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课班“躲猫猫”戳中治理的哪根软肋

2018-04-16 08:19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长春市名校周边的一些小区如今成了地下补课的大本营。在邻近一重点中学的小区内,大大小小的牌子上写满了托管、补课、小升初辅导的字样,补课的门类也涵盖各个科目。部分补课班还有伪装,在长春市一所中学正对面的街上,一家普通的书店,每天晚上5点以后,都有学生鱼贯进入。(《半月谈》4月15日)

教育部等四部门近期联合印发了《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但这个被称为“最严禁补令”颁布后,部分校外补课班转入地下,办到民宅中,违规补课变得更加隐蔽。据记者实地暗访,不仅在中学对面书店背后由简陋的补习班在“潜隐”,而且补习班外甚至有家长在讨论通过微信、银行转账、由书店店主首付款等方式缴费,为办班首付款行为“打掩护”,这种现象实在让人诧然!

实施“最严禁令”,这一善意无尽的举措不仅面临现实中培训辅导机构“躲猫猫”的应对,更出现了家长即便花钱也为辅导班掩盖鄙陋的“助纣为虐”,这种畸形确实让人迷惑不解。也更让承担治理责任的职能部门尴尬不已。但如果我们深入分析一下,也不难发现导致这种畸形的幕后原因。

这也恰恰戳中了这次专项治理的“软肋”——仅仅停留在职能部门“治”而忽视对源头预防综合施治的缺漏和不足。校外辅导班长盛不衰、鱼龙混杂但也市场繁荣的实际告诉我们,对校外辅导机构的治理在工作上可以“专项”,但治理上“绝非专为”,校外辅导市场的混乱无序、中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的结痂成型,离不开社会教育观念尤其是家长教育观念鄙陋之“功”。很明显,要想取得校外培训机构尤其是针对中小学生的辅导机构的治理成效,实现从根本上减轻过重课业负担并端正师德师风的效果,这场“专项治理”没有局外人,不仅仅是职能部门的事,更是学生、学校、家庭和社会的“共同课题”。

责任编辑:杜铮(QL0006)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