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学校王兆宇:左权家书

2018-09-05 16:52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1931年9月18日,在中国的东北部,抗日战争的第一炮打响了。自此,一场长达14的年浩劫开始了,这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14年:3500万中国人前赴后继,为这场战争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无数美好的家庭支离破碎,无数文人志士惨死在日本鬼子的屠刀下,但他们没有一个贪生怕死,没有一个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就在上周,我有幸参观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在馆内,我看到了一个非常有意义的展:一封70多年前的信,这就是著名的左权家书。70多年过去了,这封信的纸张已被岁月渲染成了枯黄色,字迹也淡化了许多,但这封信却代表了它主人最真挚的情感。这封信的主人,就是我国著名的革命将领—左权。而在这封信的背后,也有一个感人的故事。

那是一个的夏夜,蝉在树上尽情的高声鸣唱。在我国东部的太行战区,一个漆黑的身影伏在案上,写着一封信,内容是这样的:重复说我虽如此爱太北,但是时局有变,你可大胆按情处理太北的问题,不必顾及我。一切以不再多给你受累,不再多妨碍你的学习及妨碍必要时之行动为原则。

志兰!亲爱的:别时容易见时难,分离二十一个月了,何日相聚?念、念、念、念!愿在党的整顿之风下各自努力,力求进步吧!以进步来安慰自己,以进步来酬报别后衷情……

不知过了多久,那黑影放下了手中的笔,抬起头,看了看天:太阳,正从东方冉冉升起。他想休息,但现在的情况不允许他休息。日军出大兵团攻击指挥部,指挥部开始紧急撤离,组织上把断后的重任交给了他,他就是左权。

他抬头望着天空,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妻儿。

“志兰,北北,我可能回不来了,你们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就是现在!”

伴随着左权的一声怒吼,战争打响了。无数的八路军战士举枪向日本鬼子展开了疯狂的攻击,顷刻间,由密密麻麻的子弹组成的稠密的火舌覆盖了日军。

但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八路军装备的劣势也显现了出来,已经有很多的枪哑火了。突然,一枚迫击炮弹朝着左权他们所在的掩体飞了过来,等左权反应过来,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快走!”

走字还没出口,迫击炮弹就已经来到了左权他们的头顶。

就在这危险关头,左权将几个在他旁边的战士一掌推开,自己却来不及跑了。

“指挥员!”那几个被左权推走的战士声嘶力竭的嘶吼着,但他们的嘶吼的声音不管多大,左权他却再也听不见了……

志兰,北北,我可能回不来了,你们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

再看看这封信,我的心中却多了一份特别的情感:一封家书,一段历史。外敌入侵,生灵涂炭,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左权家书为我们保留了一份反映敌后抗战历史的珍贵史料,这是战争亲历者的记录,是真实可信的第一手档案。不管战事多忙,左权将军每次出征前,都会写一封信,留给自己的妻儿。这些信的内容没有什么浮夸情感,更多的,无非是一些生活中的琐事,叮嘱自己的妻子注意身体,有时间多去看看孩子……这是什么?这是一个男人,作为丈夫,作为父亲的责任与担当。他是谁?它是八路军的一名高级将领;他是谁?它是一个家的顶梁柱;他是谁?他是一个为争取国家解放而献出自己宝贵生命的大丈夫!他将自己的每一个身份都进行了完美的诠释,如此杰出的人才,英年早逝,他把生命过早地献给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所幸他为后人留下了一摞鲜活生动的家书,才使我们永远记住这位情感细腻的威风男儿。

我相信,每个人都能从他身上学习到或大或小,或多或少的优点,我也相信,一个左权倒下了,会有千千万万个左权站起来!仇恨,或许可以被淡化;但国耻,绝不可以被忘记!

责任编辑:陈晨(QL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