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千禧宝宝 18岁精彩启程

2018-01-02 09:10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我们千禧宝宝 18岁精彩启程

2018!仿佛只是一眨眼,新世纪就来到了第十八个年头!如果以人生百年来比拟,二十一世纪也跨入了她的成人礼!

经历过二十世纪下半叶的人,都记得那时对二十一世纪的种种憧憬。有一篇著名的科幻小说《小灵通漫游未来》,非常贴切地反映了人们对中国实现“四化”以后的美好生活的向往。所以,当2000年的新年钟声敲响的时候,媒体的镜头纷纷对准了呱呱坠地的婴儿,这些在新世纪出生的第一批新生儿,身上缀满了来自上个世纪人们的期望。

如今,18年过去,新世纪的一代成长得怎么样,他们是否像我们曾经期待的那样生活?他们的未来是否像我们期待的那样灿烂?同样,21世纪也走过了18年,从这短暂而又漫长的18年,我们看到了新世纪的发展吗?我们可以更加期待新世纪的未来吗?

《北京晨报》在新年到来之际推出“新世纪成人礼”特别报道,采访了一组与新世纪同步成长的年轻人,和与新世纪同步的企业,从他们身上解密新世纪的成长基因,放眼波澜壮阔的新时代。

陈乐谣 文艺女青年的社会关怀梦

陈乐谣是2000年8月份出生的千禧宝宝,当年出生时,无疑承载着父母殷切的祝愿与希望,而这些年过去妈妈却变卦了,“我现在只希望她能生活得更轻松点!”确实,记者在跟小姑娘沟通时各种知识点层出不穷,妈妈欣慰的同时,也希望自己教育出的好孩子别太沉重了,长大后能“更多地关注于生活本身”。

“狂奔岁月”养成自律习惯

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的陈乐谣,有个无比快乐的童年。这段被陈乐谣形容为“狂奔岁月”的日子,也是妈妈严格要求女儿的开始,从小养成的自律习惯,让她受用至今。现在,作为101中学理科实验班的优等生,陈乐谣觉得自己之所以能平衡生活与学习,也是缘于小时候家人的严格要求。

陈乐谣所在的理科班学霸林立,小姑娘觉得自己并不算最出色的那个,“但我会一直努力,中庸里有句话‘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别人一次能做好的,我做一百次,别人做十次的,我就做一千次,只要坚持,一定行的。”这句话,也是她最常勉励自己的话。

文艺女青年却是理科学霸

对文化历史感兴趣的陈乐谣,平日里还喜欢阅读,最喜欢的诗人是杜甫,因为“他有颗笃行的心,终生弦歌不辍。”看起来文艺气息十足的小姑娘,居然是理科学霸。高一的时候,她参加市教委组织的“翱翔计划”比赛,凭借自己设计的“风力发电”课题,在全市脱颖而出。之后,她还得到了在清华大学的实验室实践生物项目的机会,每周日会去清华大学,在指导下做了将近两年的实验,“合成的化合物有较好的生物相容性和低毒性,可以在生物制药、靶向治疗方面起到作用……她对这段经历念念不忘,记者却实在有点跟不上这节奏,从未想到采访一个不到18岁的小姑娘,还要做高分子化合物的采访准备。

“我想为社会作贡献”

“文武双全”的陈乐谣,未来却既不想当作家,也不想做科学家,明年高考时,她希望报考的是经济或建筑相关的专业。这个决定背后,也藏着妈妈的小心思:“我有意引导她去接触一些经济信息,吃饭的时候会跟她一起听经济学教授的公开课,讨论课上问题,时间久了,她自己也感兴趣了。”而因为从小一直被妈妈培养绘画技能,建筑现在也成了陈乐谣高考时的方向之一。 

稳重斯文的陈乐谣在老师眼里是一个懂事儿的好孩子,“她具备社会关怀意识,待人接物都很得体。对世界也充满好奇,有很强的探索精神。”对于陈乐谣自己来说,她的愿望则是更多地为社会作出贡献,“我生活在和平的年代,应该有感恩和责任心。”小姑娘说“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一切都在往好的地方发展,我希望能够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而妈妈却有点小苦恼,“孩子太自律了,我现在反而希望她能更多地关注于生活本身,心态更轻松些。”

吕华锦 不想当导演的学生会主席不是好键盘手 

2000年中国内地新生儿人口达3600多万,远高于1999年的1909万和2001年的1702万,吕华锦就是其中的一位。今年,这位在妈妈眼中还有点小迷糊的千禧宝宝,将迎来自己的“成人礼”,谈到未来的愿望,身为学生会主席与乐队键盘手的她,梦想却是做个导演。

开诚信小店做有趣实践

2000年6月出生的吕华锦是位忙碌的高三学生,就读于北京市京源学校,在她的班级里,很多同学都出生在千禧年前后。

未满十八岁的吕华锦在妈妈眼里,还是一个青春期迷迷糊糊的小女孩;但学校老师和同学眼中的她,那可是相当厉害的好榜样。从高一开始,吕华锦已连续三年担任高中部的学生会主席,牵头组织了很多学生工作。她自己还组过乐队,担任主唱和键盘手。

