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历降级,能否升级?

2017-08-02 08:26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学历降级,能否升级?

日前,华中科技大学出台《华中科技大学普通本科生转专科管理办法(试行)》,文件规定,“本科生因学业成绩未达到学校要求而受到学籍警示处理,或因其他原因不能坚持正常学习的,可申请转入专科学习,达到专科毕业要求后,按照专科毕业”。

这一规定引发广泛的关注和讨论,不过,也有人提出,既然本科不努力,毕业成专科,那么专科很努力,能否直接变本科呢?

●正方

奖罚对等可下也要可上

陈及(北京工商大学教授)

在以前,本科学生如果学业达不到标准,往往只有一个后果,拿不到毕业证,毕不了业。华中科技大学的这一举措,其实是在向学生反向施压,告诉学生,如果不达标,就会降至另外一个高等教育的层次,这等于用一个可预期的后果,敦促学生努力学习,初衷是很好的。

这样的举措效果如何,我想还有待观察。根本的原因在于,从教育的规律上来看,本科生疏于学业,主要是因为缺少内在的压力。比如课程设计,有一些课程流于形式,还有一些课程学时不足,我们上学的时候,一门专业课可能有七八十个课时,现在有40多个课时的就很罕见了。而且随着各个学科的发展,更多的课程在不断地进入大学教育中,一门课程的课时还在进一步被压缩。学时的不足,使学生的学习时间不充分,确实面临着通过难的问题。我在大学教学几十年,这是我感触很深的问题之一,而这一点,往往被业外人士所忽略。

内在压力缺乏的原因,还和考核机制有关,国外一些高等院校中,学生平时有大量的讨论课,业余作业,而且在最终成绩中权重很大,反而是最后的考试权重不算高,这使得学生从头到尾压力都很大,要力争做好每一次作业、每一次讨论。我们则不同,平时成绩权重不高,最后的考试成绩权重很高,这导致大学里其实也存在应试教育的问题。其中一个现象,就是每到考试前夕,学生都在熬夜背要点,考完后全都忘了,学习质量不高。另一个现象,就是作弊,尽管各个高校都在严厉打击作弊,但作弊仍旧不绝,其实就是和应试教育有关。

不可否认,华中科技大学的举措,确实在是补充当前教育评价机制的不足,但同时也应该看到,它未必能达到预期中的激励作用。而且值得一提的是,在当前大学毕业生就业形势普遍不太好的情况下,本科生就业就已经很难,专科生更难,倘若是某个没有专科教育的大学,发给学生一个专科毕业证,对这个学生来说,可能更麻烦,人人都知道这个学校没有专科,偏偏有学生拿着它的专科毕业证,等于明白告诉别人,这是一个不合格学生。所以,这一举措看似是给了学生一个退路,是在托底,其实是托不住的,这样的毕业证,和没有差不了多少,很难获得社会的认可。

当然,也不能因此否认本科转专科的积极意义,这毕竟是一个很好的尝试。同时,也应该思考,既然本科能转专科,那么专科是否能转本科呢?罚当然可以,也是应当的,但奖罚要一致。其实以前有类似的规定,比如我所在的学校,以前有三本、专科,如果学生达到一定的要求,可以转本科,拿到本科毕业证,但现在没有了。据我所知似乎也没有专科直接转本科的规定。专升本则是另外一个渠道,和本科转专科、专科转本科这种还不太一样。

此前有大批本科院校降到专科,再加上本身就有的专科学校,应该有大批学生有这样的愿望,比如某个职业学院的学生,如果能够取得很优异的成绩,能否直接转成本科呢?或者没有本科的学校,是否能够和某个对口的高校达成协议,设置一定的条件,把符合条件的学生直接转入本科院校呢?

