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县的“禁补”拉锯战

2016-02-15 08:29 中国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我们县的“禁补”拉锯战

编者按

每到假期,有偿家教就会成为热门话题,是广大家长和教师之间矛盾的焦点。多年来,为治理有偿家教,教育部及各地教育主管部门几乎年年都发禁令,而且言辞一年比一年严厉,处罚措施也越来越严苛。然而,有偿家教却是屡禁不止,只不过从半公开转为全地下,越来越具有隐蔽性。

就像所有的教育问题一样,有偿家教现象产生的原因非常复杂,不找到根源,只堵不疏,不仅不能彻底根治,反而会连带产生新的问题。今天,我们刊登的这3篇文章,呈现出有偿家教在不同地区的不同形态,以及家长、老师站在各自的角度对有偿家教的态度。只有把相关利益群体的诉求摸清楚,治理有偿家教的措施才能更有针对性。

最近几年,我所在的县城里,除了民办学校,从高中到小学都存在在职教师从事有偿家教现象。据我的观察和估计,半数以上的中小学老师都办了家教班,有的老师还办双套:语文老师办作业辅导班,另有作文加强班;数学老师往往会再办一个“奥数班”。

这也不是本地特色。教育部连续多年不断重申严禁有偿家教,就足以说明这一有中国特色的教育现象之严重了。我不知道别的地方怎么做的,本地教育局倒是一再声称不允许中小学教师搞有偿家教,每当本地网上论坛有牢骚,或者教育局网站的局长信箱有投诉时,教育局反应相当及时,马上通知各学校,一定严查有偿家教。要是有人去上级的市长信箱投诉,教育局就会提高声调,严厉要求各校长把好关,偶尔也真会揪出一个“典型”表明态度。

校长要承担连带责任,所以每次接到教育局的通知,校长们赶紧召开全体教师会,或者群发短信,通知老师们教育局纪检科“暗访组”要下来查了,大多数老师都很识相地躲躲风头,谨慎一点,要么真停几天,要么更隐蔽一点,把学生都关到屋里不准说话。

不过,在县城里教学的,谁没个有点啥能耐的“关系”呢?小小县城十几所公办学校,满大街都是老师们的辅导班,还用得着“暗访”?“典型”是抓过几回,但都是在偏僻乡镇“暗访”出来的。城区里被“暗访”出来的,今年之前,好像只有一次。

去年暑假刚开始,在职教师有偿家教就成了本地贴吧上的热点话题。好几所学校的老师都被点名,说他们每个学期都强迫学生上老师自办辅导班,不上的座位靠后,或者打电话训家长。所谓辅导班,不过就是批改一下家庭作业、暑假作业而已。很多老师收的辅导班学生比一个标准班还多。有人还把老师大卖教辅资料的事抖落一番,说有老师一学期能让学生买四五次教辅资料,有的学生双休日写十几张四开的测试卷,老师并不检查,而是要求家长检查。

也有家长对有偿家教表示部分接受,一是家长自己无力辅导孩子那又难又多的家庭作业;二是孩子放学后家长可能还没回家,家长也不放心;三是有家长希望借此使孩子得到老师的一定优待——各学校都是超大班,一个班都是100多个学生,老师课堂上显然力不从心。对于假期作业辅导,这些家长也很“理解”,假期那么长,孩子没地方去,有老师代管,家长还比较放心,多少又能学点知识。

责任编辑:杜铮(QL0006)  作者:温凉河(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