土地上,我却成了陌生人。

“若鱼,起床啦!”妈妈的声音让我从梦中惊醒。幸好,那只是一场梦!我不希望二十年后的故乡是这样。所以,让我们从现在就开始珍爱故乡,保护故乡吧!

责任编辑:杜铮(QL0006)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