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后服务不仅仅是托管

2018-10-08 16:26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课后服务不仅仅是托管

解决“课后三点半”难题,北京市教委新学期推出新政策:本市中小学普遍建立弹性离校制度,以学校丰富多彩的课外活动为基础,以提供课后托管服务为基本内容;原则上,学校每天在完成规定课时之后提供课后服务,时间到下午5时30分。    

开学一个月,各校课后服务开展情况如何?新政策的落地,在解决家长后顾之忧的同时,还有哪些需要完善的地方?近日记者对此进行了探访。 

课程每日不同因人而异

周三下午3点半,下课铃声敲响。东城区第五中学分校附属方家胡同小学的校园里却依然热闹一片,孩子们收拾好书包,在不同老师带领下进入各自的学习教室:二年级的丫丫走进戏剧课堂,来自校外机构的老师将带领她和小伙伴们学习芭蕾舞的手位组合;一年级的乐乐走进泥塑教室,他将试着用团团的泥球为章鱼捏出一条可爱的大腿;三年级的桃桃则在操场的旱冰场一旁,仔细地打理着自己的冰鞋、护膝、头盔……这一天,学校类似的小组活动就有22个,共有500多个孩子参与到各个项目当中,占到学生总数的6成以上。    

据学校德育主任徐艳颖介绍,方家胡同小学的课后服务方案以“1+1+1+1+X+Y”的模式进行:“1+1+1+1”以普及感受为目标,即每个年级每天固定开展至少一项科技项目活动、一项艺术项目活动、一项思维发展项目、一项传统文化项目供学生选择,以一年级周三的活动为例,当天开展的分别是“泥塑”、“动手玩科学”、“围棋”和“思维游戏”;“X”即为有意愿发展且有一定特长的学生提供的特长发展项目;“Y”为学校托管服务。其中,一、二、三年级的“1+1+1+1项目”在各年级内报名走班开展;四至六年级则打破年级限制,在该学段内报名走班开展;“X”项目根据项目内容及年龄规律在全校范围内进行双向选拔;“Y”项目为只选择完成作业和学习补漏的学生提供看管服务。

根据市教委下发的《关于加强中小学生课后服务的指导意见(试行)》,课后服务坚持因地制宜的原则,学校可结合区域和资源条件、服务能力等实际情况,组织开展课后服务。因此,不同学校在课后服务的提供方式上有所不同。

和平里四小优质教育资源带副校长赵瑞霞介绍,和四小结合自身校区多、学生数量大的特点,将课后服务时段分为三个部分:下午3点半到4点半为校外资源单位提供普及性课程,每周的这部分课程覆盖体育、科技、艺术等多个门类;4点半到5点半为托管时间,家长和学生可根据实际需求进行自主选择;此外,学校还在3点半到5点半两个小时内提供社团活动。以国庆节前一周的周一为例,学校在第一个小时提供了34节校外课程,共有839名学生参与;第二个小时为360名学生提供了托管服务;此外,学校还在3点半到5点半时段提供了27个社团活动,有670名学生选择参与了该时段的活动。

校内师资为主校外辅助

在课后服务供给来源上,市教委表示,在坚持教师自愿的前提下,充分调动教师参与课后服务工作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同时,引入具有一定资质和良好社会声誉、满足中小学发展需求、服务供给能力强且入校人员具有专业资质或专长的社会力量参与课后服务。此外,还要积极动员家长委员会、校外教育机构、社区、关工委、志愿者团体、公益组织等方面的力量,联合开展课后服务工作。    

记者了解到,目前本市很多学校在课程供给上都引入了不少校外资源。比如方家胡同小学、和四小优质教育资源带在校外课程和社团活动中都有社会力量的加入,“我们一般会选择入了东城区校外机构资源库以及长期合作过的校外资源单位,”方家胡同小学德育主任徐艳颖介绍,为了保障校外服务力量的安全性,学校与机构做了详细的约定,比如要求校外老师提前10分钟到位与校内老师交接;课程结束后要手对手把孩子交给家长;此外校内行政老师在课后服务时间内还要分别在课程开始前、进行时、尾声进行三重巡视,“这个时间我们行政的老师们都是在校园里跑来跑去,比上课时间忙多了!”徐艳颖打趣道。    

