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别墅群中藏内力觉醒大学

2017-09-25 08:31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昌平回龙观吉晟别墅住宅群深处,有一所名为“内力觉醒”的大学。“校舍”是一栋200平方米三层高的别墅,20多名新生入学,年龄从7岁到16岁不等。记者调查发现。该学堂号称“中国第一所少年儿童大学”,但并无教材且混龄教学,学生每周都有所谓觉醒课、每天要进行冥想,还存在对学生体罚的现象。

现场

“大学”藏身别墅住宅

教室宿舍食堂混搭

昌平区回龙观吉晟别墅小区3833号,这栋藏身于众多别墅群里的三层高200多平方米的别墅,从外观上看起来并无特别。别墅外被绿植环绕,并未挂着任何机构的牌子,如果不通过仔细看门牌号以及别墅内孩子们发出的吵闹声,很难找到这所“取之有道内力觉醒私塾”(又称内力觉醒大学)。

“里面孩子说话声音特别大,有时候他们走在路上大声说话,拍球的声音特别吵。他们刚开学的时候,家长送孩子来上学,一下子好几十辆车停在小区里面,把我们的车位都占上了,而且拉箱子的声音非常吵。”住在该别墅附近的居民告诉北青报记者,因为突然冒出的这一“私塾”校,破坏了原本幽静的小区环境,他们曾多次向物业举报投诉。

记者以家长的身份走进这所“内力觉醒大学”,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面目全非的别墅一层,五张铺着被褥的上下铺沿着一层的墙面依次排开,而在一层大厅的正中间摆放着一张长度超过两米的桌子,桌面上凌乱地摆放着水杯、课本等物品。桌子的一边还趴着两个十二三岁左右的孩子在下象棋。距离长桌不远处就是一个开放式的厨房,厨房中摆放着各种做饭用的厨具。别墅门厅的位置还摆放着一架钢琴,几把戒尺显眼地放在钢琴上,与戒尺相邻的位置放着一台闹钟。几个年龄不同的孩子似乎正在收拾行李。

看到有人进来,一位申姓女士在了解到记者想把孩子送过来的时候表示,她就是这里的老师,并向记者介绍,由于一年来邻居投诉加上学校要扩大规模,目前他们正在让孩子们收拾行李,准备周一正式搬入新的校区。申老师向记者透露,这栋别墅中共住着22个孩子,年龄从7岁左右到16岁都有。这22个孩子中大部分都是休学一年来这里上学,他们吃、住、学习都在这里。

在这栋别墅里,不仅一层住着学生,二层、三层也都有学生宿舍,甚至地下室也住着学生。地下室和一层是男生“宿舍”,二层、三层是女生“宿舍”,而学生们每天上课的教室就在“宿舍”里,就是一层的那张床前长桌边和位于二楼的一间卧室。别墅二楼一间卧室里,摆放着八套课桌椅,客厅中则摆放着一个上下铺的床位,这里也住着一名女生。

当记者问起每天怎么吃饭的时候,这里的孩子告诉记者:“每天都会有阿姨来专门给我们做饭。”别墅一楼有一间开放式厨房,厨房中摆放着各种做饭的用具,这间厨房与孩子们上课的长桌相隔不过2米。

在一楼通往二楼的楼梯拐角处,能清楚地看到内力觉醒大学精品私塾办学模式的牌子“军事化管理、一束花教育、自主式学习、艰苦化生活、淘汰式选择、历史化熏陶、百家式讲课、行走化风格、个性化发展、合并式内容”。文/本报记者  林艳  武文娟

调查

一年25万费用 学生休学前来就读

北青报记者从现场以及该大学的招生公号上了解到,该大学一年20万学费,5万生活费。人均要25万才能上的这所私塾大学,目前招收了30多名学生,老师共6人,包括校长曲刚。

30多名“大学生”中,最小的7岁半,最大的16岁,来自四川、湖北、重庆、广东、广西、山东、北京、河北等不同的地方,集中在昌平的两栋别墅里“上学”,老学员安排在吉晟别墅23排别墅里,师生们称为老“内大”;今年新入学的学员,安排在38排别墅里,称为新“内大”。

内力觉醒大学里的学生,大多数年龄都还处于义务教育阶段,但由于这所私塾“大学”是全日制教学,所有学生都得停止了原所在中小学的学业。女生小萱(化名)原就读于朝阳区康乐园小学,她说自己家里办理了休学,准备在内力觉醒大学读一年后,再回学校就读。

类似于小萱这样的情况很多,还有一些学生是办了初一、高一、高二的休学后,来到了内力觉醒大学,不少还保留着原学籍,准备在这所私塾“大学”里深造一年后再回去。

无教材混龄上“觉醒课” 每天下午要冥想

这所“大学”究竟在上什么课?

