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庆三中黄炜然:兔爷儿

2018-10-24 11:27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今年,我们参加北京市中小学生的“四个一“活动,走进首都博物馆。我们班参观的是老北京风俗展厅。讲解员认真讲解,同学们认真倾听,及时写下收获,完成学案。展厅里展示有老北京物件、风俗图片。例如,京剧脸谱、兔爷儿、玩具风车等。还有民谣,例如,”小板凳,四条腿儿,我给奶奶嗑瓜子,奶奶嫌我脏,我给奶奶做面汤,奶奶说我没搁油,我给奶奶磕仨头 。” 大家一起感受了老北京的风俗文化,增强了对家乡的热爱、对优秀传统文化的了解,也增强了传承优秀文化的使命感。

讲解员就老北京的物件,给大家讲故事。例如,“兔爷儿的故事”,我以前还真没听过。

兔儿爷的形象之一,是封神演义中的长耳定光仙。他是截教通天教主座下的一个弟子,背叛截教,逃到西方佛教,被准提、接引列为定光欢喜佛。国人有男祭灶和女祭月的习俗,兔爷早期是女人祭祀太阴星君时,为防止孩子捣乱而给孩子的玩具。北京、河北和山东等地都有制作、供奉和陈列兔爷的习俗。作家老舍在《四世同堂》中对兔爷有一段描写:“脸蛋上没有胭脂,而只在小三瓣嘴上画了一条细线,红的,上了油;两个细长白耳朵上淡淡地描着点浅红;这样,小兔的脸上就带出一种英俊的样子,倒好像是兔儿中的黄天霸似的。它的上身穿着朱红的袍,从腰以下是翠绿的叶与粉红的花,每一个叶折与花瓣都精心地染上鲜明而匀调的彩色,使绿叶红花都闪闪欲动。"

还有一个传说,称兔爷形象来源于月中的玉兔。这一年,北京城里闹起了瘟疫,几乎每家都有人得了,就治不好。嫦娥见此情景,十分难过,就派身边的玉兔去为百姓治病。玉兔变成了一个少女,她挨家挨户地走,治好了很多人。人们为了感谢玉兔,纷纷送东西给她;可玉兔什么也不要,只是向别人借衣服穿,每到一处就换一身装扮,有时候打扮得像个卖油的,有时候又像个算命的……一会儿是男人装束,一会儿又是女人打扮。为了能给更多的人治病,玉兔就骑上马、鹿或狮子、老虎,走遍了京城内外。消除了京城的瘟疫之后,玉兔就回到月宫中去了。于是,人们用泥塑造了玉兔的形象,有骑鹿的,有乘凤的,有披挂着铠甲的,也有身着各种做工人的衣服的,千姿百态,非常可爱。每到农历八月十五那一天,家家都要供奉她,给她摆上好吃的瓜果菜豆,用来酬谢她给人间带来的吉祥和幸福,还亲切地称她为"兔儿爷"、"兔奶奶"。

兔儿爷在北京可谓是家喻户晓,因此也就派生出了许多与兔爷儿有关的俗语和歇后语,比如"兔儿爷的旗子——单挑 ",这是因为兔爷儿的靠旗只有一边;还有"隔年的兔儿爷--老陈人儿",因为兔儿爷是泥制的,很少能保存到第二年。

在清朝时,上至北京东安市场的高级货店,下至各大庙会集市及繁华地区街摊都会有摆卖的"兔爷儿"。那时的兔爷儿,多是用泥模子扣出来的,也有手工捏的。除了头顶上那对长耳朵和画上的三瓣儿嘴巴露出兔子模样外,"兔爷儿"的身体、脸形、姿态都是人的样子。除源于清光绪年的一种金甲红袍、端坐于莲花塘上的正统型兔儿爷外,常见的兔爷儿大致分为戏曲角色型和生活型两类。前者脸谱穿戴、身段神气。后者更加人化,也更趋社会时尚,如剃头师父、或是缝鞋、卖馄钝、卖茶汤的……社会群相应有尽有。

现在,兔儿爷成了稀罕物。在博物馆、少数商场、工艺店还间或能看到。在北京的一些人家里,还保留着过年摆兔爷、拜兔爷的习俗。 "吉兔坊"作为北京兔爷第一坊,每年都要制作上万尊兔儿爷。虽然这种民间工艺品的人气不如从前,不过还是有一些年轻人、外国游客对这种民间味道很感兴趣。

兔爷的故事,是不是挺有趣啊。这里边蕴含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也显示着民族文化的丰富多彩。在如今国家倡导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背景下,我们期待,寄托着美好愿望的兔儿爷文化传承下去,发扬光大。

责任编辑:陈晨(QL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