“我跟学生会干部一起组织过大家春游,做过红五月诗歌会,还做了诚信小店!”她为之骄傲的诚信小店,是高二一次公开课上获得的灵感,当时老师无意中提起国外的诚信小店,即无人看管收银、大家自觉取物付款的店铺,吕华锦立刻觉得,这样一个弘扬诚信的有趣实践,不正是大家所向往的吗?说干就干,她组织了其余14位对此感兴趣的同学,每人“投资”20元,利用学校楼道的空地开起了小店。

然而,纵使吕华锦为了“诚信小店”提前做过很多准备,但在实践操作中,仍然遇到了不少问题。“出现过账对不上、算不清楚的情况,最多时一个星期我们亏了一百多元。”这次亏损让她有所警醒,她决定“停业整顿”。当时大伙儿都很泄气,吕华锦却不愿放弃。整改后,店铺真的就扭亏为盈了,“挣的钱不是很多,但我们希望把它们全部捐赠出去,目前还在跟老师商量捐赠对象。” 

开诚信小店给吕华锦本人带来了不少收获。“我第一次觉得原来想法和实践是两回事,每个想法在实际操作上其实都很难。”

“我有一个导演梦”

拍电影,是吕华锦现在最大的乐趣与愿望,“我的梦想就是当导演,拍摄那些能反映社会现实问题的电影,为社会服务!”吕华锦参加了学校的微电影社团,她所执导的微电影《U.P.》和《厉害了,我的梦!》入围了中国传媒大学举办的“半夏的纪念”北京国际大学生影像展,而《厉害了,我的梦!》还在全国青少年学生微电影展活动中获得了一等奖。说来也巧,这两部片子的内容,都是少年人的追梦故事,这也和吕华锦自己的生活片段有些相似。

作为高中生,拍微电影和学习常起冲突。吕华锦为了保证学习,放弃大量休息时间进行微电影创作,成绩反而一点点进步,她用自己的努力说服了家人,成为全家人的骄傲。面对即将成年的女儿,吕妈妈也充满期待:“快18岁了,希望她的发展越来越好,待人接物更加成熟,父母永远是她坚强的后盾!”

王雪 我有“大梦想” 愿为之努力

作为公益型学校,北京宏志中学里的不少孩子,成长之路更坎坷些,而这所学校就是在千禧年诞生的。同为千禧一代,他们有着很多同龄人没有的苍凉境遇,也有着和同龄人一样的坚持、乐观与梦想。

王雪是上了高中之后才开始接触舞蹈的,如今已经是学校的舞蹈队队长、街舞社社长,舞蹈动作洒脱帅气。11月份出生的她,赶上了千禧年的尾巴,从小被爷爷奶奶带大,她对长大后的期待是,好好去看看外面的“大世界”。

和爷爷奶奶生活的日子很美好

2000年出生的王雪看上去朝气逼人,话语间的自信、沟通的流畅都能看出她开朗、青春的一面,很少有人能看出来她在成长过程中的遗憾与缺失。

王雪在北京房山区长大,自小被爷爷奶奶拉扯大,初中时王雪参加了学校的体育训练,每天早晨6点就要到校,“那时我每天五点半就起床,天那么冷,爷爷却比我起得更早,忙活着给我做饭,看我吃完了才会再回去睡一会儿。”王雪觉得那段日子很美好,“虽然身边没有父母,但老人家给了我特别多的关爱。”如今爷爷奶奶回了四川,一到周末,她最开心的事情就是与爷爷奶奶通个电话,分享下学校生活和趣事。

上高中才开始练舞蹈下足功夫

舞蹈队队长、街舞社社长,法制社社长,如今在北京宏志中学读高二的王雪有了多重身份,她表示这源于老师们对她的信任,也归于自己的性格。 

王雪上高中后,才在老师和同学的鼓励下尝试舞蹈,“尝试后就发现了自己也有点优势,我的协调性很好,一开始在后面慢慢学,很快就在前面领着大家跳。”

由于自小没有系统学习过舞蹈,王雪在起初练习基本功时下了很多功夫,“那段时间我每天吃完饭会去学校操场压腿,每天练每天都痛,练着练着就不痛了,痛着痛着就可以了。”

“成功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

自从王雪来到宏志中学后,家人都觉得她懂事了很多,她自己也觉着,初中时依赖爷爷奶奶,如今换了集体环境,自己变得更独立了。

作为舞蹈队队长,王雪会露出她小大人的一面,训练时特别严格,无论对自己还是对伙伴。高一下学期时,她们的舞蹈队参加了东城区啦啦队比赛,大家上台后由于紧张出现了一些小失误,最终比赛拿了第二名。赛后,王雪一直安慰队友,强调这次可能是个意外,成功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

