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扬和他的“种子精神”

2018-03-29 09:57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任何生命都有结束的一天,但我毫不畏惧。因为我的学生,会将科学探索之路延续;而我们采集的种子,也许在几百年后的某一天生根发芽,到那时,不知会完成多少人的梦想……”复旦大学教授钟扬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遗言,让所有人为之肃然起敬。

钟扬教授是这样一颗种子,以最纯粹的视角打量着这个世界。名与利在他眼中就像淡薄云烟,在他人不理解的眼光中放弃了33岁副局级的“大好前程”,踏踏实实的作了一名没有职务的教授,潜心学术,教书育人;为保护我国的生物多样性,带学生多次入藏采集种子,艰难险阻,亲力亲为;推动西藏科研水平的进步,他更是不顾身体条件的限制,多次申请援藏,深入科普,桃李满藏。

钟扬教授是这样一颗种子,用最强的生命力在珍爱的事业中步履不停。为了采集更多更优质的种子,钟扬和学生们一年至少行走3万公里……他们也曾登上海拔6200米的珠峰,去探寻目前人类发现的海拔最高的种子植物,创造中国植物学家采样的最高点。不止收集种子,钟扬教授坚持16年援藏,让西藏大学生态学科入选国家“双一流”,立志要为每个少数民族培养一位植物学博士,他每天的睡眠只有三个小时,但在工作时却好像永远都是精力充沛的先驱者。

钟扬教授是这样一颗种子,让教育和事业延续的比生命更长,永远生生不息。他对自己和家庭异常节俭,但是却从不吝啬帮助经费有困难的学生、支援西藏教育事业、扶持西藏地区的科研人员,每一个学生都是他心爱的“种子”,他不仅爱才,更尽心竭力培养和照顾。如今,钟扬培养的少数民族学生已遍布西藏、新疆、青海、甘肃、宁夏、内蒙古、云南等西部省份,不少已成长为科研带头人。

他愿意做最高山上的一株小草,成为物种的先锋者,为后来的成功者奠定基础。共产党员在时代中正需要这样的先锋者,需要这样的种子精神,才能在新时代的征程上坚守初心,继往开来。钟扬教授走了,但会有更多像钟扬教授一样的种子慢慢发芽,生生不息。

责任编辑:杜铮(QL0006)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