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子母亲开通解忧热线 坚持18年挽救百余家庭

2019-04-28 08:21 新京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丧子母亲开通解忧热线 坚持18年挽救百余家庭

东野圭吾的一部现象级小说,让诸多读者都想追寻自己的解忧杂货铺。

在湖北荆门,就有这样一位奶奶,今年70岁,因家中设有情感咨询热线而走红网络。也正是因为这条细细的“解忧热线”,拉近了她与咨询者的距离,她被网友称为现实版“解忧杂货铺”。

奶奶名叫袁梅芳,生于1949年。退休前是荆门市汽车客运中心的职工。儿子1997年卧轨自杀后,她于2001年以个人名义创办了“袁阿姨热线”,用电话线连接一个又一个陌生人,倾听他们的心事,给予关心和帮助。

17日,新京报记者从荆门市委宣传部获得这样一组数据,截至去年底,袁梅芳共接听了13万余人次的电话,接待了一万两千多人上门求助,阻止了98人实施犯罪,让102人放弃轻生念头,挽救了129个家庭

18年来,袁梅芳用坏8部座机,写了60余万字的热线日记。

为了更好地为他人提供帮助,2004年,55岁的袁梅芳还通过六个月的封闭式学习,考取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目前,袁梅芳身体康健,“只要身体状况允许,会坚持接听热线”。

谈初衷

儿子卧轨自杀不想别人重蹈覆辙

新京报:为什么创办这样一个“解忧热线”?

袁梅芳:说起来与我个人的生活经历有关。

13岁时,我母亲去世。婚后夫妻感情也不太好,让我对爱情、婚姻和家庭有了更深的理解。退休前一年,我的儿子卧轨自杀了,这对我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

当时我就打算追随他而去,但闺女跟我说,“如果你走了,我也会跟着”。我想已经没了儿子,不能再害了闺女。

但我知道,如果不从痛苦中走出来,活着也是熬。为他人服务是化解痛苦最好的方法,所以我想,那我就用余生来服务社会吧,让别人不再重蹈我和儿子的苦难。

新京报:服务社会的方式有很多种,是什么给你带来了创办热线的灵感呢?

袁梅芳:荆门有一档夜间大型谈话节目,叫“象山夜话”。很多听众跟主持人倾诉他们的烦恼。当时就想,为什么不借这个平台来帮助听众朋友呢?这样能帮别人也能解脱自己。所以就每晚都参与。没过多久,听众朋友都非常喜欢我,他们要到了我的电话号码,很多人在节目之外给我打电话,我给予他们关心和帮助,他们又反馈到“象山夜话”,然后就有更多的朋友给我打电话、写信。热线就这样自然而然地开通了。

新京报:第一个热线电话是什么时候开通的?

袁梅芳:2001年。我是1998年退休,1999年到2000年这一年时间参与节目互动,2001年开通“袁阿姨热线”。开通后,我就给热线定了四个方向——心理咨询、情感解困、答疑解惑、排忧解难。到现在已经做了18年了,对我的称呼也从“袁阿姨”变成了“袁奶奶”。

新京报:平时你的工作状态是什么样的?

袁梅芳:开热线就是为了我儿子。刚开通热线的时候太苦啦。我几乎晚上都没睡过整觉,半夜也有人打电话。所以我每晚都十二点以后睡,而且经常被电话吵醒。近几年稍微好一点,晚上电话少些了,可能大家也知道我年纪大了。

新京报:每天倾听别人的烦恼会给你的生活带来困扰吗?

袁梅芳:没有。虽然每天接收的都是负能量的东西,但这些并没有给我带来负面的想法。因为我是从痛苦中走出来的,知道痛苦是什么滋味,也知道一个人在痛苦的时刻需要人的关心和帮助,人在绝望中需要有人来拉一把。

我把他们都当作我的亲人,如果亲人出现问题,你永远不会感到厌烦,觉得别人往你这里倒垃圾,我从来没有这个想法,只觉得这些人很真诚,他们不愿把自己的痛苦烦恼告诉别人,但却愿意告诉我。这是对我的信任。

谈经历

用关心阻止了欲杀人的小伙

新京报:来电的人一般向你求助什么问题?

袁梅芳:范围非常广,有预谋犯罪、自杀的,再就是工作、婚姻、家庭方面的,五花八门。以前想着这些肯定是电视里才有,但在办了热线之后,我发现电视上、小说里的人间百态都呈现在我面前。但主要还是家庭方面的最多,这部分占了60%。

新京报:开通热线以来,令你印象最深的一个电话是什么?

袁梅芳:武汉黄陂有个小伙子,那时23岁。他通过媒体知道我,2005年11月5日晚给我打了电话。我们谈了一个多小时,他听出我对他的关心,就说,“袁阿姨,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不要报警也别管我,2006年春节我要去随州杀四个人。”

我听得心惊胆战,就要来了他的详细地址和联系方式,第二天我给他寄了五千字的长信。他收到后告诉我,“袁阿姨你是对牛弹琴”。

接下来的日子,我每两天跟他通一次电话,每星期给他写一封信。终于在2006年的2月6日早上,他给我打来电话说:“袁阿姨,我听你的。”这真是我一生都难忘的。

新京报:有人在实施犯罪前来询问你的意见,你如何看待这个群体?

袁梅芳:如果他们真的是无恶不作,一点也不会犹豫或者后悔的话,就不会给我打电话了。实际上,还是有一线希望挽回的,只要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有人给他们指引,帮他们排解痛苦。

新京报:受帮助的人解决问题后还会经常跟你联系吗?

袁梅芳:因为帮助的人太多了,我也没想别人回报我。但现在还有六七个人和我保持联系,我们成了好朋友。

谈继承

传承者既要有爱心也要有专业知识

新京报:18年坚持下来,应该需要更大的动力和决心,这期间,你有想过放弃吗?

袁梅芳:这18年来,我是靠着退休工资生活的。曾经,我也因为遭受别人的非议,产生过关闭热线的念头,但经朋友劝说后,还是将热线电话坚持了下来。

新京报:这个热线电话你还打算做多久呢?

袁梅芳:只要我身体没问题,都会一直坚持做下去的。也有热心网友建议我将咨询时间缩短,但都被我拒绝了。

我也招过一些志愿者,但是来电话的人都会问一句:“是不是袁奶奶”,大家还是信任我,如果不是我可能对方就不太愿意说了。所以我也没让志愿者们来接过电话,只要我身体还过得去,都会自己坚持下去。

新京报:听说你已经为热线选好“接班人”,你认为什么样的人才适合做继承者呢?

袁梅芳:首先,肯定是要有爱心,没爱心的人,是做不了这个事的,更不可能长久地坚持下去。还需要一定的沟通能力和专业知识,不同的人来咨询,你不能每次都三言两语糊弄回去。

我自己考取了心理咨询师,我选定的接班人李琴是十里牌小学的老师,她也有心理咨询师资格证,她跟我做了很长时间的志愿者。

新京报:你的事迹在网络上走红,你如何看待?

袁梅芳:我也没想到自己一下子成了网络红人,但我很平静,只觉得我做的事被社会认可了,并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

同时,这也是对我的一种鞭策,以后我对这个热线就要更加用心,要做得更好,才能回报大家对我的厚爱。

未来,如果大家遇到一些烦恼,也可以打给我。我的电话是:0724-2349957。

新京报记者李一凡实习生刘梓桐

 

责任编辑:耿娟(QL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