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区域教育探索之路:让方庄教育集群“共美”起来

2017-10-26 13:00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学生制作和操控的机器人引领新生走向红毯,随后新生与校长一一击掌,伴随着自制飞行器一个接着一个升空。2017年9月,北京市第十八中学的开学典礼航天味儿十足,传递着十八中学子的朝气与活力,传递着十八中学子崇尚科学、探索未知、敢于创新的热情,传递着十八中“聚学问辩,居宽行仁”的办学理念。

webwxgetmsgimg (19)

2017年新生与校长管杰一一击掌 北京市第十八中学供图

曾经在每年的升学季,方庄地区都要流失一批优质生源,他们会选择去海淀、西城、东城等教育资源丰富的地区读书。方庄的学生和家长对本区域的学校没有信心。而现在越来越多方庄地区的孩子选择在家门口上学,选择了自己的一片天地。这里也是管杰及其伙伴们的一片实践创新天地。

很多校长是因为身在名校而知名,而管杰因为把北京一个相对落后的区域教育办得有声有色而知名。如今说起北京区域教育的先进示范,不能不想到方庄教育集群,也不能不提起方庄教育集群理事会执行会长、集群牵头校——北京市第十八中学校长管杰。

webwxgetmsgimg (44)

北京市第十八中学校长管杰  北京市第十八中学供图

他,曾是北京市十一学校副校长,在那里工作了19年,也曾担任了3年北京市第十二中学党支部书记。虽然告别教育强区海淀来到丰台,但他觉得丰台更能代表我国基础教育现状,更能够锻炼自己,“如果不到十八中,就不会邂逅方庄教育集群。”

借着北京市绘制教育新地图,进行优质教育资源均衡化改革的良机,方庄地区教育人重新审视自己。方庄,曾是亚洲最大的社区,随着社区日渐成熟,聚集了丰富的社会资源,具有广泛的国际影响力,是近百个外国领导人参观考察的现代化住宅示范区。根据方庄人的动议,丰台区教委因势利导提出了集群化办学的思路。天时地利人和,方庄教育集群应运而生,北京十八中因为在方庄地区的地位,成为方庄教育集群的牵头校。管杰也成为方庄教育集群的领头雁。

他坦言,自己经历了北京市十一学校20世纪90年代开始改革的全过程,之前两所学校的教学经历为他谋划北京十八中发展打下了基础。管杰的头脑里有了变革的意识,迎着北京市教育综改的春风,勇敢地承担了多个改革的项目。

方庄教育集群的实践,到目前经历了三个阶段:由最初的“抱团取暖”物质资源、课程资源和师资的共享,到共建共享集群课程,再到今天追求贯通培养,为学生提供个性化、多样化发展的服务机制。在将近七年的时间里,方庄教育集群从无到有,从偶然到自觉,逐渐在实践的基础上进行了理论的探讨,理论又进一步推进了实践。

“方庄教育集群,不是一个如同行政单位的他组织,而是一个实践社会治理的自组织。”时隔两年,记者再次听到管杰这样说。如果两年前他是为了表达把集群的学校团结起来共同发展,更好地服务于学生;把资源整合起来提高利用率,发挥最大教育效益。那么这次,他是在告诉记者,方庄教育集群如何才能充分彰显每一所学校的个性,实现每一所学校的自我发展,发挥每个成员的首创精神,大胆地创新实践,打造具有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教育集群。

“过去按照水桶理论思维,教育里存在很多相互比较出来的优势和弱势,每所学校都在按照个体全面发展要求拼命补齐短板。如今按照比较优势理论思维,教育集群突破原来学校之间不合理的竞争,变成相互之间的协作,打造教育集群的特色教育生态丛林系统,促进区域教育遵循人的成长规律,依照学校的办学规律来协同发展。”管杰期待的这一变化,恰是因为他不希望在集群内突出一家独大,甚至是自己所在的十八中,他所信奉的是森林效益,以良好的集群氛围共育身心健康的人。

不追求一家独大,管杰追求的理想状态是“各美其美,美美与共”。“美”不是用来争艳,而是因为共享互增色彩,因为协同实现共育。各美其美是指特色衔接,每所学校要坚持自己的特色;美美与共是指方庄在打造一个集群“美”的平台,建设一个互惠互利、普惠普利的平台。

正是由于认同这样的理想状态,才找到了共同努力的方向,各个成员校才由最初“不清楚集群是怎么回事”,到有了方庄教育集群的归属感,这个共有、共治、共享、共荣的教育自治组织才有了内在的动力和凝聚力。

管杰带领他的团队挖掘每所成员校的特色和优势,让每所学校都有自己的声音。“学校不应该有好坏之分。”他表示,差异是宝贵的资源,教师的差异、学生的差异和学校的差异、家庭的差异、社区的差异都是资源。教育不应该把学校、家庭和社区和教师、学生、家长等同质化,同质化容易造成社会选择单一性,实质是工业化思维,实际上剥夺了教育服务对象的选择权。因此,方庄教育集群通过多种措施推进差异化建设战略,比如,东铁匠营第二小学的教师微党课做得好,我们就把微党课作为集群的种子项目;芳星园中学的美德工程做得好,就把美德工程作为集群特色课程;东铁匠营第一中学美术教育做得好,就把他们的美术教育作为集群美术教育特色的牵头羊。种子项目可以获得集群一定经费的支持。左安门中学的围棋教育、十八中的足球教育、方庄二幼的数字化课程、东铁营一中的美术教育等都获得了支持。就这样好似蒲公英,一个个种子项目在方庄教育集群发酵、复制,最终受益的是每一所学校和整个集群的师生。

有“好教师”,才会有教育的优质。如果优秀教师能在集群内流动起来,就可以减少学校之间所谓的差距。方庄教育集群承担教育部委托的《区域教师的专业发展与人力资源的共建共享》课题的行动研究,正在探讨建立集群内的首席教师制,引领集群教师共同成长。成为集群首席教师的一个必要条件是要在集群内的不同学校内完成一定的教课任务一定的教学任务,这样就促进了教师在集群内的流动。

有了好的学校环境,好的教师,还要有好的育人方式。管杰倡导以学习者为中心建设新型的教学以及教育关系,为他们提供锻炼的舞台。他讲了一个故事,十八中有很多航天科技人员的子弟,对航天技术痴迷。有一天,学生来敲他的办公室门,告诉他一只垃圾桶在学校操场边飞上天了。原来是学生在做实验。“如果从安全的角度去处理他,没有用,他的能量得不到发泄。学校是什么?就是给学生创设空间。在方庄,如果学校的空间不够,整个区域给他们创设空间,不断拓展青少年成长空间。”

种子项目、教师流动、学生跑校等措施,都是集群目前为学生个性化发展所提供的服务机制。在方庄教育集群,从幼儿园到高中,初步实现了学生的贯通培养。直接服务于学生发展需求,建设了丰富多彩的集群课程体系。这是方庄教育集群有别国外教育集群的独有特点,也是方庄教育集群有别于其它产业集群的显著特点。外国教育集群主要为了突破小规模学校对教师专业发展的限制而开展了集体教研活动。其它产业集群没有形成集群共有产品。

“办好一所学校,开辟一条通道,引领一个区域,创出一片天地。”这是管杰对自己的要求,相信在他的引领下,进入新时代谱写新篇章,方庄教育集群能够成为令学生满意的区域教育,真正创出一片未来的教育天地。(记者 闫莉青)

责任编辑:耿娟(QL0009)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