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本科阶段“严进宽出”要狠抓课程和管理

2018-10-31 08:55 中国教育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解决本科阶段“严进宽出”要狠抓课程和管理

“‘严进宽出’表面上看是对本科阶段的描述,事实上问题出在课堂上,如果老师上的课是水课,考试又放水……一门课的问题积累4年,再扩展到其他课,就造成了‘严进宽出’的结果。”近日,在人民网、太原市委市政府联合主办的“2018大学校长论坛”上,华中科技大学副校长许晓东说。

在许晓东看来,解决“严进宽出”问题要在课程和管理上下功夫。“一方面从内容着手,保证教学内容是先进的,对学生知识体系的建构是有效的。此外,还要加强对水课、放水等教学行为的管理。”许晓东说。

近年来,本科教育质量问题逐渐受到社会关注。论坛上,来自中国矿业大学、南方科技大学等高校领导,就推进一流本科教育、提高人才培养质量等话题进行了交流探讨。

在中国矿业大学党委书记刘波看来,经过“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高考,大学本应该是更严格的学习,更深的知识探索和知识构建过程,但不少学生存在着“进了大学就进了保险箱”的想法,放松了学习。

“解决‘严进宽出’是一个系统问题,不仅有学的问题,也有教的问题,关键在教师。”刘波认为,怎样引导教师、服务教师、信任教师,把教师打造成育人主体,树立教师对人才培养的正确认识,提升教师教学的积极性,是新时期大学面临的全新课题。

“严进宽出”的根本问题是人才培养质量问题,怎么通过改革提升人才培养质量,各高校也进行了探索。

“大类招生,大类培养,书院管理模式,是一条可行之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副校长黄海军说。

据黄海军介绍,从2017年开始,北航新生入校后不直接进入学院,而是进入“北航学院”,一年级结束后,根据学生的志愿和成绩来确定专业,实施以来,学生零投诉、零调剂。

“这个模式最大的特点就是专业是学生真正喜欢的,学生持续保持学习的积极性和压力,解决了新生入学后学习松懈的问题。此举也调动了院系的积极性,出现了20年前才有的教师集体备课、集体听课、把教学当作学术的情况,大批长江学者、杰青走向本科一年级的讲台。”在黄海军看来,只有学生回归教室,一心向学;教师安心从教,教出学问;整个大学都在研究怎样培养人;全部资源都对接到人才培养上,才能把一流学生培养成一流人才。

而南方科技大学从建校伊始,就聚焦拔尖创新人才培养,探索了书院制、双导师制的人才培养模式。

“书院是通识教育、素质培养的空间。通过书院,从生活到学习到育人,给学生打造一个全面成长的空间。同时给学生配备‘双导师’——生活导师和专业导师,所有教授都要担任导师,实现了教授100%给本科生上课。”南方科技大学党委书记郭雨蓉说。

此外,在长安大学校长陈峰看来,打造一流本科教育,提升人才培养质量,还需要教育主管部门在资源分配、考核评估过程中把一流人才培养作为重中之重,加强引导。

责任编辑:杜铮(QL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