“周一到周五每天有六节课,每天早上从9点开始上课,上三节课,都是英语课。中午12点钟开始吃饭,下午2点开始上课,三节课基本都是做作业、做卷子。5点钟开始开班会,每位同学轮流主持班会,我们班一般都是刚开始先冥想。晚上我们就是晚自习,晚自习大部分时间也是写卷子,到了9点半就熄灯了。”一位上小班的同学告诉北青报记者,这是她一天的课程和作息。

据申老师介绍,这里的课程主要是以英语课程为主,不定期地上一些觉醒课程。上课的班型分为大班和小班,一般来说7岁到12岁学生会分在小班,12岁到16岁的孩子分在大班,但是也会根据进度调整班型。不过记者发现,这所“大学”里基本是不用教材的。在别墅一层钢琴旁的桌子上,零散地放着一些被批改过的卷子。这里的学生告诉北青报记者,这就是他们平时上课用的教材。在二楼正在自习的学生,手上拿着的“教材”同样是几张讲义纸和他们的笔记本。

钢琴架上,一张印着《孙子兵法》“谋攻篇”的A4纸,也是学生们的学习内容。“刚开始的时候,老师要求我们背下这篇文章,现在也没人管了”。

“冥想是做什么?为什么要冥想?”“我也不知道,就闭着眼呆五分钟。老师就是让我们放松。”对于每天要进行的冥想,学生这么描述道。而冥想也是内力觉醒课程体系里的一个部分。

“觉醒课都讲什么?怎么就能觉醒了?” 当问到觉醒课程都是哪些课时候,几位在旁的同学争先恐后地向记者介绍,“你看,我的年龄比他大,但是我穿的衣服比他幼稚,这就是上时尚觉醒课。”

申老师也向记者解释说,大学创始人曲刚有时候也会带着孩子们看一看电影,也是一种觉醒课,属于艺术觉醒。

军事化封闭管理 学生“大管小”

“怎么管你们的?”学生们指了指钢琴台上的三把戒尺,“不听话就打”,记者问了五个学生,都挨过戒尺,“上课走神了,所以被打”“说话声音太大,打”“有时黄校冷不丁地突然就上来了”。学生们说,有一位姓黄的校长最能管得住他们,“他打得最厉害”。

这样的管理方式,“内大”的老师并不否认。因为他们对外宣称的所谓“军事化管理”,其中还包括没收所有学生的手机、禁一切电子设备,只允许周末和家里人通20分钟电话,不鼓励家长经常来看孩子,即使家在北京也建议隔周回家。

脱离父母、由原正规的公立校休学……为何决心来这所私塾“大学”?学生们在和北青报记者交谈时,谈及的理由包括“英语不好,想快速提高”“在原学校成绩一落千丈,所以家长送来这里学一年”等等,但语意间也都透露了在原学校时面临的一些问题,包括“每天打架,呆不下去了”“不喜欢数学老师,是他害了我”等等。

“没有问题谁会来这儿啊”,有一位15岁的高一男生这么解释道,而他过去的问题是打游戏、学业成绩下降。记者采访了解到,这些学生里,多数家长的职业都是经商、做生意。

孩子面临的不同问题,以及对曲刚教育理念的认同,在这个简易的“大小班”分法下,又形成了“大管小”特别的同窗关系。

据一位学生介绍,他们之中有有名的“三霸”,一霸是“bi哥”,二霸是已经离开了的“张多芬”,三霸是另外一位男生。“‘bi哥’因为以前在校就打架比较厉害,所以成为了一霸,但他们不打女生。有一天他把我室友叫去训话,那会儿已经是睡觉的时间了,我记得‘bi哥’坐在那儿,让她站一墙角上”。

“每天要管他们,我也很累”,被学生叫做“bi哥”的男生,和记者在聊天过程中,因为有小朋友起了矛盾,老师让他去地下室帮忙调解,他如此感慨道。

调节不同年龄“大学生”之间的打架、矛盾,也是“内大”老师的一项重要任务。而据学生反映,内大一共只有六位老师,包括两名外教,每晚学校都会安排老师和学生同住在别墅里,以看管学生。

公司注册无“教育”资质

这样一所私塾大学是否合规?资质是否完整?义务教育适龄阶段孩子休学前来就读,是否符合规定?

