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乡村教师——写在第32个教师节之际

2016-09-09 11:08 中国教育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致敬!乡村教师——写在第32个教师节之际

(一)

当时光流向金秋九月,1500多万名人民教师迎来属于自己的节日,让我们把崇敬和祝福献给他们。

在教师群体中,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扎根在中国半数人口生活的广袤农村,为乡村学童播撒知识的火种,让乡村文脉得以赓续。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乡村教师。

在波澜壮阔的中国教育发展史上,乡村教师曾写下浓墨重彩的篇章。

早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陶行知、晏阳初、梁漱溟等一批有识之士就把目光投向了乡村教育,“乡村教育是立国之大本”“学校是乡村的中心,教师是学校和乡村的灵魂”。他们躬身于乡村教育实践,成为现代乡村教育事业的开拓者。

新中国成立初期,一场轰轰烈烈的扫盲运动在全国范围内展开。洗掉手上的泥土,走上三尺讲台,乡村教师为亿万农民打开了知识文化的大门。

改革开放以后,初步解决温饱的乡村,对办好教育迸发出强烈的渴望。“人民教育人民办”,广大乡村教师与村民一道捐物、筹劳,白手起家,一砖一瓦重建了乡村教育体系。在那段艰苦的岁月里,乡村教师毅然投入到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和扫除青壮年文盲的战役中。从初步实现“两基”到“两基”巩固提高,从西部“两基攻坚”到“双高普九”,中国用25年的时间,完成了发达国家100年才完成的任务。奇迹背后,是几代乡村教师默默的坚守与付出,他们用朴实的信念和行动,撑起了乡村教育的脊梁,铸就了中国教育史上的丰碑。

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教育无疑是强有力的引擎。世界银行研究表明,劳动力受教育平均年限每增长一年,国民生产总值就可增加9%。我们不会忘记,一大批活跃在“中国制造”舞台上的产业工人,正是在村小获得了最初的文化启蒙,感知了外部世界,是乡村教师点燃了他们的梦想。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从人力资源大国到人力资源强国,千千万万无私奉献的乡村教师用他们勤劳的双手,助推了走向现代化的进程。

伟大的事业呼唤伟大的精神,总有一种力量激励着乡村教师前行。被誉为“摆渡教师”的石兰松,始终不忘教书育人的理想信念,坚持撑篙划船26年,载着1000多名孩子驶向梦想的彼岸。大山深处的“掌灯人”支月英,用“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的奉献精神扎根乡村30余载,教育了大山深处的两代人。把终身学习当作信仰的化学老师杨再明,凭着一股钻劲不断提升教学水平,让兴趣成为高效课堂的催化剂。“最美老师妈妈”陈万霞放弃县城的稳定工作,回到家乡创办了全国首个留守儿童寄宿制村级小学,把自己的温暖和爱心倾注到每一个学生身上……乡村教师用无悔的付出践行着“四有”标准,成为新时代的一面精神旗帜。

(二)

然而,这个飞速巨变的时代,带给人憧憬,也留下困惑。

城镇化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奔驰,到2030年,中国的城镇化水平将达到70%。政策倾斜城市、人才会聚城市,城市成为现代化建设的重心、人人向往之地。在城乡二元结构的撕扯下,乡村与城市渐行渐远。

乡村所守护的文化正遭遇着不小的冲击,身处其中的乡村教育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城乡教育差距、资源配置失衡等问题,制约着乡村教育的可持续发展。当身边的大量农村孩子涌向城市学校,坚守在乡村的老师们难免有些失落。

而他们自己,从物质到精神,也面临一些困境。“作为农村教师,我经常遭遇不被理解的尴尬”……全国两会上,一些代表委员的声音,道出了乡村教师的真实境况。

无论是20载不间断护送学生上下学的文天立,还是义无反顾扎根麻风村30年的农加贵,他们的奉献精神无疑是伟大的,但仅靠坚守与付出,很难带来乡村教育的持久提升。晋升不畅、教学繁重、收入微薄……现实问题消磨着他们的职业梦想与从教激情。

相比外部困境,专业发展的“无力感”也困扰着他们。

慕课、绘本、机器人……城市课堂日益与国际接轨,而在很多地方,乡村课堂依然是一支粉笔、一块黑板、一本教材,甚至在重演着30年前的故事。

我们清楚,中国教育最大的分母在乡村,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的短板也在乡村。发展乡村教育,教师是关键。打通教育现代化的最后一公里,要靠乡村教师改天换地的双手。

唯有有了经济上的硬气、专业上的底气、文化上的睿气,乡村教师才能更好地承担起时代赋予的使命,谱写更加壮美瑰丽的诗篇。

责任编辑:耿娟(QL0009)

猜你喜欢