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蒋晴:青花瓷

2018-06-04 16:26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它,清雅,但并不清寒,而且心性沉静,有那么一点孤傲,又有那么一点落寞。正似那冬日腊梅,“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缓缓踏出首都博物馆古代瓷器馆的大门,我的心仍然久久不能平静。“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青花瓷身上那别样的风采美梦似的萦绕在我心头,那釉料与烈火的碰撞升华使我久久不能忘怀。泼墨山水,雍容牡丹,碧瓦朱甍下倚栏遐思的少女,山林野湖间飞旋的鸟雀……无不在低回婉转的诉说着这大千世界之轻灵恣意……

我与青花瓷的缘分,还要从那一首《青花瓷》说起。正如歌词所叙,我印象中优雅、美丽的青花瓷也正如同一位江南女子,在那烟雨蒙蒙的古镇,一湾拱桥之上,身着一袭白底浅蓝花旗袍,手执油纸伞,眉眼含笑,优雅,素洁,含蓄,发上含苞的牡丹,带着些仕女的妩媚。由桥那头的水墨釉彩而来,跨过历史的长河,向未知的未来而去。

青花瓷几千年沉淀下来的美,是难以用语言所描述的。她以她那若隐若现的飘逸与浓厚的文化底蕴在历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在岁月中,走过唐宋的诗风词韵,在风尘里,携上明清的底蕴高雅。一件“景德镇窑青花凤首扁壶”,道尽元朝宫廷风味。青花瓷上别具匠心的构思,凤首为流,凤身为柄,凤身汇于壶体上部……当毛笔在宣纸上走出笔锋的浓淡,当瓶身的釉料染成浓艳的牡丹,当高远宁静的泼墨山水轻轻地绘在那细白如雪玉的素胚身上,就让这素白的瓷器有了鲜活的生命。   有史以来,我国的手工业文化就不断在进步,不断在发展、蜕变,青花瓷亦是如此。追溯青花瓷的历史发展,它,从宋朝定、汝、官、哥、钧五大名窑相继而起,到江西景德镇设立浮梁瓷局作为专门的制瓷管理机构,又到明代用最好的原料烧造宫廷用瓷,到最后代表着世界瓷器艺术最高水品的中国瓷器精华,散布于皇室宫廷,王公贵族,官僚士大夫,文人墨客之中。中华五千年的历史,吹散了恩恩怨怨,沉淀了儿女情长,忘却了悲欢离合,淹没了金戈铁马。推翻了一世又一世的王朝,改变了一代又一代的人生。制青花瓷的技术从古流传至今,已经不断的成熟,并且在我们的生活中占据了很大地位,在实用性、观赏性、艺术性、以及工业性上都有了不小的成就。而青花瓷上仍旧春光明媚,香飘四野,花开不败。这就是青花瓷的永恒魅力!   青花瓷,这小小的瓷器,却是一段历史的传奇,中华民族的智慧与气节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并诉说着中华民族所拥有的非凡智慧。一件青花“踏雪寻梅”图罐,栩栩如生的描绘了唐朝诗人孟浩然雪天到灞陵赏梅的故事,讲述了俞伯牙携琴访知音钟子期的故事。 一句“数九寒天雪花飘,大雪纷飞似鹅毛。浩然不辞风霜苦,踏雪寻梅乐逍遥。”写出了孟浩然决心体察一年四季山水景色变化的大自然之美,以填充自己创作不足的自省及对待创作无比诚挚的优良品质。一句“子期死,伯牙谓世再无知音,乃破琴绝弦,终身不复鼓琴。”写出了俞伯牙与钟子期之间“知音”的真挚感情。而这,在青花瓷洁净素雅的图案、雅俗共赏的装饰之中尽显。 青花瓷,它明明笔笔简洁有力,却有一种不由分说的雍容华贵;明明色调单纯简朴,却有一种无法比拟的绚丽风采;明明恣肆风流,却有一种漫不经心的流畅从容;明明清朗飘逸,却有一种温柔可融的唯美意境……青花瓷的魅力使我为之倾倒,它迷倒了大千世界,黯淡了珠光宝气,震撼了华夏大地!

责任编辑:耿娟(QL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