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日坛小学六3班耿若鱼:《日久生情》

2017-05-11 11:06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大号——低音乐器的王者,伴奏声部的主宰。外形大方华丽,音色优美雄厚,乃乐器中的贵族。而我与大号有一段不解之缘, 简而言之真可谓是:日久生情。

我与大号的缘分,得从一场面试说起。

那是二年级的一个下午,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到学校乐团的招生处。负责老师一看到我,顿时眼睛闪闪发亮,立刻把我带到一位又高又胖的男老师面前。那老师同样也两眼放光,嘴角上翘,满意地说:“孩子,我看你底气十足,是个练大号的好苗子,你跟我学大号吧,我姓任,以后你就叫我任老师!”他们如获至宝的样子使我一直处于发蒙的状态,而且我只听过大号这名字,但它到底什么模样,我可一点也不知道。一时的好奇与眩晕让我轻率地答应了任老师的提议。

上课时我才真正看到了大号的样子,真让人震惊:他比我还高一点,那么巨大的块头!“也没想象中那么好看嘛!依我看,长得还有点土里土气的,声音又低又粗。没有黑管美丽,没有小号宏亮。” 我心里暗自嘀咕,有点后悔。因为大号块头太大,吹它时我得坐着,把大号放在腿上,所以没一会儿腿上就被就压出了一道道又深又红的印子,而且半天也吹不出声音来。我顿时对大号没了兴趣。

但男子汉的自尊心又不允许我轻易退缩,加上任老师的严厉指导,妈妈的强势监督,我就这样被他们拿着小鞭子赶上了学大号的路。春暖花开时,我在练大号;夏日炎炎时,我在练大号;秋高气爽时,我在练大号;天寒地冻时,我在练大号……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随着一天天的坚持,大号不知不觉间竟然悄悄地进入了我的生活,也慢慢地占据了我的心。

当我学会了吹第一首曲子时,我发现,原来大号可以吹出那么优美低沉的旋律、那么轻快稳重的节奏。在任老师的严格训练下,我练着练着,便忘了腿上深深的红印儿,忘了手指上被磨出的水泡,忘了不能出去疯狂玩耍的痛苦,忘了春夏秋冬,脑子里只剩下一个个跳跃的音符,一行行美妙的旋律。大号的声音慢慢响起,我仿佛看见了一条缓缓流动的小溪。乐曲越来越快,溪水仿佛流入一条湍急的瀑布。其他所有乐器都加入进来,瀑布好像流入了一望无际的大海……

我终于明白了:幸福感和成就感是通过不懈努力和勤奋学习获得的。在一天天的刻苦练习中,我对大号的情感也越来越深厚,他告诉我什么是大号的美,什么是成功之路。 我与他,日久生情!

责任编辑:杜铮(QL0006)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