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一起毕业 互勉书信感人

2018-06-26 08:48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6月毕业季,浙江师范大学里,有一对母子毕业生,即将一起跨出校门。儿子是体育学院的学生,名叫顾帅(见图);他的母亲吕程洁,是人文学院的毕业生。春秋四载,他们坚持用家书相互勉励,共同迈向人生新高点。如今,顾帅成功考取华东师范大学研究生,他的母亲吕程洁参与了浙师大的成人自考,圆了自己的大学梦。

选择用家书和母亲沟通,顾帅有着自己的想法:“我和父母也有像龙应台那般书信交流,反倒大学后渐忙,和家中联系陡然减少,母亲也觉如此,所以两人一拍即合决心将想说的通过书信来交流。”

“我学习的动力其实来自儿子,也以儿子为学习榜样。因为他的努力,使妈妈有一种紧迫感,跟儿子差距越来越大,以后怎么跟儿子沟通?”吕程洁说。以下,摘取自母子二人的书信往来片段。

致吾儿·愿做儿子的倾听者

父母的想念始于儿子踏出家门的第一步,他们渴望知道“临行密密缝”的衣物是否保暖,渴望知道昨晚是否又熬了夜,渴望了解游子在外的一点一滴,“儿子的事妈妈是事无巨细地想知道。”可儿子已经长大,有太多事务要处理,微信上的询问和告诫变得小心翼翼。索性就写在纸上,让邮差递送,请吾儿择时启封阅读吧!“致吾儿”收录父母寄向儿子的信件。

这是第1封

帅帅吾儿:

说到写信,其实现在是懒得动笔,想说的话还是很多,可是不交流时间越长可说的话就越少,人之间其实是应该多交流,感情才会越深,互相也会更了解。

其实妈妈非常想跟儿子多聊聊,但考虑到你比较忙,就不打扰你了。再说,一方面妈妈以后也不能总以你为中心,儿子还得有自己的家庭;另一方面,我想学成功的母亲,能华丽地转身。这不,现在感觉母子之间话语都少了。

现在你已经大三了,大学生活也越来越习惯,并且也很享受,好坏得失自己也非常明了,妈妈非常欣慰,至少不用担心儿子会学“坏”。

最后,悄悄说一句,其实,儿子的事妈妈是事无巨细地想知道。

还有,妈妈现在学的文学概论是纯概念性的,学起来有点烦,静不下心,正在努力中。——妈妈

禀家书·儿欲有衣食之上谈

大学后渐忙,和家中的联系陡然减少,何谈精神交流?而一个人若是长期得不到家的滋养,生命枯萎就成必至之事。自忖长久,决心拿起笔,把想说的话记在信上,再请飞鸽遥传,麻烦带去游子的思念。 “禀家书”收录儿子寄往家中的信件。

这是第 1 封

妈:

两年前,我上了大学,赴金华求学。大学不如料想中的清闲与舒适,反而忙之又忙,硬要说大学幸福,那也一定是忙中之乐了。

时间饥荒下,我与您的交流就只限于“昨晚几点睡”、“今早几点起”、“午饭吃什么”等衣食之谈,而您和父亲最近在想什么、在忙什么我一概不知,反之亦然。金华到上虞,区区三百公里,竟如此之遥!游子身体离了家,精神也出走甚远了。

我当即决定要有所改变,至于办法,以为可从龙应台和曾国藩处借鉴,写家书是个不错的选择。您不出所料地爽快答应了。原来,这是一个家两端的共同愿望。

看到案头上的书,不知您最近看书状态如何?快要入冬,父亲晚上睡觉还冷吗?外婆最近身体怎么样?家中生意如何?请来信详细告知。伏望父母亲不要再过于操劳,家中生意该拒就拒,剩下时间来休息。我在金华一切安好,祝身体健康。儿谨禀。

责任编辑:杜铮(QL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