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演节目难坏了家长

2017-12-25 16:18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幼儿园演节目难坏了家长

临近年底,幼儿园一年一度的节日联欢会又要开始了。唱歌跳舞、做游戏,对于孩子们来说,联欢会是盼望了许久的一大乐事,而对于家长们来说,联欢会却格外让人头疼。

因为要参与表演节目,有的家长提前半个多月就开始排练;因为要准备演出服,有的家长到处搜罗服装道具甚至惊动了奶奶姥姥重新做起了针线活儿。不参加联欢会吧,孩子有意见,买件逼真的演出服吧,花费不少又容易引发家庭矛盾……有的家长直叫苦:联欢会别成了家长们的负担。

记者手记

联欢会谁来当主角

每到新年,很多幼儿园或者学校都要举行联欢会。一到这个时候,家长要么忙着替孩子准备文艺节目,要么忙着帮孩子设计服装、制作手工艺品、准备给小伙伴的节日礼物……有时候花几百块钱买的演出服,很难有机会再穿第二次。让家长们头疼的,不仅仅是金钱上的开销,更多的是占用了很多额外的时间和精力。

家长们理解,学校或者幼儿园举办活动一方面是为了展示学校教育成果,另一方面促进学生全面发展,但是在这些活动中,成年人成为了主角,本应该当主角的孩子却成为了配角。节目的安排、内容的策划等等忽略了孩子的意志,成年人的想法完全绑架了孩子自由的空间,这样的做法有些本末倒置了。家长们呼吁,幼儿园搞联欢活动,要真正从孩子们的天性出发,多让他们做点儿什么,多提供一些孩子们既能够轻松参与又能够寓教于乐的活动,让孩子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展示一个自由的“我”。

亮一手

爸爸苦练魔术

乐乐爸现在算是幼儿园名人了,去年底开联欢会,乐乐爸穿着纱裙登台亮相,反串跳起了芭蕾舞,搞笑的动作和幽默的表演,一下子引起了轰动。于是,今年联欢会前,老师又给乐乐爸“下达了任务”:一定要再亮一手。

乐乐爸发起愁来,演什么好呢?和单位同事探讨了半天,乐乐爸想出了新招,就表演近景魔术吧。先是在网上找教程,大致锁定了表演方向。然后就开始采购道具,在魔术商店里买了十多样道具,回家勤学苦练起来。

“这是一个可以套在手指头上的指套,很像手指吧,在指套里塞进特制的手绢,表演的时候,偷偷把手绢从指套中拽出,就能演出空手变手绢的魔术了。”乐乐爸说,这几个简单的魔术自己练了足足半个多月,这种近景魔术就是熟能生巧的过程,动作表情越自然越不容易被人看出破绽,只能每天对着镜子反复练习,有时连一个眼神都是自己精心设计的。

“每次一到午饭时间,等着上菜的间隙,我就拉着同事看我表演,最后连同事都看烦了。”乐乐爸有些无奈地说,现在单位领导都找我来谈话了,说我最近有些不务正业,业绩下滑,“听办公室的人说,你天天在单位表演变魔术,这是怎么回事”。乐乐爸只好将参加幼儿园联欢会的事向领导汇报了一番,还硬着头皮请起了假,“下个礼拜联欢会有彩排,至少需要请假半天,过几天到了正式表演的日子还得请假”。

看着领导脸色越来越差,乐乐爸说起话来也越来越没底气。

做道具

姥姥重拾针线活儿

新年将至,果果的幼儿园要办联欢会了,今年,老师专门为中班小朋友设计了一台小话剧,几乎全班小朋友都要出演,有的演蝴蝶,有的演绿叶,还有的演花朵,果果领到了一个小黄花的角色。老师负责排练,但是道具需要家长自己准备,这可难坏了果果妈陈女士。“我也不会针线活儿,除了上网买,也不知道还有啥办法。”

