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登禹学校赵佳漪:毛公鼎的故事

2018-07-18 14:56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重鼎大器向来是中华文明历程中最明显的标记。毛公鼎是西周时期最重要的青铜重器,也是我国迄今出土的青铜器中铭文最长的一件。

清道光年间,正值春季,陕西岐山县村民董春生,在村西地里翻弄土地,他的两亩薄田是全家人生活的依赖,为了多收点粮食,他一直想把田中的那块大石头搬走。这块石头个头不小,他喊来了两个乡邻帮忙。一顿饭的时间,他们就把石头挖了出来。

谁知,在石头的底部泥土里,董春生还看到了一个圆滚滚的家伙,好像是个青铜物件。3个人见挖到了宝物,惊喜万分,顾不得石头,连忙把宝物抬出来。董春生用手拂去上面的泥土,原来是一个鼎,上面密密麻麻的有很多字。

第二天,一个自称姓牛的古董商人出现在董春生的家里,他很在行地端详着大鼎,见鼎内有密密麻麻的一大篇古文字,知是“宝鼎”,便和董春生商讨价格。董春生心里没有主意,他故作镇定,让古董商开价。古董商见董春生不主动报价,以为卖家识货,生怕拖久了有变化,就当即开出白银300两银子的价格。董春生大喜,当场成交。

辗转几年间,古董商将大鼎带到了西安,最后被来自北京的苏亿年、苏兆年兄弟俩重金收购。苏氏兄弟购得此鼎,研读之后,知道了此鼎为毛公所制,于是为此鼎命名为“毛公鼎”。他们认为奇货可居,便将宝鼎带回北京。为什么苏氏兄弟认为此鼎奇货可居呢?一是此鼎年代久远,至少已经有近三千年的历史;二是此鼎出土时无破无损,极为完整;第三则是此鼎内腹部的字数极多,有32行、共497个字的铭文。当时无论地下出土的还是传世的青铜器,只要带有铭文的就更加贵重,多一个字可以加一两黄金。

苏氏兄弟收购了一个毛公鼎的消息传到北京,出高价前来购买的人络绎不绝。但苏氏兄弟一概予以回绝。身为古董商人,苏氏兄弟为什么不赶紧出手大赚一笔呢?这里不能不提到一个人,他就是毛公鼎的第二任收藏主人陈介祺。

陈介祺是清代著名的金石学家,被公推为19世纪末最有成就的收藏家之一,他也是第一位给毛公鼎做释文的人。陈介祺花重金将毛公鼎买了下来。毛公鼎通高53.8厘米,腹深27.2厘米,口径47.9厘米,重34.7公斤。敞口,双立耳,三蹄足。造型浑厚朴实。

陈介祺精通古文,所以购得毛公鼎后,先拓后释。他直接对应铭文写出释文,这是毛公鼎的第一篇释文,陈介祺有开创之功。毛公鼎上密密麻麻的文字记录是什么呢?铭文记述了周宣王为中兴周室,册封重臣毛公,委以安邦定国的重任,并赐给他大量物品,毛公为感谢周王的恩德,特铸鼎以资纪念。

毛公鼎在陈介祺手上收藏了30年,也静静地陪伴陈介祺过了30年平淡的日子。

陈介祺于1884年病逝,所藏古文物分给三个儿子,其中次子陈厚滋分得毛公鼎诸器。他一直牢记父亲的生前教诲,安心于读书守业的平静生活。但是到了陈厚滋的次子陈孝笙时,陈家平静的日子被打破了。虽然陈孝笙知道,爷爷传下来的那只宝鼎价值连城,还有些神秘的故事,但宝鼎只能看不能卖,又不许声张,怎么能赚到钱呢?于是他想尽一切办法,想要尽快卖掉毛公鼎,一念之差,便引发了持续多年的夺宝之争——不听祖训的陈孝笙被骗,把毛公鼎卖给两江总督端方。之后,毛公鼎多次转入他人之手。

直到抗战结束后,想为自己留后路的汉奸陈咏仁大张旗鼓地将毛公鼎交给了南京国民政府。1948年毛公鼎被运往台湾,现收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内。

如今,毛公鼎是台北故宫博物院的镇馆之宝。今天的人们可以透过鼎上面的每一个字去洞见祖先的生活片段,连缀起他们的生活场景,历经沧桑的毛公鼎,无言地证明着中华文明近三千年生生不息的传承历史。

被誉为晚清“海内三宝”的大盂鼎、大克鼎、毛公鼎声名远播,其中大盂鼎收藏于北京,大克鼎收藏于上海,毛公鼎收藏于台湾。真的期望有一天,“海内三宝”可以相聚在一起,让所有的中国人都来欣赏它们。

责任编辑:陈晨(QL0017)  作者:赵佳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