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年轻人在想啥?偶像光芒万丈,榜样何去何从

2016-05-09 15:12 解放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今天的年轻人在想啥?偶像光芒万丈,榜样何去何从

如何喜欢上一名偶像

2013年,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硕士张芷凡,曾以偶像韩庚的粉丝为素材,作了访谈式调研,以揭示生活中那些理性的青年是如何成为狂热粉丝的全过程——

接受访谈的小B说,在一次电视直播中,见到韩庚演唱《北京欢迎你》,虽然只有一句歌词,却给她留下深刻印象。她描述道:

“他穿了一件白衣服,就唱了一句。但给我的感觉是,这个小孩太不一样了,他前前后后有王力宏啊,黄晓明啊,但是他站在那的时候,没有被他们的光芒遮住嘛,特别温润的一个人,感觉是书里走出来的人,他是很好看,但他又不会很打眼,就是那四个字,温润如玉。那一刻,我就喜欢上他了。”

小B说到“感觉”一词,会重复和加重语调。她认为“感觉”是个很重要的东西,是否喜欢一个男孩,和“感觉”分不开,这种“感觉”她自己无法解释。

但在后来的访谈中,张芷凡意识到,原来生活里小B也对干净温暖、低调内敛的男孩子有好印象,小B还热爱古代文学,喜欢写诗,研究生修中国文化史。

另一名粉丝小D说:“喜欢,是指你看到这个人有好感,可能只关注他的工作成果,但成为粉丝,更关注的是过程,他怎么努力的,有时候结果反而不是那么重要。”

张芷凡发现,小D成为韩庚的粉丝,和他当时的求学生活艰苦有关。2007年,小D正在异国求学,学业繁重、生活孤单。在看一档节目时了解到,韩庚初到韩国过着一种“天天在公司学习、训练,每天睡不到5小时”的生活,小D想到了自己,想到了因语言不适而产生的痛苦、因熬夜写论文所累积的焦虑。小D觉得韩庚的经历给了他激励,“做他的粉丝很有力量”。

而小A表示:当时的她刚刚渡过专升本的煎熬期,人突然放松下来,渐渐感到空虚无聊。小A自己解释:“我当时很闲,特别闲,也比较空虚,他就这么‘趁虚而入’了。”

其实在现代社会中,青年人内心空虚似乎也是一个老话题了,在有关大学生空虚感的研究中发现,中度空虚感占23%,重度空虚感占16%。

在一个许多人都会感到孤独的群体里,“伪社会关系”很容易成为人们寻求归属感的重要表现。而粉丝通过访谈、传记、互联网的互动等,将一个遥远的陌生人转变为一个重要的他者,建立了一个自己与偶像之间的“伪社会关系”。

不少粉丝都表达,因为看到偶像的一句话、一个动作、一个表情,忽然“一瞬间被打中”,从此决定成为一名粉丝。“喜欢就是一瞬间的事”,大概可以作为青年崇拜偶像的心理注解。

这种喜欢,更像生活中对一个人的好感、一刹那的心动,自己也说不出原因。因而,青年的偶像情结,注定是非理性的、莫名的,注定了他们可以为偶像疯狂,为之哭、为之笑。就如伴侣不在身边时,会拿着对方的物品思念,同样,粉丝们对偶像的情感也是类似,想走一遍偶像走过的路,看偶像看过的风景,用偶像用过的东西,这样就好似自己与偶像一直在一起。

可以想见,青年偶像崇拜,更像是一种“情感投射”。心理学家弗兰茨解释,投射是指,在他人身上看到的言行,其实我们自己同样也有,或者想有却做不到,于是我们把自身的某些潜意识,不自觉地转移、寄托到一个外部物体上。

正如一个粉丝所表达的:“如果你的偶像有项特别厉害的成就,你会觉得那也是你的成就,你在和他一起成长。”粉丝的努力成就了偶像,偶像的成功,似乎也是粉丝自己的成功。帮助偶像实现梦想,就仿佛自己也实现了梦想。偶像崇拜其实提供了一种深层的自我实现,提供了自己人生的另一种可能。

从这个角度理解,指望青年们以崇拜偶像的心,去崇拜英雄、劳模、榜样,显然不太可能。

粉丝是一个怎样的群体

作为一名粉丝,就拥有了一种身份。需要不断实践,才能体验身份带来的愉悦和认同。所以,粉丝是需要不断地“做些什么”,才能证明自己。然而在互联网时代,粉丝们能做什么、做到什么程度,已经让整个社会震惊不已。

2014年,明星鹿晗的一条微博以上千万条评论创下吉尼斯世界纪录,而一年之后,这一数据突破了一亿条。

此后,某家杂志的记者开始跟访报道鹿晗的粉丝,文章这样描述:如此惊人的数据,是精心筹划的产物,是集体运动的结晶,而其实施者,则是数以百万计的鹿晗粉丝。这是过往时代难以出现的局面,具有无边疆域的互联网空间为粉丝的扩张和聚集提供了便利的土壤,借助社交网络,散落各地的粉丝们在线上集结为一个又一个团体,构成了一个过去未曾出现过的体系庞大、分工细致、行动力极强的“粉丝帝国”。

日常生活中,他们情绪有别、性格各异,然而一旦他们在虚拟世界中聚集在一起,“鹿饭”(鹿晗粉丝的昵称)便成为他们的唯一属性,在一次次充满激情的集体行动中,他们形成了统一的价值观和行事风格,呈现出极为相近的人格特质。

不久前,“邮筒事件”再次证明了这番描述。“鹿饭”们排队与邮筒合影,队伍从晚上排到了第二天白天,让一只小小的邮筒成为“世界级网红”。虽然粉丝们的行动引起了很大的社会争议,但是在排队过程中,这些粉丝表现得还是很守规矩,既不干扰他人,不大声喧哗,也没留下垃圾,还特地把盲道都留了出来。

鹿晗粉丝在网上的贴吧、论坛,也有着一定的“纪律性”。鹿晗吧“吧规”分为4大项、44条、6条补充,仅“删帖相关规定”一项就细分为19条,确保不能出现任何关于鹿晗的负面信息。据媒体报道,为此鹿晗吧设置了24名“小吧主”,24小时不间断值班。

为提醒粉丝规范言行,鹿晗吧专门设有“教育机制”,制定粉丝守则,告诫新“鹿饭”哪些可以做,哪些不可以做。无法适应的人渐渐淡出,留下来的都是愿意听从指挥的粉丝。

每天,几十万名“鹿饭”到此签到。他们可以在鹿晗生日时,召集吧里的成员一起给鹿晗买礼物。他们还在鹿晗出席活动时,组织起来去支援。

他们身上的确有不理性的一面,但他们相信,自己的付出和偶像的命运有着牢不可破的联系。一名“鹿饭”曾对媒体表示:“我们要让人知道,我们是一群很正能量的人,我们不是脑残。”每逢鹿晗获得曝光机会,鹿晗吧还会贴出一篇长长的引导文,提醒“鹿饭”注意言行,“坚守素质文明底线”。

当然,也是由于这种非理性的依恋,当自己的偶像做错了什么,忠实的粉丝依然会无理由的支持和维护,不顾是非判断,甚至在网上与对手开骂。所以有人把某些粉丝的狂热,理解成一种宗教式狂热。

这显然与榜样崇拜不是一回事。

责任编辑:耿娟(QL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