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佳悦:元青花凤首扁壶

2018-09-13 13:23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历史的长河绵延不绝,流淌至今日,我们已无法回溯上游去亲访当年故事。仅有文物,它不是只能被迫停留在那时光里,而是可以顺流而下,穿越千年来到我们的身边。它的存在,终归让我们幸运地拥有了一个探索属于它的世界的、来之不易的窗口。

文物不会说话,然而它的背后却藏着只属于它的故事。从一出生开始,到不断的身世变迁过程,再到最终尘埃落定在一个博物馆里安度余年,它们无数次被烙上了历史的印迹。

我就曾因一件文物如此般的印迹而感动。于是,我又更加深入地了解了它的故事,也想在这里讲给你们听。

它出土于1970年的北京,旧鼓楼大街豁口的元代居住遗址。它是元代青花的一件代表作品,器型为草原风格的扁壶状。壶体以昂起的凤首作流,以卷起的凤尾作柄,呈现一种凤鸟飞翔于花间、颇富情趣的情景,融实用与美观于一体,造型生动别致。它就是元青花凤首扁壶中的鸾鸟一件。元青花凤首扁壶,共为鸾凤两件,其中以上的鸾鸟一件现藏于首都博物馆,可谓首博的镇馆之宝。

有人讲,中国本因瓷而负盛名,更何况如今举世皆知的青花瓷,几乎要成为家家户户皆有的普通物件了,如何就谈的到珍贵?在我看来,其一,便在于它是蒙古游牧民族惯用便携器物的草原文化与中原流传多年一脉相承的瓷文化完美结合而成的产物。正因为它体现了中华民族大融合的历史现实,才使它成为一件极具历史与艺术价值的珍品。

另外,这里还有一段资料。“成熟的青花瓷在历史上首先出现在元代。完整的元代青花瓷器很少,有数可查。据不完全统计,国外不过有元青花藏品200余件,而国内收藏的元青花完整器件仅约100多件。”看来啊,真可谓之物稀为贵。此外,元代距今天已有将近千年,时间的久远大概也是致其“贵”的一大原因吧。

说到元代,那可是又有疑问了。元代总时间仅仅九十余年,是如何竟生产出了如此精美的瓷器?除了国内交流,起了更加重要的作用的,是另外一种交流——

元代,由于领土的展拓,海外贸易进一步扩大,中东地区兴起了对中国青花瓷的需求。景德镇作为元代制瓷业的发展中心,利用中东进口的钴料,烧制成功了胎体洁白、釉色纯净、青花色泽浓艳青翠的青花瓷器,以供出口。

所以元青花的造型和纹饰上,就不可避免地带上了许多阿拉伯地区的风格,如大盘、大碗、大钵、扁壶,如繁密而结构严谨的结构布局,如近似“阿拉伯式花纹”的缠枝花卉等等。这件扁壶上花卉植物的花纹,就属于这种类型。

这样,精美也不难解释了。文化交流往往容易碰撞出耀眼的火花,从而推动不同文化共同进步。通过陆上(主要为草原丝路)及海上的“丝绸之路”,阿拉伯地区的颜料伴同他们的审美、艺术风格来到中国,而中国人也让自己的瓷器与技艺走出国门,走向了世界。两者结合,就出现了这件凤首扁壶,出现了青花瓷这种绝美瓷器。

然而,1999年,新疆伊犁一位农民在自家地里也挖出了一只扁壶。它与那件北京的青花扁壶极其相似,以至于让专家们在一段时间内争论不休——到底是什么情况?当然,最终专家们经过仔细比对,得出了喜人的结果:这对瓷器虽然造型相同,但纹饰却是对称的。而且它们凤尾的纹饰也不同,前者为卷草纹,后者为锯齿纹,因此有学者认为是“一鸾一凤”——也就是两件同批次生产的“情侣款”。而新疆一件又为何得以前往如此遥远之地?很可能就是因为当年两地之间频繁的经济与贸易交流往来。历经千年沧桑、朝代更迭,这对青花扁壶得以聚首,实在令人唏嘘,也给它们的故事又添上一抹神秘的色彩。

如今,站在这件元代的青花瓷器面前,我们呼吸着那个年代的文明空气同时,在那些历史符号下,慢慢的读懂了其自身所包含的每一个生命的气息、每一种文化的底蕴。这正是此尊首都博物馆镇馆之宝的魅力,也正是文物与它的故事的魅力。

责任编辑:陈晨(QL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