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弟俩“北漂”19年激活皮影戏

2017-08-15 08:30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姐弟俩“北漂”19年激活皮影戏

“大家好,我是韩非子剧社的负责人韩迟,今天是我们正式演出的第二场,谢谢大家对我们的支持!”实验影偶剧《水漫金山》最后一场演出结束时,看着坐得满满当当的剧场,这部戏的制作人、偶师韩迟的声音有些哽咽了,进京19年来的种种滋味又涌上心头。

初始

“小诗人”不甘当皮影艺人

韩迟和弟弟韩星最初走上皮影表演这条路是因为父亲韩非子。韩非子在黑龙江一家报社工作,在一次采访中接触到黑龙江双城一些从事皮影表演的老艺人,看到老人们掌握精湛的技艺,但生存非常艰难,他就动了心思要组建一个皮影剧团。

为了帮老艺人们寻找演出机会,让他们生活得更好一些,韩非子在1991年组建韩非子剧社。这个民营剧团“藏龙卧虎”,有皮影表演艺术家“小梅兰芳”金传武、付荣魁,皮影表演艺术大师齐永衡。韩迟和弟弟韩星习惯了和老人们一起生活,也慢慢喜欢上了皮影,老人们也乐意将自己一身的本事传给姐弟俩,“那些七八十岁的老爷爷们,风雨无阻地训练、演出,还教我们皮影,特别让人感动。”凭借自己的能力,1992年剧社进京参加全国文艺会演,1998年又赴京参加央视的演出。

虽然学会了皮影,也两度随剧团进京演出,但那时候韩迟也仅仅把皮影当做自己的爱好,并没有想过从事这一行。毕竟她十几岁就开始发表诗歌,当时是黑龙江小有名气的“小诗人”,大学读的也是广告设计专业,“那时候我还挺洋气的,和皮影这么传统的东西好像没什么关系。”

人生的转折出现在1998年。那次来北京演出后,父亲发现如果剧团想要长久生存发展,必须在北京扎根,于是就决定让韩迟姐弟俩留在北京经营剧社。“那时候我们也没想过要专门从事这一行,感觉是在替爸爸完成心愿,等这段时间过去了,再回去继续读书。”韩迟说,即使已经退学开始“北漂”,她依然没有将自己和皮影“绑”在一起。

但现在再回忆,韩迟发现当初在为自己选择大学专业的时候,父亲可能已经计划好要她接过剧社,所以才让她选择了广告设计,为的是打下美术功底,以后可以做皮影设计。

谋生

按照地图一家家去谈演出

花费一年时间把剧社安顿好后,韩非子就让子女去打拼,自己回到黑龙江继续工作。父亲这个看来有些“任性”的决定,改变了韩迟和韩星的一生。“那时候我都不敢跟同学说自己在北京是做皮影表演,心里特别自卑。”从爱好到职业,韩迟心里还有很大的弯儿要拐过来。

京城居大不易。上世纪末,演出市场远没有今天活跃,一个民营皮影剧社想在北京生存的困难可想而知。姐弟俩租的房子在丰台,邻居是个出租汽车司机,就是靠着这个邻居家的北京地图和一本北京大黄页,韩非子剧社开始了“北漂”之路。“每天推着自行车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往哪里去,但那也必须往外走。”

没有任何经营经验,姐弟俩只能用最笨的办法按照地图一家一家幼儿园去谈演出,有些幼儿园连大门都不让进,门卫就谢绝了他们的推销。有的幼儿园负责人奇怪地看着他们,“我们平时看的都是中国木偶剧院、北京儿艺的演出,你们是什么剧社?”因为演出太少,跟姐弟俩一起留在北京的老艺人们不得不回老家,只留下姐弟俩维持剧社的运转。

那些看不到希望的艰难时光,让韩迟学会了最实际的人生道理,“你去一家会被拒绝,去十家会被拒绝,但去一百家总有一家会给你机会。”从经营剧社以后,韩迟就明白了世界上没有轻松的成功。

前后大概用了7年时间,韩非子剧社才慢慢在北京打开了一片天。韩迟说,让她和韩星坚持下去的理由很简单,“皮影是一门值得我们付出的艺术,正是因为值得,父亲才会宁愿散尽家财也要做剧社。”

融合

皮影做成大戏闯出新路子

韩非子剧社的《水漫金山》刷新了观众对皮影的认知,皮影、木偶、动画、装置艺术在同一个舞台上演,那已经不是一台传统意义上的皮影戏,而是一出真正的大戏。

“跨界”“融合”一直是韩非子剧社皮影戏与众不同之处。2000年开始,即使在剧社发展还不景气的时候,韩迟和韩星也去中国木偶剧院学习,还经常出国和国外的艺术家交流,开阔视野。但在国内找不到同龄人交流,他们常常会觉得孤独和郁闷。

2005年,法国人萨拉·奥本娜“如有神助”地出现在韩迟面前。“刚好她想学皮影,刚好她还是个戏剧导演,刚好还碰到了我,这些都太戏剧性了,简直是想什么来什么。”韩迟与她一见如故,两个人商量要做一出皮影大戏,“那时候我们说要做个大戏,在别人看来简直就是异想天开。”中间几经周折,2009年《灯官油流鬼》终于横空出世。

奥本娜带来了许多新鲜想法和创意,让西方的戏剧观念与中国传统发生碰撞,这部戏打破了皮影戏小舞台的形式,还实现了京剧与皮影的“跨界”融合。如果说传统皮影戏不过是茶余饭后的娱乐项目,《灯官油流鬼》则在思想上走得更远,他们没有按照惯例让包公当主角,而是以原剧中一个不与恶势力同流合污的小人物“油流鬼”作为贯穿故事的灵魂人物。

“这部戏让韩非子剧社有了自己的艺术主张,让我们知道了自己想要做什么戏,就好像心中有一束光引领着我。”从《灯官油流鬼》开始,韩迟的想法越来越多。2015年,剧社又与德国导演马蒂亚斯·贝克合作跨界偶戏《拖拉机》,在这部戏里他们不仅将偶师从幕后推向台前,还将一些先锋戏剧的表现手法和皮影表演相结合。

此次用60天时间做出《水漫金山》,让韩迟和韩星非常疲惫,可他们感到:“艺术真的就得这样干,不能待在踏实舒服的区域,不冒风险怎么知道有没有可能性?”

明年是剧社来到北京的第20个年头,可能会尝试去制作一部皮影动画。“我们想创造不想复制。”韩迟信心十足地说,他们不会重复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做过的那种皮影动画,而是要做一部让大家耳目一新的作品。

责任编辑:耿娟(QL0009)  作者:牛春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