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八一学校巴怡文:素纱禅衣

2018-09-05 11:15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大漠孤烟,黄沙漫漫,朝阳初生,一支驼队在沙漠中缓慢前行……

我看着这条路绵延,载着我的兄弟姐妹走向五湖四海。

这支驼队走的道路即为丝绸之路。

公元116年,罗马帝国安敦王朝派出使者到达汉朝。罗马帝国和大汉王朝,他们像隔着薄纱的闺中少女,通过声音和文字相互揣摩,猜测,彼此吸引。他们带着些微细小的试图彰显自我的天真想法,将自己的特点表现出去,更是将自己最喜欢的名字送给对方——“赛里斯”和“大秦”。

听,箜篌琴音,驼铃摇曳。看,黄沙漫天,胡旋舞动。让我们回到那个时代,去探寻这条沟通世界的道路。

我是“素纱襌衣”,我生于汉朝。

我第一次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是看见我被一个叫做“汉”的女子穿在身上。

“汉”缓缓抬起胳膊,轻轻掀开了位于自己手腕边的丝袖,对着我数了数,共有九层。“汉”旁边的那个人,不住的赞叹我的华美轻薄,并认为我是世间最为华美之物。

“汉”管那个人叫“大秦”,而叫“大秦”的人称“汉”为“赛里斯”。

汉与那个叫作大秦的人,愉快的聊着天。汉大声地夸耀着国家的强大,而大秦也高声诉说着罗马的辉煌。

他们聊着聊着,却聊到了国家的灭亡,叫汉的女子脸色渐渐严峻,大秦也神情恍惚。

汉突然朗声大笑,说“算了,想那些虚无缥缈的干什么?”大秦也渐渐露出了灿烂的微笑。

 “大秦,”汉一锤桌案,清亮的声音悠悠长长,带着不可一世的威严,“我泱泱华夏,定然盛世永安”!

她的声音直冲云霄,意气风发,壮志凌云。

而大秦怔怔的看了她一会儿,逐渐也被汉的情绪感染,他昂起头,也大声笑了,笑的夺目,笑的灿烂。

“我要将罗马建造为‘永恒之城’!”

朦胧的记忆中,盛世伟业伴随着经济繁荣,赛里斯和大秦互通有无,沿着丝绸之路,丝制的服装也逐渐成为了罗马帝国贵族们的高雅时髦装束。

由于路途遥远、造价昂贵,为了购买我的兄弟姐妹,大秦花费了大量黄金,连雅典卫城巴台农神庙的女神像、那不勒斯酒神的女祭司身上,丝衣都轻柔飘逸。尽管顽固的罗马元老院多次下令,禁止穿用和运输购买丝织服装,但并没有起多大作用,丝绸之路断了又续,续了又断。

我是辛追夫人的素纱襌衣,我在马王堆沉沉地睡去。

我没有颜色,没有衬里。我衣长1.28米,拥有云雾般的长袖,重量仅49克,缥缈如雾,典雅依旧;而我的一个妹妹更加轻盈,重量仅48克,薄如蝉翼,轻若云烟。

当我再次醒来时,我看到我和妹妹被众人围住,温和的阳光洒在我们的脸上,围观的人们惊叹连连:

“若隐若现,朦朦胧胧,如何能如此轻盈?”

“当时的养蚕技术和纺织工艺竟然如此高超!”

“现今的科技就真的无法复制了么?我们花费了13年,只造出了49.5克的仿真素纱襌衣,当时的技术究竟有多么的精湛?”

因为我们的华美,所以惹人喜爱,因为我们的轻盈剔透,所以招人猜想,很多人想研究我们,也有些人动了邪念,一心想把我们据为己有。

我们被存放在博物馆中,睡梦中不知玻璃何时被击碎,我和妹妹被一个青年所盗窃,我们、丝绸、还有一批漆器等被迫流离颠沛,辗转各地,妹妹不幸在途中遇难烧毁,而我也毁了容,几经周折回到博物馆,经过一批又一批的专家抢救,才得以修复。

我安静如斯,不知经历了多少个日日夜夜,无言地感受着沧海桑田的变幻,突然有一天,我又在博物馆里的人群中见到了酷似大秦的面孔,他们来自欧洲,探讨着当年大汉王朝通过“丝绸之路”传播出去的声威,如何经过当时的中亚、西亚,直至遍及地中海各国。

随着一波波人群的研究和探访,人们的脸上总是挂着幸福的笑容,他们说着泱泱大国的丝路重生,说着一带一路,实现着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在他们身上,我仿佛又看到了当年那个叫“汉”的女子,耳边再次响起她那铿锵话语。

“我泱泱华夏,定然盛世永安!”

责任编辑:陈晨(QL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