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学校宋玲:赵一曼家书

2018-06-21 13:27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大家好,我是北京十一实验初一学生宋玲。我参加看文物讲故事,给大家讲赵一曼家书。

宁儿:母亲对于你没有尽到教育的责任,实在是遗憾的事情。

母亲因为坚决地做了反满抗日的斗争,今天已经到了牺牲的前夕了!

母亲和你在生前是永远没有再见的机会了。希望你,宁儿啊!赶快成人,来安慰你地下的母亲!

我最亲爱的孩子啊!母亲不用千言万语来教育你,就用实际行动来教育你。

在你长大成人之后,希望你不要忘记你的母亲是为国而牺牲的!

以上是1936年8月2日,时任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二团政委的赵一曼,在被押上开往刑场的火车上,她虽感到死亡迫近,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惊慌的神态。在生命最后时刻,她最为牵念的是唯一的儿子。她向看守人员要来纸和笔,写下了这封遗书。在很多人记忆中,这是一名妇孺皆知的抗联女英雄,曾以纤纤弱质率众抗击入侵东北的日军侵略者,被捕后又顽强不屈,直至英勇就义。但对她的另一个身份——一位普通的母亲,许多人都知之甚少。

从赵一曼留给儿子这份只有百余字的简短家书中,一个身骑白马、肩披红衣,驰骋于林间,成天与日寇周旋的女汉子不见了,转而成为一位留恋孩子、心疼骨肉的善良母亲。她的悲痛、不舍、内疚和嘱托,一字一句融入进这封百字家书中。不过遗憾的是,这封信在当时却无法寄送到亲人的手中,而是保存在日军审讯档案中,直到抗战胜利后才被发现。而她的真实身份要到1957年才被解开,这位以“红枪白马女政委”声名远扬的传奇人物,竟是来自四川宜宾的革命志士、共产党员李坤泰。待百字家书传到儿子宁儿那里时,已过去整整21年。

责任编辑:陈晨(QL0017)  作者:宋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