虽然有了舞蹈特长,学习也不错,王雪的梦想却不是走文艺道路。她不喜欢朝九晚五的工作,希望学好英语、俄语,以后去考个导游证或者成为一名翻译。她觉着成年后一定要去好好看看外面的世界,用她的话说是个“大梦想”,“会一直朝着这个梦想努力”。

李建波 我喜欢在讲台上的感觉

宏志中学的李建波也是千禧年出生的孩子。学校里,他是一名学习认真的好学生;在家里,他是一个可以为母亲分忧的好孩子。老师和同学都喜欢这个内向但喜欢舞台和讲台的男孩子。李建波一周能回一次家,虽然往返需坐6个小时公车,但他一直心系那个有些困苦也充满温情的家。采访中,未满18岁的他,却一直把“责任”挂在嘴边。

和妈妈相处就像朋友一样

2000年9月20日,李建波出生在北京延庆,在他小学6年级时,生活重担全落在了母亲一人身上。由于家中还有年迈的爷爷奶奶,李建波读初一时,便下定决心要去北京宏志中学读书,因为在那里,他既可以得到好的教育,也可以减轻家庭负担。

李建波和母亲关系特别亲密,“我母亲给我最深的印象是孝顺、善良、体贴,我跟她相处就像是朋友一般,她对我的教育是通过言传身教的方式。” 

平日生活中,李建波会帮助母亲一起照顾家人,2015年的冬天,李建波的奶奶在雪地里摔倒后致腿部骨折,需要卧床休养,正值寒假的他也细心照料起奶奶来。

以责任回馈帮助过自己的人

鼻梁上架着眼镜的李建波,话语间有着异于同龄人的沉稳,说起未来的人生,他选择用“责任”二字来回馈帮助过他的人。

“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责任吧,因为我从小到大受到太多人帮助了。”受到的帮助,李建波都记在心里,母亲的同事会给他买新书包,家里的亲戚会格外地关照他,老师和同学都会体谅他,“包括我来宏志中学,什么钱都不用花,还给我提供羽绒服。”他说印象最深刻的,是高一选举奖学金人选时,班上一共31位同学,有20多位将票投给了他。“我当时特别意外,也特别感动。”事后,李建波还捐出了一部分的奖学金作为班费。 

“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老师” 

正读高二的李建波已经对未来有了明确的规划,“我以后想当一名老师,因为我喜欢在讲台上的感觉。” 

“老师知道我喜欢讲台后,他便开始注重我的兴趣培养”。如今的李建波,已经成为了学校广播站站长、副班长、心理社团社长。并在北京市时事述评视频录制投票中被评为“时事达人”,还荣获了东城区第八届中小学生主持人大赛第二名。 

作为广播站站长,李建波需要负责管理站内的17名学生,“所有人排班、出勤,开会、设备调试等都由我负责。”而心理社团也有心理活动周,活动周的前期宣传、裁判的选拔等工作也由他负责。 

采访结束前,李建波说起家庭和学校的关系,他如此表述:“家是心灵的港湾,学校提供平台供大家成长,成年后,希望我终能有所回馈”。

专家访谈

宗春山:

请用更积极的心态

去体验社会

“零零后”与“八零后”、“九零后”有什么不同?“千禧一代”是否有自己的独特个性?带着这些问题,近日,北京晨报记者采访了北京市青少年法律与心理咨询服务中心主任、中国青少年自护教育发起人宗春山。

宗春山表示,同其他年代成长的青少年相比,这一代孩子的智力和身体素质都要高于上一代,因为他们受到的教育、生物的营养、后天接受到的刺激都强于前几代人,“比如从智力发育来看,智力发育的一个重要前提是外界的刺激,我们大脑里的脑细胞和神经元,在青春期会做一个剪辑,留下了就留下了,不用的就消失了。”宗春山表示,这个时代的小孩可以接触到多媒体,并且外界的环境刺激非常多,本身发展就会很强大。 

宗春山说,如今的青少年会思考很多精神层面的问题,作为家长和老师,首先你要理解他,认同他的思考行为本身是合理的,之后和他一起去探讨这个问题,看他思考的是哲学层面还是现实层面。比如一个孩子问为什么要去学习,你需要询问他有没有自己的想法和追求,询问他为了这个追求需要具备哪些条件、具备怎样的资源和能力,“你要把成长的责任还给他们,因为我们传统的教育是你为了谁去学习,没有把生命的责任还给他个体。”由于人生是个过程,对于“为什么活着、为什么学习”并没有一个标准答案,这需要青少年用自己的生命去体验、去发现、去寻找。 

如果青少年的学习压力大,作为家长或者老师,需要去听他们的想法,这样他们会觉得有人理解他们,“剩下的就是他们自己去探索、去思考和去追求,这些孩子需要理解和陪伴,而不是有人告诉他们黑夜不可怕,你自己走没事。” 

新年伊始,宗春山也给青少年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他希望青少年要带着一种更积极的心态去体验和了解社会,找到自己的人生和追求。

责任编辑:杜铮(QL0006)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