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惠仪:西汉鎏金银竹节铜熏炉

2018-09-11 13:52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这器物说起来倒是与我有缘,前些时候随学校同去西安时,参观了期许已久的陕西博物馆,现在许多展厅中穿梭时,我正四处打量,一个回头便这熏炉遇了个正着,我顿时眼前一亮,这不仅是陕博十八件镇馆之宝之一,同时也恰巧是我前不久才看过的书籍中,书者曾提到过的傅山炉中的震世精品,如果说其他展品我仅仅是走马观花,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换了这一件可就不一样了。

我因深迷历史而爱屋及乌的一同喜欢上书法、香道,其中汉朝的香种更为注意,这鎏金银竹节铜熏炉作为汉朝王室用具只能说精美绝伦,无论是器型还是工艺都无愧国宝之名,我那时在展柜一心拍照偶闻身侧一人与友说道,大意为这西汉王室着实无趣,有这番手艺功夫何苦非要作甚香炉还如此的金贵细致,言语中尽是不屑,当时倒也没怎么注意,可现在仔细想来,这短短几句属实让人心痛不已。

熏香乃我汉室自古习俗,战国时,人们便已在室内放置各式香炉,烟香袅袅,使人恍若谪仙,汉臣儒家也尽有熏香之习。

其中三国时有一位尚书令名为荀彧,他便是极爱香喜香之人。一生用香,即便是临终前也没有忘了熏香,礼冠服。

可这时候也许就有人要有疑问了,怎么的,为什么这临终前还有机会,有时间做这些?那我要告诉大家,他是饮鸩自尽。是的,饮鸩,鸩是古时剧毒的酒液,那想必大家肯定又会有疑问,他为了什么而自尽,为何就饮鸩?其实他不倒并不是为了别的,是为了他作为汉臣的气节与风骨。荀彧跟随曹操廿十余载,本是想平定天下,匡扶汉室,却不料天道弄人,他的明公表为汉臣,实则几欲篡权。荀彧不愿与曹操争斗,却又万不肯背弃汉室最终只得饮鸩自尽,用生命捍卫了大汉的傲骨,而像荀彧这样的人,还有数不尽数的人数。

可反观千年后的如今,汉文化的余香缭绕,竟被同为汉人的言语所嘲,所不屑与。曾有人以死相誓的骨气却被嘲作无趣,白费功夫,叫人如何不心痛,不气愤。

每一件文物之所以被誉作国宝,不是出于它本身,更多的是其后的文化历史,而这一件不足半米高的熏炉,伫立的是汉人的文化,是气节,怎能说只是一件尽华美而无用的冷器?瞧瞧这些文化,文物背后的故事,现在非但不被传承,还反之被一些人打压,使文化逐渐成了珍奇。

如果说历史与传统是一位俊年,那如今时代的冷漠便是针刺,刺得他无力喘息,声咽眸寒连自身安危都无力保全,从何来叫嚷唤后人清醒、传承?

也许我仅是因为游人一句言语,一盏铜炉便如此大心绪,会有人认为我是小题大做,可我却想问说,如果到了此时再不大作,难道要等彻底没了汉唐,再将将回首做那亡羊补牢的活计?

我想在此和大家郑重的说,其实无论汉唐文化,还是任何其他种类的文化,都是急需我们的传承和保护的,是国之根本。请大家即便在新时代下也千万要铭记,承接文化便是承接了我国千年的历史。

责任编辑:陈晨(QL0017)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