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俊迪:三彩骆驼载乐俑

2018-11-07 16:02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跨越千百年的国宝,是文明曾经走过的记号。青铜显帝王之尊,碧玉含君子之气,书画载乾坤之事,美瓷扬华夏之韵……它们是源远流长的中华民族留下的珍贵遗产,它们的背后都有着可惊可叹的传奇故事。

从朱陶璞玉到青铜车马,从青花琉璃到水墨丹青,每一件国宝都是一部浓缩了历史和文化精华的老电影,让每个观影者或荡气回肠,或扼腕长叹,或喜不自禁,或唏嘘不已。让我们信手挑选其中几部,随着影片的缓缓放映,主人公们昔日的荣辱沉浮被再度唤醒。曾经璀璨,今又流芳。

黄尘古道,驼铃声声。

自从汉代张骞凿空西域以来,丝绸之路上商队来往,人潮涌动,盛况空前。今天,我给大家介绍的是唐三彩——三彩骆驼载乐俑。三彩骆驼载乐俑为唐朝的文物,1959年出土于陕西省西安市西郊中堡村唐墓,通高58厘米,长41厘米。现收藏于陕西历史博物馆。造型新颖浪漫。驼背部架一平台,铺方格纹长毯,上有乐舞俑8个,7男乐俑1女舞俑。乐俑环坐平台四周,分别执笛、箜篌、琵琶、笙、箫、拍板、排箫等7种乐器,在全神贯注地演奏,女舞俑婷婷玉立于7个乐俑中间,轻拂长袖,边歌边舞。这组乐舞俑是典型的盛唐时期的作品,舞乐者均穿着汉族衣冠,使用的却大都是从西域传入的乐器,表现的是流行于开元、天宝时期的“胡部新声”即胡汉文化融合后的新舞乐。釉色鲜明亮丽,协调自然。堪称唐三彩中的极品。

唐代的开放,迎来了世界各地的人们,他们带来的各种奇珍异宝,让唐代人爱不释手;带来的异域音乐和舞蹈,使唐朝人喜不自禁。能歌善舞的各国艺人在唐代首都长安这个大舞台上,尽情演绎了人们对太平盛世的赞美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该件载乐骆驼俑表现了一个以驼代步、歌唱而来的巡回乐团,有主唱、有伴奏,骆驼背上放置一平台。一般人坐在高高的骆驼背上都有点心惊肉跳,而该七个人却围着圈坐在平台边沿上演奏,个个神态坦然,全神贯注,沉浸在美妙的音乐中,达到了忘我的境界。尤其是那位唱歌的女子,梳着唐朝妇女典型的发型,身穿高束腰的长裙,线条流畅,头向上扬,右臂动作优美,神态优雅、自信,骆驼在走,她却站在乐队中间婉转歌唱。整件作品中人物形象生动鲜活,骆驼显得沉稳有加,踏着乐步徐徐行进。唐三彩骆驼载乐俑虽经地下埋葬一千三百多年,出土时仍光彩夺目。它是唯一一件被评定为国宝级文物的唐三彩。

一般人只要坐在高高的驼背上,都会有点心惊肉跳,何况还要八个人同时在驼背上进行表演!真的有这样配合默契、技巧高超的女子乐团吗?其实,这只是古人的艺术夸张。唐都长安作为当时的“国际大舞台”,各国音乐家、舞蹈家云集于此。骆驼不仅仅是胡商运载货物的交通工具,更成了表演的“移动”舞台。西域乐曲或激越欢快,或婉转娴雅。能歌善舞的艺人们,尽情演绎着对太平盛世的赞美之情。

陶瓷业在唐朝时期有重要发展,主要是陶瓷技术突飞猛进,除了“南青北白”瓷业之外,三彩陶器在唐代烧造达到鼎峰时期,创造了浓艳瑰丽的唐代艺术风格。三彩陶器是一种低温铅釉陶具,制造时入窑两次,先烧釉,釉以铅为熔剂,高温下呈玻璃状可流淌。唐三彩正是利用这一特点,使不同色釉于高温下交混,制造出绮丽的艺术效果。唐三彩技术除器物外,广泛运用到偶人禽兽雕塑的装饰上。绝大多数的唐三彩用于殉葬,极少用于日常生活。唐代的厚葬风气也推动了三彩业的发展,使三彩成就达到前无古人的巅峰状态。唐三彩骆驼载乐俑,其骆驼站在长方形底座上,引颈长嘶,驼背上的驮架为一平台,铺有色彩斑斓的毛毯,共有八名乐手。其中七名男乐手身着汉服,手持胡人不同乐器,面朝外盘腿坐着演奏,中间有一站立女子正在歌唱,显然是一个流动演出团。唐代艺术家用浪漫的手法将舞台设置在驼背上,可谓匠心独具。

如今我们虽然不能同乘一匹骆驼,但是我们依然可以感受到那种来自西方的异域之美。唐代艺术家的浪漫和夸张,正应了那句话——“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人类不能总沉迷与过去,过去如何辉煌都只是历史的遗产,只有把握了现在,我们才能抓住未来。在今天这个新的国际大舞台上,中国——一个古老的国度,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飞速发展。在世界上,中国这个老大哥,又带起了一波新的潮流。

如今的一带一路使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显著,而一带一路的核心正是古时候的丝绸之路。而长安作为古丝绸之路的起点更是融汇了当时世界的文化。在今天更应该带动世界的文化。三彩骆驼载乐俑即是我们的国宝,也是我们国家从古至今与其他国家和平交往,友好往来的一个象征。让我们在新的时期携手共进,让我们一起为今天的世界和美好的未来一起加油!

责任编辑:陈晨(QL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