陈女士在淘宝上搜了很久,总算找到一款绿色连体表演服,搭配了一个有黄色花瓣的小帽子,但是几百元的价格让她有些心疼,毕竟只用这一次,平时根本没机会穿。“费那钱呢,我来做。”看陈女士犹豫,姥姥站了出来,胸有成竹地揽下了这个手艺活。“对啊,我小时候的衣服,好多都是您做的。”陈女士想起来,姥姥年轻的时候就会做衣服了,“我记得小时候的红毛衣,还有黄背带裤,都是您的手艺。”“你们小时候哪儿像现在,要什么都能买到,还不是全靠我们自己这双手啊。”

正巧家里有一块绿色的布料,姥姥拿起尺子,对着果果一边比划一边记录,认真的模样还真像个裁缝。量完尺寸,姥姥从阳台的角落里,翻出了“老古董”——脚踏缝纫机。“瞧瞧,这么多年舍不得扔,这回派上用场了吧。”只见姥姥熟练地把线纫上了针头,把布平铺在针头之下,把线捋顺,双脚踩动踏板,缝纫机的轴承渐渐转动,针头在布面上有节奏地“跳起舞来”。只用了一天时间,姥姥就将演出需要的上衣和裤子做好了,因为不会设计连体服,姥姥不得不把上衣和裤子连起来,在后背缝上了几个扣子。

“连体服”做完了,还差黄色的花形头饰,姥姥灵机一动,把姥爷珍藏的几箱酒掏出来,把里面黄色的衬布扯了出来,又找来一些棉花和不用的发卡,用手缝出了一个满头黄色花瓣的发箍。看着果果穿上一分钱没花就做好的演出服,全家都朝姥姥竖起了大拇指。

扮动物

演出服2000多元

东东在一所私立幼儿园就读,今年班里的联欢会,东东爸要在儿童剧中出演大灰狼。幼儿园老师在布置任务时,特意提出了一项额外要求,所有演员的服装都必须自己准备。东东爸这几天一直在琢磨:上哪儿弄一身大灰狼的戏服呢?

当天晚上,东东爸便在网店上搜索起来。“这件不错,连身的大灰狼服,浑身的绒毛都是仿真的,脸部的细节特别生动,高矮尺寸还能定制,不管胖瘦都能穿。”翻了一晚上,东东爸终于找到了心仪的大灰狼演出服,但一看价钱却吓了一跳:标价8000元。“这么贵,家里肯定不给批经费,看来还得继续找。”

精挑细选了足足4个多小时,东东爸最终锁定了一款穿着红色背带裤的大灰狼演出服,价钱也不便宜,要价2200元,但比之前选的便宜多了。他兴冲冲地去向东东妈批准经费。“你说多少钱?!”东东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以为你是明星吗?幼儿园演个节目买件2200块钱的衣服?”待东东妈看到网上的实物照片,更是火冒三丈,指着照片难以置信地问:“就这么一身毛绒皮要2200块钱?你要是同意以后每天穿着上班,咱家就买!”

俩人一言不合,竟为选演出服的事吵了起来。东东爸一气之下甩手说:“那我不管了,你给我选吧,我倒要看看你能选出什么样的演出服来。”东东妈趴在电脑前刷了一会儿网页,拍板决定:“就这套吧,一个带大灰狼头饰的发卡,两只爪子手套,一个灰色的蝴蝶结,还带一根狼尾巴,一共才19块钱。5件套啊,还包邮,这个多好。”东东爸凑近电脑仔细一看,立刻蹿了起来:“不行不行,这是什么玩意儿!这是糊弄小孩的,根本不符合我的专业气质。”

东东妈不甘示弱地反驳:“你们就是给小孩演出,小孩子能看出什么好坏来。就用一次的东西,买那么贵干嘛,意思意思就得了。”俩人争吵的声音越来越大,东东被从睡梦中惊醒,看到吵得脸红脖子粗的爸爸妈妈,吓得“哇”一声哭起来。

责任编辑:杜铮(QL0006)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