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手记|隔代情 暖除夕

2019-02-05 11:11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每每到春节,一家老少团聚。“无条件宠你”的隔代之爱便更显浓郁。

除夕早上,母亲锅里炖的肉已溢出香味。好不容易到了春节假期,两岁的儿子一大早醒来,就躲在被窝里撒娇。

“贴窗花啦!今儿除旧迎新,可不许赖床哦!”听见动静,母亲推门进来,一叠红色的窗花便摆在眼前。除夕贴窗花,这是我家延续了几十年的老传统。

儿子看到新鲜玩意,骨碌一下坐起来,和姥姥一起摆弄起来。“看,这是鲤鱼!年年有鱼……这是小猪,金猪送福……”母亲念叨着,儿子也喃喃学语地重复着。祖孙俩来到窗前,将那一抹抹红色贴上,冬日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来,似乎将那颜色分散开来。

父亲乐呵呵地从柜子里拿出来一对遥控汽车,那是去天津出差,特地为外孙带回来的新年礼物。儿子坐在姥爷的腿上,姥姥在一旁拆包装、安电池,三个人忙的不亦乐乎。“你看,这是前进!按这个是喇叭!”姥爷手把手地教,儿子兴奋地模仿着汽车的“嘟嘟”声。

两岁的孩子自我意识正在萌发,他甩开姥爷的手努力尝试自己操控,可汽车却像个没头苍蝇在屋子里到处乱撞,受挫的儿子把遥控器一扔,急得哇哇大哭起来。“乖乖,不哭不哭!”父亲一时慌得不知如何是好。“看姥爷给娃惹得!咱不玩汽车,姥姥给你买糖葫芦!”母亲一边宠溺地抱过外孙,一边数落着父亲。

父亲在旁刮着外孙的小鼻子,附和着说:“小淘气,去买糖葫芦!”儿子破涕为笑,竟一把搂住姥爷,在他掌握的为数不多的几个词里,蹦出了一句:“爱姥爷。”

不善表达的父亲竟一时语塞,“爱”这个字,恐怕已经几十年没有说出口。小时候,父亲常忙于工作,让当时年幼的我对父亲有些生疏。长大后,一路上学、成家,再到远离父母异地工作,这个字,似乎更难再说出口。

父亲带着扎扎的胡子在外孙脸上亲了两口,又惹来几声哭闹。他笨拙地重复着:“爱灏灏!”“爱”这个在父亲心中略感矫情的字,就这样自然又宠溺地脱口而出。他哈哈一笑,皱纹便挤上了眼角。

有一种爱,隔代但并不断层。因为孩子,才让我们与父母又有了朝夕相处的机会。在孩子身上,我仿佛看到了过去成长的轨迹和父辈们缺失的岁月。老人与孩子之间或许有着更微妙的情感,更深的羁绊,那是一份弥补与寄托。

懵懂孩童终会长大,多少年后能否记得最初陪伴他长大的老人,曾将他抗在肩上,搂在怀里,踩着夕阳,走在回家的路上。 (记者 耿娟)

责任编辑:王硕(QZ0005)  作者:耿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