和四小也在这方面做了充分的准备,在下午3点半到4点半的校外课程时段内,每门课程均有校内老师跟班。“在进行课后服务的第一个星期里,我们跟各个校外机构的老师们连续开了五天的会。”和四小副校长赵瑞霞介绍,每节课程开始前的3点到3点半之间,学校跟每个资源单位就学生的安全问题、各个班级衔接问题进行了反复的强调。在资质上,学校也进行了严格把关。据资源单位提供方之一飞驰俱乐部总经理张明介绍,来和四小上课的老师都具有社会辅导员或教练员资格证,机构在上岗前也对老师们做了细致的培训,“比如我们要求,场外活动取书包时进行分组;如果孩子中途要去洗手间,只能单独去,之前发生过两个孩子一块儿去洗手间,结果结伴儿出去玩的情况。安全无小事,小小的一个细节也不容忽视。”    

在校内的托管服务上,各个学校大多配备的还是校内教师力量。有学校表示,也曾想过在这方面发动退休老教师或者社会力量;但是除了资金问题,看管难度也让很多人望而却步。“目前,一个托管班大多在30人左右,对没有经验的人来说,看管的难度还是很大的。”市教委也鼓励学校动员家长力量,对此,有学校坦言,“家长们5点半都接不了孩子,你让他们3点半、4点半来看孩子是不现实的;也有人提议能不能发动家里的老人协助管理,但是坦白说,老人们常常自己家一个孩子都看不了,更别说这么多孩子了。”因此,各个学校都还在不断尝试更恰当的人员构成。    

这样一来,必然带来校内教师工作强度的加大。以和四小某一天的课后服务为例,下午3点半之后,除了行政巡逻老师之外,学校还要为34门校外课程配备34名校内辅助老师,为15个托管班提供托管老师;另外还有29名老师参与社团活动管理——参与每天课后服务管理的教师人数达到教师总数的三分之一左右。其中,压力最大的当属班主任。针对每天三个放学时间,班主任手里需要有多张时间表,不能出一点差错。有班主任告诉记者,课后服务刚刚开始实施的头两周,由于孩子每天活动内容不同,放学时间不同,家长很难固定同一人接孩子,因此在放学问题上闹出了不少乌龙。有一天,一个奶奶快5点了给班主任打电话说等很久没接到孩子,老师当时就吓出了一身冷汗,仔细核实表格后发现,孩子当天参加的是社团活动,5点半才下课。    

另外,此前很多学校将周二作为老师们的“充电”时间,让老师们参加心理学、教育学等相关学习,或进行教育教学研究和培训。课后服务实行后,很多学校正积极采取对策,化整为零,挤出时间保证老师们的学习提升,“这部分时间肯定是不能放弃的。”

家长写感谢信

“心疼老师”

前几天,方家胡同小学收到了一封家长来信,来信的是学校二年级一名学生的奶奶,老人在信中写道:作为家长,非常感谢学校提供的托管班服务;但是在表达谢意的同时,老人也给学校领导提了“批评”意见——“老师太辛苦啦,一个老师精力有多大?他们也有家、有孩子,不应该把责任和负担全部都推给老师,我非常心疼我们的老师。” 

“碰到这样的家长,我们觉得非常暖心。”徐艳颖告诉记者。的确,大部分家长对新出台的课后服务欢欣雀跃,感谢新政解决了自己的燃眉之急和后顾之忧。但是有时也会遇到质疑,“家长的需求标准不一样,期待就不同。”比如同样是一节泥塑课,有的家长会觉得孩子在这一个多小时里,既锻炼了动手能力,又学习了审美知识;但也会有家长觉得,不过是捏了团泥巴而已。针对家长的不理解,尽管学校老师感到有些委屈,但还是在努力地让课后服务更加完善。不少学校都表示,希望能与家长在更多沟通、更多交流的基础上,达到最大程度的相互理解。

记者在采访中也发现,虽然学校力求在课后服务的课程上丰富有趣,但是有的孩子并不“买单”,刚上小学的低年级孩子表现得尤为明显,希望家长能把自己早点接走。对此,学校也在探索,是否能针对低、中、高不同年级段的孩子进行不同的方案设计,比如低年级孩子比较小,尽可能地多让他们进行户外活动;但是,随之带来的空间问题又让很多学校、尤其是城区学校为难。一些学校表示,在这一点上更加希望能得到社会、家长的理解和支持。

责任编辑:杜铮(QL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