奖和罚应该是对等的,现在看来,罚可以实现,但奖还缺乏一个畅通的通道,期待我们在教育改革进一步推进时,能够有更好的解决之道。

●反方

专升本已有不少渠道不必新设

李兴国(国家行政学院教授)

本科学不好,毕业变专科。关注者很多,但反对的意见不多,证明人们对于当前本降专的问题,有比较一致的意见,也证明这一举措,思路正确,是一个很好的尝试。在我看来,这样的尝试也值得期待和鼓励。

首先,今天是市场经济的时代,改革开放不断深化,大学的招生、管理方法也应该与过去不同,应该允许百花齐放,而不是搞一刀切。其次,鼓励创新,同样也应该鼓励大学管理上的创新。其三,本科降专科,是对学校、对学生都负责的态度。从学校来看,华中科技大学也是全国211名校之一,如果学生学习不合格,却拿到毕业证,必然会影响教学质量,对其他学习认真的学生也不公平。对学生来说,如果很容易混到一张毕业证,就会有一批学生不认真学习,这就对不起国家,对不起家长,对不起学校,最终吃亏的也还是学生自己。

在过去,一些学校确实存在学生毕业不严格的问题。作为老师来说,当然希望能够严格要求学生,但实际上,在管理中,有毕业率、就业率等诸多数据在影响着学校,毕业率、就业率不高,所谓的专业评估就不答应了,就要停办专业,学校的声誉就差,招生就困难,经济收入也会受影响,想发展就很难,背后有一系列的问题,都需要解决和改变。

学生学业不合格,可能有很多因素,可能有些经济条件不太好的学生,会忙于打工,也有学生,觉得考上大学万事大吉,对自己放松要求,沉溺于游戏之中等,这些因素都可能导致学习不达标。如果是为了打工生存,尚且情有可原,如果只是贪玩,一味宽容绝非良策。学习毕竟是学生的主业,不优秀可以理解,毕竟不是人人都可以获得优秀的成绩,但不及格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而且,正如华中科技大学所说的,转专科其实是给了学生一个退路,以前本科不合格只能退学,现在至少还有专科毕业证可以拿,无疑是一个补救的方法。而且并不是一次不合格就会转成专科,而是有缓冲的机会。这种做法北大清华等高校也采用过,推行之前华中大也经过各层次的调查,程序合规。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可以不重视学历,国外的比尔·盖茨、扎克伯格他们退学创业,也不在乎学历,以前的陈寅恪,在各个大学里听课,学到知识就走,根本不在乎考试,没大学文凭也成为清华大学“教授的教授”。今天的社会是多元的,并不是只有一条路。其他的路一样能成功。

此外,当前的大学管理越来越开放,学生也并非必须在4年内毕业,可以申请休学、可以当兵,回来接着学习。

有人觉得本科转专科,专科也应该能转本科。其实我们已经有不少专升本的渠道,专科生可以通过考试,继续接受本科教育,进而获得本科学历,只是比开始就上本科的学生多读一年。这个通道并没有堵住,而是一直就有。只是当前比例还不高,应该有更多的机会,当然,把关一定要严格。

唯一遗憾的是,华中科技大学的这一规定中,因本科学习不合格而转专科的学生,“在校学习期间不得再转回本科”,既然以成绩论,不合格的降级,也应该给学生重新升回来的机会,允许犯错,也允许改正,最终的目的,还是提高学习质量,而不是犯了错就没有改正的机会了,我想,这一点上,如果能更加开放,效果可能会更好。

●主持人说

降级就能严出吗?

“严进宽出”一直是许多大学备受诟病的问题,却难以彻底扭转。从“严进”的角度而言,大学的录取方式,不仅是为了选拔人才,更是为了高等教育资源能够以最公平的方式分配。所以,只要录取方式还承担着社会公平的责任,“严进”就很难改变,尤其在名校更是如此。

从“宽出”的角度而言,本科生“混一张毕业证”的风气之所以出现,绝非学生单方面的原因,更和高校的教学、科研机制有关,当一流的教授不愿意教本科生,三流的讲师又整天想着发论文、升职称的时候,怎能指望学生一心学习呢?而且,即便学生愿意认真学,也考了高分,这成绩的含金量亦值得怀疑。

孟子说,“得天下英才而教之”是人生至乐,要求学生认真学习,固然是教育者的本分,但同时,也应该让那些不务正业的老师,真正成为一个教育者,视教育为乐事,而不是变成论文制造机、科研钻营者。因为教育从来都是上施下效的事情,只有学校像个学校,老师像个老师,学生才会像个学生。

本版主持 周怀宗

责任编辑:耿娟(QL0009)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