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郝轩:左权家书

2019-07-15 16:34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我牺牲了我的一切幸福,为我的事业奋斗。请你相信这一道路是光明的、伟大的。

如今,正值抗日战争结束第七十四年。我们来到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追忆往昔,回顾当年。

在这里,我们学唱了爱国歌曲,学习了专题历史。学习专题历史时,有一封家书使我记忆犹新:“志兰!亲爱的:别时容易见时难,分离二十一个月了,何日相聚?念、念、念、念!愿在党的整顿之风下各自努力,力求进步吧!以进步来安慰自己,以进步来酬报别后衷情。”这是左权于1942年5月20日写给妻子的一封家书中的选段。在家书中,左权将军向亲人反映了自己目前的生活与战场形势,并表达了对妻子儿女的思念与关切,对国家命运的担忧,对再次相聚的渴望。

就在这封家书写下的五天后,1942年5月25日,左权将军率部掩护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等机关突围转移时,血洒疆场,壮烈牺牲,时年37岁。

当我听到这段故事时,不禁对左权将军肃然起敬。即将国破家亡之时,左权将军将自己的热血、赤诚之心,全部奉献给了中华民族。在中华民族危急存亡之秋,左权将军用自己为国捐躯、视死如归的决心,诠释了中华民族的意志与精神。

再来聊聊这封家书背后的故事吧。1941年,日本军在华北地区进行大规模“扫荡”,华北大部被日寇的铁蹄所践踏。在此背景下,左权将军多次率领军队与日本军作战并取胜。1942年,日军再次进行“扫荡”,左权将军便是在掩护大部队时牺牲的。

但是,这封家书直到1982年才被左权之女左太北阅读到。阅读后,左太北泪雨滂沱,难以掩泣。她瞬间明白了,她的父亲,一位沉默刚毅的军事指挥员的情感世界中,同普通人一样,是爱人,是慈父,同样拥有寻常百姓的儿女情长和对骨肉亲情的依恋。她的父亲多么希望,摇摇学步的女儿能扑到他的怀抱;多么希望,女儿用稚嫩的声音喊他一声爸爸!不足百天就离开了父亲的女儿,会记得他这个父亲吗?因为战争的缘故,他只能在信里盼望着、等待着,嘱咐妻子:“不要忘记教育小太北学会喊爸爸,慢慢地给她懂得,她的爸爸在遥远的华北与日寇战斗着。”

这封家书篇幅不长,却蕴含真情;这封家书语言朴实,却饱含深情。如今,这封家书已经成为了展品,展出于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但是,这份家书中所呈现的那份情、那份爱,将流芳百世。

下面,我们就来体会一下那份情:

“想来太北长得更高了,懂得很多事了,她在保育院情形如何?你是否能经常去看她?来信时希多报道太北的一切。在闲游与独坐中,有时总仿佛有你及北北与我在一块玩着、谈着,特别是北北非常调皮,一时在地下、一时爬着妈妈怀里,又由妈妈怀里转到爸爸怀里来闹个不休,真是快乐。可惜三个人分在三起,假如在一块的话,真痛快极了。”

“重复说我虽如此爱太北,但是时局有变,你可大胆按情处理太北的问题,不必顾及我。一切以不再多给你受累,不再多妨碍你的学习及妨碍必要时之行动为原则。”——摘自《左权家书》

这份爱,似一颗星,照耀了历史的浩瀚长河。

责任编辑:陈晨(QL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