在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里,输入“取之有道内力觉醒精品私塾”,并未找到相对应的信息,再输入“内力觉醒大学”等字样,也同样未找到任何对应信息。按照曲刚早前成立的快步英语所属的 “北京快步文化交流中心”时,显示该机构在朝阳工商分局的登记信息,成立日期:2014年11月26日,投资人:曲刚,但是经营范围为“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技术推广服务”,也并未显示任何教育和培训相关的属性。

另外,在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上,还能查到另外一家法定代表人同为曲刚的“北京快步向前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该企业状态已显示为“吊销”,登记机关则是海淀分局,成立日期为2003年1月20日,企业于2008年1月23日被吊销。在这之前,还有一条行政处罚。

学校创始人

“脑衰我不敢收脑力还可以我才敢收”

这所别墅里的内力觉醒大学到底是谁办的?记者了解到,这所“大学”的创始人曲刚自称毕业于北交大计算机系人工智能与软件工程专业,自己耗费了15年时间,开发了一套“内力觉醒”教育体系,精神意志觉醒、梦想觉醒、信仰觉醒、审美观觉醒、内在力量觉醒、健康长寿觉醒……曲刚对外的介绍还包括大脑思维拓展专家、全国著名语言专家、外语专家、心理专家、养生专家、讲演专家、曲刚英语学习创始人等等。

在调查过程中,北青报记者以家长的身份接触了这所私塾“大学”的创始人曲刚。当记者表示自己孩子“脾气坏、在原大学学不进去”、“大人在外做生意不太管孩子”的时候,曲刚立即表示,可以去学校由他来诊断一下,“大部分‘坏’孩子到了我这里(内力觉醒大学)自动变好。少部分脑力早衰或成长背景有大问题的我这儿就不收了,不是治不了,是怕干扰大局”。

曲刚告诉记者,要尽早把孩子送去“内大”,让他进行当面诊断,“我要看看孩子的脑力是否已经退缩。不要以为小孩脑力就是好的,像你这种管教不当、教育缺失,有可能过早地导致孩子脑衰落。要脑衰我就不敢收,如果脑力还可以,我才敢收”。当北青报记者再咨询相关课程和管理事情时,曲刚表示他们内大不是一两句话能介绍清楚,“直接办事吧,把孩子领来见面。咱们先诊断一下,就像到医院治病一样,医生先诊断一下”。

家长

听讲座后决定入学让孩子提升“格局”

一位王姓家长告诉北青报记者,她是在听了曲刚的讲座,让孩子参加了今年“内大”的夏令营之后,才让不到8岁的儿子休学一年进入“内大”学习。她向记者介绍,她将孩子送过去的重点是要训练孩子有一个大的“格局”。

当记者再次问道,在“内大”里不同年龄的孩子在一起上课,孩子是否能听懂时,这位家长更是斩钉截铁地说:“没问题,我跟你说其实这个英语就是进度快慢不一样而已。好就好在这里,如果你的孩子10岁能跟18岁孩子一样学得快,那你就跟18岁学。但是如果你13岁,你只能跟8岁孩子的程度一样,那你也只能学8岁的”。

记者告诉该家长有孩子反映说在这里犯了错会被用戒尺打的时候,这位家长跟记者说:“你放心吧,我儿子犯了错,没有戒尺我也会扇他一下。小孩子犯了错误,该惩罚就得惩罚,再说戒尺怕什么,难道你小时候不挨打吗?我们小时候谁不挨打,打对了打错了又能怎么样?”

律师

内力觉醒私塾“大学”已构成违法行为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范辰律师认为,“内力觉醒大学”、“私塾”、“读经班”等社会培训机构,已构成违反义务教育法的规定,破坏了义务教育制度。

依据中国《义务教育法》的相关规定,我国实行九年义务教育制度,适龄儿童、少年享有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也应履行接受义务教育的义务。义务教育是国家统一实施的所有适龄儿童、少年必须接受的教育,具有强制性,适龄儿童、少年的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应当依法保证其按时入学接受并完成义务教育。

范辰律师认为,从“内力觉醒大学”、“私塾“、“读经班”等社会培训机构的课程设置和讲授内容来看,显然不属于义务教育。学生家长让孩子到这儿学习,违反了义务教育法的规定,没有尽到让孩子接受义务教育的法律义务。

之外,《民办教育促进法》也规定了举办民办教育的条件,如举办民办学校的社会组织应当具有法人资格,举办实施学历教育、学前教育、自学考试助学及其他文化教育的民办学校,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按照国家规定的权限审批。审批机关对批准正式设立的民办学校发给办学许可证。

范辰表示,“内力觉醒大学”所属公司的经营范围中不包括培训、教育,更不可能有办学许可证。因此,“内力觉醒大学”也违反了《民办教育促进法》的规定。

责任编辑:杜铮(QL0006)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