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人的教育观变迁:从会写名字就行到不成才须成仁

2019-02-11 09:17 未来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新春走基层】三代人的教育观变迁:从会写名字就行到不成才须成仁

未“大姨,我今天上午还要去上课,不能第一时间接你们和哥哥了。”春节前夕一天早上,小学五年级的晓宇(化名)吃完早饭,准备去辅导班补课了,临走之前,给正在回老家火车上的大姨一家打了个电话。

“现在的孩子都在补课,晓宇一放寒假,休息了3天,就去辅导班上课了。我们上学的时候从来没有上过辅导班,根本没有补课的说法;咱们的父辈上学条件更不用提了,哪能和现在比。咱们父辈上学时,大人都觉得能认几个字,会写自己的名字就行;后来,等到咱们上学,父母都希望我们能挤过独木桥,考上大学;现在,为了孩子,所有的大人都投入了全部精力,至于他能不能成才就看他自己了,我的看法是不成才须成仁,至少孩子得三观正确,学业道路走不通时,有生存的技能,绝对不能走上邪路、歪路。”晓宇的妈妈陈珊(化名)说道。

祖辈的教育观:上学是男孩儿的事 女孩儿会写自己的名字就行

看到外孙开着空调,一会儿玩玩手机,一会儿看看电视,就是不主动学习,琴阿姨心理就着急。

看着现在的孩子,琴阿姨想到了自己小时候。“我小时候如果能上学,一定不是现在这样。大字不识几个,智能手机都用不好。”

琴阿姨今年60出头,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哥哥是文化人,也是当时当地十里八村文化最高的人。

在当时男尊女卑的社会,让儿子上学读书是天经地义的事,女儿读书能识几个字,会写自己的名字就行了,这是祖辈尊奉的教育观。所以,琴阿姨没有上学的机会,她非常羡慕可以上学的哥哥和姐姐。

琴阿姨说:“那时候,我姐在上小学,我被送到幼儿园,其实不是幼儿园,就是家里没饭吃,大人需要干活挣工分,就把我放到那儿,不至于饿死。一看到我姐放学了,我就跑出来要跟着她回家。她的同学怕我看见她,就把她围起来,挡着不让我看到她。”

不知道什么原因,琴阿姨的姐姐只上到小学三年级,总算认识一些字,能认写自己的名字。

琴阿姨的哥哥比她大十岁,她记得,哥哥在离家十几里地外的学校读高中,自己带干粮上学。她记得,有一次,十岁的姐姐步行去给住校的哥哥送家里蒸的黑馒头。没想到,穿过高粱地,走到半路,经过一个村子时,黑馒头被当地村子里的孩子一抢而光,姐姐哭着回家了,不知道那一周哥哥是怎么解决吃饭问题的。

