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孩子”才能办好儿童图书馆

2018-08-15 15:37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懂孩子”才能办好儿童图书馆

“宝贝,你先坐着,这里人多,别乱跑,妈妈去给你找书看,好不好?”

上周四下午,王岚带着女儿来到首都图书馆的少年儿童馆。她发现,这里藏书多、分类细,但同时,人也多,孩子想独立完成找书、看书几乎是不可能的,必须家长帮忙,“如果有一个离家近、收费低、藏书全、环境还好的儿童图书馆,该多好”。

近日,深圳大学城图书馆谢绝14岁以下儿童入内的新闻,引发热议。

受此启发,记者在上周兵分多路,探访了北京城各种不同类型的儿童图书馆,发现公共图书馆、社区图书馆、商业绘本馆,都各有优缺点。北京大学图书馆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王子舟在接受采访时建议,提升服务,尤其是让服务更“懂孩子”,是儿童图书馆最需关注的细节。

公共图书馆

代表:国家图书馆

适龄:0-15岁

费用:阅览免费

优缺点:功能齐全 仅限阅览

8月11日下午,在中国国家图书馆(以下简称“国图”)少年儿童馆门口,等候进馆的家长和孩子排起了队。工作人员告知,这时的馆内人数已经满员,需要等候几分钟。

国图的少儿馆分为两层,一楼的文献活动阅览室,大多是绘本,另有少量的注音读物。孩子们自己从小书架上取书,自觉遵守“最多取三本”的规定。阅读用的小桌子摆放得并不是很密集,中间有比较大的空间供孩子们跑来跑去。一楼还有数字阅读区和主题活动室。数字阅读区内放有电脑,孩子们可以自己操作电脑,戴上耳机,阅读电脑内的动画书。主题活动室与阅读区是用实体隔墙分隔开的,记者在通知栏看到,8月的每个周末,少儿馆内都会举办周末故事会,内容是由国图少儿馆精选的绘本。

上二楼的楼梯处贴有“建议6岁以上”。这里的藏书比一层多,种类也更加丰富。有综合性图书、漫画书、艺术、文学、自然科学等十余种类目。长桌旁坐满了人,馆内地面上放置了软垫,然而软垫也不够用,许多读者就坐在书架间的空地上、柱子旁。

角落里,一位妈妈捧着书给孩子讲小猪佩奇的故事,她压低了声音,小朋友盯着书中的图画,静静地倚在妈妈身边。

家长吴女士告诉记者,孩子最喜欢来国图的少儿馆看书,7岁的老大最喜欢去二楼看植物科普类、恐龙类、漫画类。4岁的老二喜欢一楼各种各样的绘本。“比较可惜的是这里的儿童图书仅限馆内阅览。”

代表:首都图书馆

适龄:0-17岁

费用:阅览免费,借阅押金25元、50元两档

优缺点:藏书较多 密度较大

首都图书馆少儿馆与国图少儿馆相类似,同样分类齐全、藏书量大。这里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首图实行免证阅读,即便不办卡,家长也可以带着孩子进馆阅览。这客观上造成了阅读区人员密度相对较大。带孩子来此阅读的王岚告诉记者,一般暑假都是带孩子来这里,平时在家门口的绘本馆。“这里书多,人也多,所以找起书来比较费劲,需要家长帮忙。”

首图少儿馆可以办理少儿一卡通,借阅图书。除了国图和首图,石景山、西城等区也建有公共儿童图书馆。

社区图书馆

代表:金融街家庭发展服务中心

适龄:0-6岁

费用:阅览免费,借阅押金50元

优缺点:专家选书 空间较小

8月8日下午5点半,下了班的齐女士朝金融街家庭发展服务中心走去——她三年级的大女儿正在放暑假,来上班时,她将女儿一并带到金融街,让她在这儿上一节财商课,课前课后就自己在绘本区看书。

等齐女士走到中心时,女儿正静静地在翻阅着一本蒲蒲兰绘本馆出版的《佐姆去航海》。

女儿身后的书架上,还摆着数百本绘本、儿童读物和亲子读物,大部分是美国、英国、日本、法国优秀作品的译本,也有部分国产作品,从功能上分有启蒙类、科普类、互动游戏类、双语类等。

齐女士告诉记者:“我们家老大小时候,我在一个商业绘本馆借阅,一年720元的租金,每个月配送4至6本到家。我们家老二今年两岁多,这儿的绘本我看了一下,基本能满足这个年龄阶段的需求,跟商业绘本馆的丰富度差不多,我就开始在这儿借了,也很节约资源。”

