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科医生的小夜班

2018-01-18 08:43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儿科医生的小夜班

下午16时许,位于北京儿童医院二层的内科门诊大厅里仍熙熙攘攘,候诊区坐满了焦急等待的家长和患儿。诊室外,小宝宝的哭闹声此起彼伏,大人们则不断在诊室门口来回踱步、张望。

眼下,正值本市流感高峰季,由于“中招”的大部分是孩子,这段时间也就成了儿童医院最忙的日子。去年12月就诊高峰时期,医院日门急诊量一度破万,医生们几乎天天连轴转,不少人的排班表都是“白连夜”、“夜连白”,要么是出完一白天门诊,晚上再接着上小夜门诊;要么是一个小夜班过后,紧接着又是一天的白班门诊。虽然最近有所缓解,但就诊压力依然很大。这不,儿内科主治医师贾晨光,上一周,就上了八个班。

昨天,又赶上贾晨光的小夜班。16时30分,他准时坐在了诊室里。紧跟着他进门的,是一位抱孩子的家长。

2岁的小男孩小宣已经高烧3天了,孩子妈拿着刚出来的病原检测单子,一脸愁容。“医生,流感B型IgM阳性是什么意思?孩子现在老恶心,吃不下东西……”“B型阳性说明孩子感染了乙流,要把抗流感的药奥司他韦先吃上。这种药一般48小时内吃效果最好,但结合孩子的病情,现在要尽快吃上。”贾晨光边开药,边耐心地叮嘱家长,“最近这拨儿生病的孩子里,不少是流感,正常一般得烧3天到5天。您回家一定多给孩子喝水,密切关注体温。如果过两天还不退烧,赶紧再过来。”

患者一个接一个,贾晨光还不时要处理点小突发。“大夫,孩子输着液刚吐了!怎么办?”一位家长突然闯进诊室。在判断孩子生命体征平稳后,贾晨光告知家长回输液室继续观察。

在门诊,病情相对平稳的患儿中,总能潜伏着几个危重症的。这全要靠医生的火眼金睛来发现。前两天,贾大夫就赶上了一回。那天,家长抱来一个1个多月的流感患儿,说是不吃奶,总睡觉。贾医生打开包裹严实的小包被一看,孩子已经出现呼吸衰竭的症状,家长还全然不知。他当即给急诊打电话,孩子随即被转至重症监护室。“这个孩子如果当时没及时发现,很可能有生命危险。”贾晨光忧心地说。

说起来,贾医生也是个80后新手爸爸。他的儿子刚刚11个月,正是牙牙学语的可人阶段,他却很少有时间陪伴孩子。因为工作,他把太多时间留给了别的孩子。

这位儿科医生,想亲近自家孩子,必须先把自己洗干净。这可是家里的一条“铁律”。

然而,身处细菌、病毒的重灾区,防护得再好也难免中招。两周前,贾晨光也被传染了流感,现在办公桌上还有半盒没吃完的奥司他韦。用他的话说,“这种人流密度和工作强度,招上也是正常的。”在他们儿内科,医生们基本上都病过一轮了。“天天接触病毒,我们相当于天天在打疫苗了!”贾晨光笑着自我开解。

这时,一位家长抱着孩子进来了。“孩子有点流鼻涕,精神特别好,吃得也不少……”贾晨光显得有些哭笑不得,“孩子的情况完全可以在家观察。医院里生病的孩子太多,很可能发生交叉感染。”

“现在家长带孩子盲目就诊、重复就诊的情况特别多。”贾医生无奈地说,每看完一个患儿,他都会叮嘱他们发烧一般会3天到5天,如果退烧药吃了两天依然不见效再来复诊,如果不多说这么一句,很多家长真的会天天带着孩子往医院跑。“现在门诊大约有一半以上患儿其实症状都比较轻,是没有必要来医院的。到医院反而容易感染病毒细菌,使病情加重了。”

贾晨光平时喜欢锻炼,天儿好时经常在家附近跑跑步,然而锻炼时间、频率却只能取决于医院工作强度。比如这个月,他就跑了0公里,“这两天有时间也光顾着补觉了。”他疲惫地揉了揉额头。

23时40分,贾晨光终于送走了最后一位患儿。当晚,他一共接诊了77个患儿,原本应该在22时30分结束的小夜班门诊,足足延长了1个多小时。“今天患儿不算多。”贾医生这话不假,前阵子门诊高峰期,一线医务人员纷纷加班加点、连轴作战,光是白班本该下午5点结束医生就能看到晚上9点半……“还有放射科、检验科、药房的医生和护士,他们比我们走的还晚……”

深夜,贾晨光开着车消失在二环路的夜幕中。第二天一早,等待他的又将是满满一整天的白班门诊。(记者 刘欢)

责任编辑:杜铮(QL0006)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