后来,哥哥高中毕业参了军,转业回来后当了干部,完成了家里光宗耀祖的愿望。

尽管当时上学的条件很艰苦,琴阿姨仍然羡慕识字的姐姐和有文化的哥哥。

父辈的教育观:学习至上 砸锅卖铁也要供应孩子上大学

未上过学的琴阿姨饱受没有文化之苦,成家有了孩子后,她发誓,无论如何一定要孩子上学,就算砸锅卖铁,也要供应孩子上大学。

从孩子上小学开始,琴阿姨就告诉她们没文化的危害,希望孩子们不要像妈妈一样,吃没文化的亏。

“只要你们好好学习,就算砸锅卖铁, 我也供应你上大学。”供应孩子们上大学成为琴阿姨最大的心愿,这句话也是琴阿姨常常挂着嘴边的一句话。

所以,无论春夏秋冬,孩子们每天放学写作业时,琴阿姨一定要坐旁边守着。她一边陪着孩子们熬夜写作业,一边在煤油灯下纳鞋底。等孩子们写完作业睡觉了,琴阿姨才会去休息。

尽管是女儿,琴阿姨夫妇俩对于她们的教育丝毫不含糊,要求她们只管学习,家里的事情都不用管。只要女儿需要学习,无论家里多忙,什么活都不用女儿帮忙干。

有一年暑假,琴阿姨丈夫的腿受伤骨折了,不仅需要有专人照顾,家里的活也没人干。夫妻二人担心读本科的大女儿暑假回家后看到家里的情况,会影响女儿学习。琴阿姨就派小女儿去看望外地上学的大女儿,还送去暑假的生活费。为了让女儿安心学习准备考研,还谎称家里一切都好,让她趁暑假在学校好好复习考研课程,不要回家。

后来,知道真相后的大女儿悔恨不已,琴阿姨却告诉她:“你只管好好学习就行,家里的事不用你操心。”

的确,父辈们渴望学习,但是,并非人人都有学习的机会,他们十分清楚有文化的重要性,因此,在他们眼中,孩子的学习永远第一位。

看到现在的儿童时时刻刻抱着手机,贪玩电子游戏时,琴阿姨就会不厌其烦、语重心长地对孙辈讲她小时候的故事,讲她当初多么想上学却没有机会上学的遗憾。

当代人的教育观:成才还要成仁

看到妈妈担心孙辈,琴阿姨的女儿陈珊告诉她:“妈,电子产品是这一代孩子的玩具,他们不像我们小时候,大多数玩具都是自己发明创造的。我们小时候没有玩具,课间时间就把不用的作业本撕成条状,做成纸毽子,同学们一下课就跑出去踢纸毽子玩;或者自己缝沙包,大家一起投沙包玩。现在的孩子没有见过这些,他们一出生就是21世纪,几乎家家户户都有手机、电脑或者pad,他们听着流行音乐,看着抖音,玩着网络游戏长大,如果离开这些,他们就不知道怎么玩。”

“其实,现在的孩子没有我们那时候自由,我们小时候只是上学,周末、寒暑假不用上辅导班。可是,现在的孩子几乎都上课外辅导班,连放寒假到春节之间的这段时间都充分利用上了;除了学校老师留的作业,有的家长还会给孩子买资料或者练习册,说白了,现在的家长对孩子的要求更高。”陈珊表示,“家长希望孩子不仅学好文化课,还要学些琴棋书画等素质教育的课程,每个父母都渴望孩子有文化,有素质,有良好的修养,几乎所有的家长都盼着自己的孩子是全面发展的完美小孩。”

2018年秋季开学时,晓宇的班主任(也是语文老师)张老师让孩子们主动报名参加她组织的作文课外辅导班,晓宇自己作主报了名。尽管这是张老师在班内发动学生自己报名,并没有征求家长的意见。陈珊本来不想给儿子报名,但是,都是同事,不好意思退,就交了2000多元钱。陈珊说:“他们(晓宇)自己老师办的辅导班,班里的孩子差不多都报了。其实,就是利用周末补补课,每周一次课,寒假也上课。”

据晓宇介绍,他们班94个人,其中60多人报了张老师的作文辅导班。“老师说,升六年级时,原班只保留60个学生,报作文班的优先。”晓宇补充道。

陈珊表示,老师和亲朋好友都夸晓宇很聪明,但是太调皮,经常与学习玩躲猫猫。有一次,他没有完成老师布置的作文,偷偷把同学作文上的署名涂掉,写上自己的名字,被老师发现了。

还有一次,晓宇明明没有交作业,却告诉老师,作业忘家里了;回家后,又告诉妈妈,作业交给老师了。两头撒谎,气得妈妈拿他没办法。

“如果他(晓宇)真的对学习一点兴趣也没有,我也不能逼他,现在社会成才的机会很多,并非只有考大学一条路。不管怎样,孩子绝对不能走上邪路、歪路,就算不能德才兼备,不成才必须成仁。”陈珊补充道,“‘仁义礼智信’的‘仁’。”

责任编辑:耿娟(QL0009)  作者:李盈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