于游洋是中心的运营主任,他告诉记者,中心由金融街街道开办,被北京市计生协授牌“北京市社区儿童中心”,主要服务于金融街社区的居民与在金融街工作的人群,在最近的距离,为孩子们提供音乐、舞蹈、书法、芭蕾、绘本阅读等课程。孩子除了在课上阅读之外,还可以在课前课后以及没有安排课程的时段在绘本区自由阅读,家长也可以付50元押金将图书借回家中供孩子阅读:“我们这儿的图书是以捐赠为主,由专家认真筛选过的。”

不过,由于家庭发展服务中心还要兼顾老人、孕妇、残障人士,所以空间相对局促。

代表:三一图书馆

适龄:0-10岁

费用:阅览免费

优缺点:面向低幼 藏书较少

在西城区三里河社区,有一座三一图书馆。该图书馆由民间图书馆协会筹备组戴靖牵头,与社区居委会、北京西城区图书馆管理协会及各方志愿者共同建设和运营。

戴靖告诉记者,从2016年10月份开始,这里“亲亲图书游戏坊”的亲子阅读活动,持续到现在已经几十次了。

三一图书馆选书更针对低幼的孩子,戴靖说:“因为北京的图书资源还是很丰富,年龄大一点的孩子,可以跟着父母去比较远的图书馆看书,但是小小孩出门太远就不方便了。我希望每个社区都能有一个这样的小小图书馆,让孩子们在家门口就能阅读到优质书籍。”

商业绘本馆

代表:柚子蜜妈妈咖啡儿童图书馆

适龄:0-10岁

费用:约800元20次

约2000元年卡不限次

优缺点:粘性很高 容量较小

在亦庄林肯公园社区,有一家柚子蜜妈妈咖啡儿童图书馆。店如其名,一进绘本馆,首先是咖啡馆形制的桌椅、吧台。儿童阅读区域、活动区域被分隔开,与咖啡区域既相互联系又互不干扰。

“希望给家长们一个相对独立的空间,可以坐在椅子上喝喝饮料、休息休息,孩子们,让他们自己去看书。其实很多绘本馆做不到这一点,导致环境会稍微乱一些。”创始人赵倩是一个7岁女孩的妈妈,开办绘本馆的想法,源自女儿对阅读的兴趣。绘本馆并不在社区临街底商,而在社区中央的下沉广场,第一次光临,必须依靠导航。“我们的会员,80%都住在亦庄,50%住在林肯公园社区。”

尽管藏书量不如公共图书馆,但针对性较强。赵倩与会员已经形成了粘性很高的服务关系,随时通过社交媒体进行交流。“会员希望孩子们看到什么书,或孩子们自己想看什么书,都可以直接反馈过来,我们再收集意见去采购。跟公共图书馆相比,我们这里书的更新会相对快一点。”

除了阅读,绘本馆还会时常组织一些故事会、戏剧社之类的小活动,进一步增加绘本馆、会员与社区之间的联系。这让赵倩也更加看重客户体验:“我们这儿最理想的容量是10个孩子,再多就会影响体验效果了。”

记者遇到带着儿子来读书体验的杨女士,她表示:“最吸引我的是这里离家近。公共图书馆离家毕竟远,要考虑停车、吃饭等很多问题,而且,孩子说不定看一会儿书,又要睡觉,不如家附近的绘本馆方便。”

专家建议

理想的儿童图书馆要“懂孩子”

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教授、北京大学图书馆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王子舟表示,儿童图书馆的服务要“懂孩子”。

“服务人员必须专业。少儿图书馆做得不好,原因之一就是馆员不懂孩子,不懂幼儿心理学、教育学。他们觉得把书摆在那儿了,孩子自己会看,我的工作就完成了。其实这是远远不够的,图书馆员要能根据孩子不同的年龄段去服务。”王子舟表示,在国外的少儿图书馆,甚至有专门给智障孩子服务的馆员。对于普通孩子,几岁的孩子心智成熟到什么程度,适合看什么东西,他们的馆员都很清楚。“家长进来说,我这两岁半的宝宝适合看什么,馆员马上就能提供。但在我们的大多数图书馆里,馆员做不到这样。”

收费很高的绘本馆为什么能生存?王子舟认为,是因为保证了服务质量。免费是公共馆的先天优势,但如果服务质量差,读者没有收获,就给了盈利的绘本馆很大的市场空间。图书馆作为一种公共文化服务机构,所提供的公益性的服务如果流于形式,而且简单、粗糙,那是得不到应该有社会效益的。“对于社区的少儿图书馆,其实可以采取民间和街道合作的方式,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来做。”

责任编辑:杜铮(QL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