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高压按倒了"数学杯赛"却火了"少儿编程" 考证刚需何处安放?

2019-04-01 09:00 未来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政策高压按倒了

近日,华罗庚金杯少年数学邀请赛(以下简称:‘华杯赛’)组委会发布消息称决定将‘华杯赛’转型为研学旅行。或意味着“华杯赛”将无法进入教育部公布的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名单。

两个月前,教育部公示《2019年度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名单》,业内称之为竞赛“白名单”。这份名单中,学科类的竞赛活动共有14项,加上2月份教育部办公厅发布的《关于2019年度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名单的补充公示》,共有15项学科类的竞赛活动,全部面向高中年级,华杯赛并不在列。

“白名单”每年动态调整一次,名单以外面向中小学生的所谓全国性竞赛活动均不合规。而“华杯赛”一贯面向中小学生。

“白名单”出炉后不久,“华杯赛”组委会表示准备3月再次申报。但这次‘华杯赛’转型为研学旅行的消息在3月末公布,或意味着“华杯赛”“开白”不成,下定决心就此转型。

除了“华杯赛”,同样着重面向中小学数学的“四大杯赛”还有:“迎春杯”(迎春杯数学科普日活动)、“希望杯”(希望杯全国数学邀请赛)、“走美杯”(走进美妙数学花园竞赛)。

目前“华杯赛”、“迎春杯”、“走美杯”止步竞赛“白名单”,原本面向小学、初中、高中生的“希望杯”虽然入选,但也缩小了战场,退守高中学生群体。至少今年,“四大杯赛”已经全面退出义务教育阶段。

账号主体为“北京华杯赛少年数学教育发展中心”的微信公众号华杯赛组委会发布了“关于2019华罗庚金杯研学旅行的安排意见”。

转型、隐匿还是退守?政策收紧,杯赛们如何接招

“白名单”中,四大杯赛仅“希望杯”一项入选,其它三项赛事都面临停办。相似的情况去年也曾出现。

2018年2月,教育部印发《关于规范管理面向基础教育领域开展的竞赛挂牌命名表彰等活动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公告》提出,面向基础教育领域开展的竞赛挂牌命名表彰等活动的结果只能视为荣誉,不得作为中小学招生入学依据。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不得承认违规开展的此类活动的成绩或结果。

规范基础教育领域的竞赛挂牌活动,无疑体现了教育部减轻家长和学生负担的决心。意在割断竞赛与中小学招生入学的利益链条。

《公告》印发不久,“华杯赛”组委会宣布暂缓举行原定于2018年3月10日的第23届“华杯赛”决赛活动。

比“华杯赛”更早感知到监管风险的是“迎春杯”。早在2017年底,“迎春杯”就发布公告,取消了原定于2018年1月6日举办的上海赛区决赛活动。

到了2018年下半年,“迎春杯”更名为“ACM-ICPC青少年程序设计科普邀请展示活动”的消息传来,有业内人士分析,更名是为了规避监管。

随后该活动被北京市教委紧急叫停。教育部也发布了《表扬北京贵阳等地的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工作》的通告,指出ACM(Association for Computing)主办的程序设计能力展示活动未按程序报经教育部和北京市教委同意,是违规变相举办的学科类竞赛。

“迎春杯”主办方向媒体透露,早在2018年底就收到了北京市教委的通知,从2019年起“迎春杯”正式停办,根本就没有申报今年教育部的“白名单”。

同样属于四大杯赛行列的“走美杯”,其主办方中国少年科学院表示,没参加申报,团队工作人员都已经离职了。

“迎春杯”换马甲被紧急叫停,后放弃申报“白名单”;“走美杯”团队人员离职;“希望杯”退守高中生群体。“华杯赛”此前表示3月再次申报,或许是希望效仿“希望杯”得以“开白”,但3月末的这则转型消息,暗示了申报结果。

奥数退出,编程、数理思维补位,再证K12减负难

“四大杯赛”都有着不短的历史。资历最“老”的“迎春杯”开始于1984年,至今已有35年,最“年轻”的“走美杯”也已开办16年。中国的奥数培训紧跟着时间和政策的变化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尤其是在义务教育阶段。

政策多年来对于奥数培训的监管,追根溯源,在于奥数与选拔招生机制挂钩。手握数学竞赛一等奖的证书,或可叩开重点中学的校门。

瞄准了家长希望孩子进入重点中学就读的需求,一些培训机构开始推出各类针对数学竞赛的课程,在宣传中,把各类数学竞赛的证书宣传成“点招”的砝码。以“迎春杯”为例,为避开监管披上“ACM-ICPC青少年程序设计科普邀请展示活动”马甲的消息一出,各大培训机构针对ACM-ICPC的培训班就很快上线。

除了课程费用,还有隐性收费。尽管教育部要求中小学竞赛报名不允许收取任何费用,但部分杯赛考试必须通过培训机构报名,而培训机构自然只为已经购买课程的学生报名。

2018年年末,教育部等九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印发中小学生减负措施的通知》,从学校、校外培训机构、家庭、政府四个层面出台了三十条措施,俗称“减负三十条”,其中强调严禁组织举办中小学生学科类等级考试、竞赛及排名;深入推进义务教育学校免试就近入学全覆盖,严禁以各种名义组织考试选拔学生。

“四大杯赛”今年全面退出义务教育阶段,被业内视为强监管下的必然结果。而在多名业内人士看来,虽然竞赛“白名单”每年更新一次,但从政策来看,明年杯赛重归义务教育阶段的希望不大。

目前,以杯赛为代表的奥数培训退出了K12阶段,但在家长们的教育观念未变的情况下,新事物的出现和补位似乎成了必然。

一个不容忽视的现象是,政策强监管下,杯赛的影响力被强制“下线”,但少儿编程、启蒙数学思维课程越来越受家长们欢迎。以往奥数培训的老师们改教启蒙数学思维课程。未来网记者注意到,在一些数学思维培训机构的官网上,列出的教师介绍,着重介绍了教师在奥数方面的成绩或任教经验。

黑板洞察统计的数据显示,在2018年教育行业融资风向报告中,STEAM教育公司的获投数从2017年的83家涨到了2018年的106家。其中,数学赛道的公司占到了14家。

艾瑞咨询发布的《中国少儿编程行业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0月,少儿编程行业市场规模约为30-40亿元,用户规模约1550万,未来行业规模或将在5年内达到300亿元。

有业内人士称,社会教育资源不在奥数上投入,势必会转向投入与数理教育相关的其他方向,比如少儿编程、数学思维等,既归属于教育部大力推行的素质教育,又规避了政策监管带来的风险。甚至成了招生升学加分的又一砝码。

“家长对于校外教育日渐重视,越来越多聚焦于孩子的未来竞争力,编程学科或迎来发展契机。”华创证券1月底的研报指出,少儿编程已成为课外素质教育的热门课程之一。

据央广网报道,编程机构小码王的培训师在推销中向记者“明示”,“你知道小升初奥数竞赛已经取消了吧?现在取代的是信息学竞赛。高中生可以参加信息学奥赛,可以免试或者自主招生加分。小学生可以参加全国中小学电脑制作活动,证书也都是小升初优录时候的利器。”

功利化的应试教育模式在,家长们依然对优质教育资源不均衡的现状不满,对于少儿编程、数理思维的培训的吹捧,是否会演变成为下一个“奥数”仍未可知。

“不可否认,在家长们看来与应试挂钩才是真正的刚需。”一位不愿具名的少儿编程教育从业者表示。

责任编辑:耿娟(QL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